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會過半的重要目標是要促使憲政危機的出現

2020/3/28 — 1:41

Ummm…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表達能力太差,但是我都頗肯定我今晚的發言重點並不是「立會過半有機會令政府跪低」(立場相關報道):

一、當人人都在談立會過半立會過半,我認為今年的立法會選舉的關鍵不是在於部份政策(如特權法)有沒有推展的可能,甚至不是政權會不會因而落實五大訴求,其實是在有沒有可能促成一場「憲政危機」,令運動有活化的可能。

如果要我老實地說,我其實認為如果你覺得立法會選舉有機會令五大訴求有機會得以落實的話,其實是在自欺欺人;

廣告

二、我頗肯定有關警暴的問題,已經是過了point of no return,即循現有機制或制度(包括獨立調查委員會)是不可能處理的,因為A.政權(包括北京)已經是把香港警察攬了上身,及B. 警暴問題實在是太廣太泛太extensive,香港沒有任何一個機構或institutional body能夠單獨處理得了;

三、同時,運動因為種種關係,現正陷入一個僵局:敵方已經習慣和消化了我們現在所出的招數。要突破這個僵局,必先有一個「破局」的機會,即是會令敵方不同的actors不得不重新「出招」去回應現況;

廣告

四、換言之,我對今次立法會選舉的看法是,我們有沒有可能促成一場「憲政危機」,令運動不論從本地、從港中關係以至從國際線上,都有重新活化並推進的可能;

五、何謂促成「憲政危機」,其實就是在斷定,北京沒有可能容許民主派「奪權」,也沒有可能容忍民主派讓政府停擺不能得以運作。由是,它會用上一切手段,包括不合憲不合法、制度不容許的手段去阻礙這個可能性出現。如是的話,「憲政危機」就有可能得以出現。

六、這個情況一旦出現,變數(包括國際線上的變數)就會出現。但是我必須強調,「變數」的出現並不代表「政府會讓步」,或是運動會以「勝利」終結,當中有非常多的可能,也包含運氣的存在。結果可能會更糟、香港可能會「滅亡」得更快,此刻沒有人能寫包單;

七、那麼,為何我還是會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仗?很簡單,運動陷入僵局,如此下去,不論是運動或是香港,都只是會被慢慢凌遲處死,除非有新的變數出現,令運動在政治上有活化或是推進的可能。

再者,任何面對極權的民主運動都是在逼使「憲政危機」的出現,逼使政權一是採取讓步,一是採取鎮壓的手段。而放在香港的處境,使其立即在政治上讓步是極難極難,需要有很多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單是立會過半,我個人認為是不可能達到這個目標。立會過半重要,但重要在爭取到這個窗口的出現,從而令一切有重新推進和發展的可能。

因此,我會認為立法會選舉是必須把握「去試」的一仗,這個窗口,隔多幾多十年都不知會否再遇上一次。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