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會過半關鍵人物:周小龍,信得過?

2020/7/14 — 18:03

先旨聲明,標題乃疑問句,而非反問句。

功能組別若無進帳,則立會過半只是空中樓閣。由於眾多素人搏盡,今年功能組別出現海嘯式選民登記,包括體演文出界別,此界別甚為關鍵,參選人周小龍變相成為立會過半的關鍵人物。如果他只是參加地區直選,我也懶得寫他。

周小龍陣營的記者會及兩篇《立場新聞》的投稿都答不好這個問題:周小龍信得過?詳但不盡,皆搔不著癢處。要展示真黃與否,你不必想一百個理由,只要答好以下第一條簡單問題就夠了,其餘就當學術討論。我希望絕大多數選民,早日得到答案,然後放心團結行動。留意,參選提名月底截止。

廣告

1. 周小龍在某次訪問自言曾參與去年 6.9 大遊行。有相?有證明?

你只要有一張參與該次遊行的相片,我就信你,連你什麼內地生意也不用問。係,就咁簡單,之前港足前隊長陳偉豪盛傳參選,大家信任,也是憑一張遊行相。關鍵是那是去年 6 月,遠在區選大勝之前。沒有自拍照?至少有拍下這壯觀的歷史場面作私下收藏吧,尤其你說這是你人生第一次遊行。同時應該有與此相關的 WhatsApp 對話吧(自閉宅男除外),例如跟家人分享一些壯觀見聞,又或講聲遊行太長龍不要等我開飯;若是工作狂、平常星期日也要工作,則當天會向員工/拍檔交代請假數小時,之類。

廣告

如果第一條問題答不好或甚至迴避,雖然不至於要把你判斷為鬼,但會令人很有保留,請繼續看以下問題。不要捉鬼?對,不要因路線分歧動輒批鬥為鬼,尤其對於前線、黃店,但對於有志從政者,其政治要求必須更高,有責任主動掃清公眾疑慮。如果這界別有初選或大選論壇,這些本來就應是民主討論的一部分。

2. 周小龍在去年參與 6.9 大遊行後至區議會大勝之前,做過乜嘢抗爭/支持抗爭?證明?

有些黃店只想低調,大家都明。但參與 6.9 大遊行後,至區議會大勝之前,香港發生這麼多事,你個人身份總會有些低調行動支持抗爭吧?例如一次甚至多次這段期間的捐款證明。為什麼我會視區選大勝為重要分水嶺?後面再講。

3. 周小龍的內地生意拍檔兼大股東最近退出,相關具體協議(包括另一間公司股份轉讓)是否明益周小龍?

純以黃店標準,具體協議及價錢根本不必答。至於從政者,自己看著辦吧。

反過來說,為周小龍站台的,有什麼理由信任他?

他們最強調、而且在記者會及兩篇文章一再重申的理由:現在政局惡化至此,民主派從政極高風險,搵人參選這界別也極其困難,若非真黃怎會咁蠢參選?(有人肯參選就值得信啦!)這個理由其實是廢話,因為任何人或鬼參選,皆可表面套上這個所謂理由,與周小龍個人一點關係也沒有。但其實假設是中共背後派來的鬼,自然心知表面的政治檢控風險將來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扮黃參選也就沒有什麼好怕。為什麼把廢話當皇牌理由?以己度鬼,當局者迷,背後似有不便明言的愧疚與責怪:我地自己有資格都唔敢或無本事參選,難得有人肯啃,你地就咪嫌三嫌四,一係你自己參選啦!

跟周小龍個人有關的信任理由,也非完全沒有。例如記者會上,梁芷珊說周小龍是體育界建制中的壞孩子,但這只能說明他當時是較開明的建制派。除此之外,最個人化、具體的支持理由,就數鄧小樺的發言,舉了些他協助業界的例子,但欠了最重要的元素:時間。是否選舉近了才發生的?是否發生在區選之後?似乎是了,才不便透露,而她也自言與周小龍相識不久(其實整個記者會雖然陣容鼎盛,與周小龍相熟的只有兩三個,還有一人就是戴耀廷,乃周小龍的中學同學,但不知是否平常很少見面那種)。其跳黃身影,從傳媒報道最早可考的,就是去年十二月底他接受《蘋果》訪問時表示支持市民遊行和追究警暴,但留意這是區選大勝一個月後。他本月亦有將這篇《蘋果》報道放上他自己的 FB 大頭照。

當局者迷也可以有其他原因。從商高手,傾 deal 最高境界乃令人主動求你。梁芷珊與鄧小樺主動勸周小龍由參加直選改為參選體演文出界別,主觀上梁芷珊與鄧小樺自然戒心大減,或許自恃閱人甚多、信我眼光就好,見過真人憑感覺就是證據。而且熟人也不好意思做什麼 due diligence 求證,人家一句你係咪唔信我,已經 KO,甚至連這句也不用等人開口。

我不會咬定周小龍是不是鬼,但如果佢真係鬼,其實是否 make sense?

