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空間就是政治 — 理大閘機的封閉性就是這座城的縮影

2020/1/7 — 9:0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自從中大、理中和城大都曾給警察用暴力攻入後,香港不少大學都實施進出管制措施,其中包括沒有涉事的港大和嶺大,教職員或學生進出都必須出示身份證明,外人不得進入校園。

為了校園安全而實施臨時出入口管制,這尚可理解;但理大今次裝設閘機,書生身為文化人,絕對反對大學校園裝置任何閘機管制出入口,將大學校園變成永久的封閉空間。

*****

廣告

理大裝設閘機,本已有違地契條款之嫌。不過無論有否違犯地契,大學校園貴為一自由開放的學術社區,本應以開放的公共空間與公眾連接和對話,而不是劃地為牢,自我封閉。

在學術上,空間政治學和環境心理學皆指出,空間並不只是一地域空間,更是包含社會文化、自我認可、政治權力等元素,會影響人的情感、價值觀和認同。例如最簡單的,身處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就會容易使人焦慮緊張。

廣告

校園的空間設計也不例外。它經常暗示著裡頭提供的教育理念。當一個校園環境返計很單調沉悶、缺乏創意和開放性,人們對教育的想像自然也會很貧乏。所以大家也會發現中學校園和大學校園的空間設計總是顯得很不同。

校園空間也會影響人的自我認同及文化塑造。譬如校園宿舍內的common area ,若然設備 user friendly、空間夠大、多集體活動,也會增加該宿學生的歸屬感。又譬如,對於很多中大人來說,為什麼他們對校園的歸屬感那麼高,常給人文化氣息那麼自由的感覺,也可能與校園環境內的遼闊自然生態及文化氣息相關。

*****

而一間大學的校園開放性,有否提供公共空間容許外人進入校園,更代表著這間大學是否與社區「教育」和「對話」。

世界各地很多大學都容許外人進出校園,甚至走進課室,就是為了去除學術階級的排他性,也讓外人能感受到校園的文化氣息繼而熏陶。

大學是社區的一部分,它不應該和社區分隔,也不可能和社區分隔。開放校園,提供公共空間,給學子、教師和公眾在這個公共空間裡一同活動,甚至建起自由論壇,讓大眾參與思辨討論,更是「公共空間」最原始的目的,也是大學教育理念的宗旨。

但是校方常常用安全為理由管制甚至限縮大學的公共空間,不讓外人進入校園,其實是固步自封,也漠視大學成員大多已是成年人,不應以由上而下的方式進行家長式管制,彷彿他們不懂保護自己安全。

*****

今次理大起閘機,顯示的是校方不只是想實施臨時管制措施,而是變成一恆久的管制設備,讓大學永久拒絕外人進入。這不但自絕於社區和公眾,也限縮了校園成員的出入自由,變相監控學生、教職員的出入活動。

大學校園的開放性,其實反映的正是該城市的多元、包容和對話空間。然而,在香港這個逐漸失包容多元,政府不願意真誠對話的城市,理大閘機的封閉性就是這座城的縮影。我們必須反抗起來,才不會成為校方與政府的囚徒。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