中共什麼時候認真看待立會選舉 35+ 的威脅?大概是民主派破天荒區選大勝之後,所以我經常強調以此為分水嶺。剛巧,周小龍的跳黃身影,最早可考的也只是區選大勝之後一個月的《蘋果》報道。對中共來說,如要暗中滲透作套料甚至搞局之用,具影響力者之親友乃上佳棋子。剛巧,周小龍正是初選搞手戴耀廷的中學同學,雖然似乎並非很 friend 那種,但相識多年足可攀談聯繋,而據報道周小龍向戴耀廷表態有意參加直選後,戴讓他參加各區的初選協調會議,奇怪的是去勻各區而非單一個區,很有套料意味。另一奇怪處,以他的商界及體育界背景,如欲參選立會,為何最初首先想到的是直選而非體演文出界別?以商人身份,強如王維基也敗選,他豈會不知?六月突然放巨型民主女神像在鋪頭,雖然他說只是幫設計朋友及當成父親節活動,但時間又似乎剛好夾足選舉造勢?若是鬼,後來五六月體演文出由被看淡變成關鍵一席之爭加上眾星願意站台,而且初選不再需要套料,就順水推舟選體演文出?無論最終是否選上,若在關鍵時刻自爆為鬼,隨時 35+ 就只差一人,而且可以打擊戴耀廷的威信,甚或動搖整個民主派的團結。

能言善辯、善交際、有膽色的商人,可以是出色議員,也可以是出色內鬼。但商人不是原罪。你看,沒人質疑阿布泰老闆(最多埋怨他幹嘛不堅持進出口界別)。從政,別問他人為何不信你,問自己。

當年曾俊華大搞民主式的選舉工程,有人問,對小圈子選舉有用嗎?曾俊華說,要為特首選舉立下一個標準。體演文出此關鍵一席也是小圈子,周小龍要入閘,大可不必理睬本文。本文目的,只是懇請周小龍為民主立下一個標準,即使這界別沒有初選。

一張相,要求不過份吧。但一張相,就可以成為民主標準的一個起點。人間有愛,同時世途險惡。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衷心希望周小龍果為周公,而非王莽。

後補:

首先,我並不認定周小龍不可信,而是不足信,介乎可信與不可信之間。

寫這篇文的時候,我也有一點掙扎。這是否捉鬼?不利團結?但有些話不說破,並不代表選民沒有疑惑。我們追求民主,就不能只知投票而不知其精神本質  — 從政者或有公權力的人,要恆常受民眾監察,真正以民為主。黃店並非從政者,則不需要有相同程度的要求。亦因此,黃店參選並非必然可以跳過監察的洗禮而直接得到黃色參選人的選民認證。

一般而言,大家所講的捉鬼,尤其是捉前線的鬼,問題在於:難道你要苛求勇武公開破壞的證據搏拉嗎?還有,對於政見不同,因對方政見不合理就指責為鬼,毫無證據可言,這當然是不健康的討論。但今次不同,本文要求的是基本、簡單的證明,尤其周小龍不像其他素人那樣,絕大部分經過區選的洗禮,或有其他實質而較難偽裝的抗爭紀錄。而對於捉勇武鬼,捉到與否對大局無大影響;但從政人物,尤其今次立會關鍵一戰,一席之爭已可影響成敗。對於一些沒有初選的功能組別,兼且缺乏有足夠長的 track record 的參選人,我們至少需要一些大眾可見的 due diligence 作出彌補。尤其藍變黃從政,大眾會較有戒心,因此,參選者有更大責任去自我證明,這是基本常識吧,無論是否需要捉鬼。

筆者所提出的 6.9 遊行證明是個簡單的試金石。若遊行是謊言,則這是很高明的謊言,因為這近乎不可能由外人踢爆,除非由當事人揭露足夠細節而顯現矛盾或奇怪之處。若為事實,這是有不反對通知書的和平遊行,按常理當事人應有上文提及的若干簡單證明可以顯示,這就是最理想結局了。

惡法來臨,我們需要團結。但民主意識提高,民眾已厭倦大台或大佬文化。如今初選平台大成功,既能團結,亦擺脫大佬欽點觀感,期間戴耀廷盡量不 take ownership 而讓參選者自行決定初選協調機制,應記一功。體演文出因現實情況而沒有初選,不理想,但可改善。周小龍出選的記者會雖然星光熠熠,站台者包括戴耀、沈旭暉等人,卻予人大佬欽點文化重來之感,雖然我相信這不是本意,但關鍵是一個鐘的記者會像「攝時間」而沒有直擊重點,有沒有做過基本的 due diligence?這不是一個政黨的記者會,可以由政黨揹飛做人格擔保。大部分站台者根本不太認識周小龍本人,感觀上變相好像由其中學同學戴耀廷 take ownership。其他素人絕大部分至少有區選的洗禮或若干抗爭 track record。萬一做了基本 fact check 而仍出事,起碼將來大家會較心服,也把潛在傷害減到最低。

Fact check 過程遇到一張周小龍的「遊行相」,但疑似圖文不符,因而沒有採用。圖中的文字表示「2019 年 6 月 9 日ㅤ生平第一次參與遊行ㅤ送中法令我覺醒加入抗爭ㅤ逆權商人 — 周小龍」,圖中人人戴口罩,不似去年六月遊行的情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