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會選舉】黃之鋒不簽確認書 期望民主派勿互相批評、攻擊同路人

2020/7/18 — 19:46

黃之鋒

黃之鋒

立法會選舉 9 月 6 日舉行,提名期今日(18 日)開始。在民主派九龍東初選當中,以 3.1 萬票排首位出線的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今午表示(全文刊於文末)正在準備下週初正式報名參選,並表示自己不會簽署「確認書」。黃之鋒指,確認書只是政權選舉審查的工具,由始至終根本無客觀準則;他也認為自己能否「入閘」,只在於北京的國策外交考慮,所以拒簽「直截了當」。至於其他人,他表示由衷希望不要因為是否簽確認書而互相批評,藉此攻擊民主派同路人,「更重要是在態度上,能夠互相尊重,齊上齊落。」

承諾續打國際戰線    提升香港選舉成為國際事件

黃之鋒在文章首先指自己在《國安法》生效至今,仍「健在」兼且完好無缺已「得來不易」,此情況下市民仍在初選給予民意授權「難能可貴」,承諾除了繼續在民主運動「負重前行」外,無論是否能入閘參選,都會善用自己的位置爭取國際關注,將香港選舉提升成「國際事件」。

廣告

認定確認書為「破壞團結」的陷阱

黃之鋒亦表明,自己不會簽署「確認書」,他表示政權從來都是因應參選人的光譜、對選舉形勢的影響作出不同的考量,「確定書的取態真的絕非重點」,選管會在 16 日已指出,雖然選舉主任決定時會考慮候選人是否有交確認書,但亦點明確認書「並非提名表格的一部分」,候選人可「自願」遞交,由此黃之鋒認為選管會目的只在「製造假象」,「恫嚇」候選人簽署才有機會入閘,「然後引來傳媒蜂擁而至關心各人簽署的取態」,確認書最終也只是「破壞團結與互信的陷阱」。

廣告

而他作為「曾被 DQ 的過來人」,他深信北京是否准他入閘,「根本不在乎於報名時有否簽署這份文件,而需考慮國策外交問題」,既然簽署與否毫不影響入閘機率,「那倒不如直截了當,拒簽了事。」

冀眾人之間不攻擊、不批評同路人

對於其他初選出線人是否簽署,他認為如果大家都能夠採取共同立場,就能令公眾「感受到民主陣營團結,抱持正面觀感」,所以 15 日才主動邀約其他出線者共同蹉商,即使近幾日「能感受到即使互相存在路線分歧」,但眼前最重要是善用初選市民授權的力量,打好議會戰線,「因此,我亦由衷希望,大家不會以簽署確認書與否的取態,互相批評,藉此攻擊民主派同路人」。

「互相尊重,齊上齊落」

黃之鋒最後指,更重要是「互相尊重,齊上齊落」,令公眾明白是否簽確認書不會上升至道德和原則爭論,「簽署,不代表放棄抗爭意志,拒簽,亦不代表辜負選民托付 —— 『民主陣營參選人的真正抉擇,在於同行抑或分道。』」不論最終是否有統一立場,也會尊重理解各人決定「不作批評」。

 

以下是黃之鋒文章全文:


【正式報名參選立法會前想說的話】

自決定投入立法會選戰以來,我從沒輕視過自己會被DQ的可能,而在國安法通過以後,對於我來說,已不停留於會否取消參選資格的問題,自己更為擔憂的是,要面對被消失、被送中和被無期還押的可能。慶幸的是,在國安法刊憲通過至今,人仍健在兼且完好無缺,已是得來不易。

幾星期以來,市民不單源源不絕送上關心,為我的人身安全而憂心,更在明知我被DQ風險甚高的情況,仍在初選期間給予民意授權,讓我背負31398名選民的托付,順利於九龍東的榜首出線,能獲大家厚愛,實在是難能可貴。

此刻,我正在準備下週初正式代表民主派報名參選立法會,定必銘記在初選結果出爐以後,不論是選民的托付,以致各種批評、質疑和提醒,一概均鞭撻我繼續戰戰競競的思考,如何在民主運動,更為慎重的作每一個決定,方能負重前行。

我黃之鋒在此承諾,無論政權在數星期內對我的參選資格有何定案,我會一如既往,善用自己的位置爭取國際關注,提升香港選舉成為國際事件。全賴大家的民意授權,也鼓勵我與團隊在九龍東,繼續打好民意戰,投入本地抗爭的同時,即使白色恐怖經已彌漫,我還是會想盡辦法,致力推進國際戰線。

同時,就著個人選擇不簽署確認書,謹作六點聲明:

一、這星期我不斷強調,四年以來參選人能否入閘,向來並非取決於簽不簽署確認書。政權會因應參選人的光譜、對選舉形勢的影響作出不同的考量。因此,各參選人對入閘的可能性,自有不同評估。但可以肯定的是,確定書的取態真的絕非重點。

二、我特別留意到選管會在7月16日發出的聲明,雖重申「選舉主任在決定候選人的提名是否有效時有權考慮候選人是否有遞交確認書」;但同時,選管會又強調確認書其實「並非提名表格的一部分」,候選人可以「自願」遞交確認書。選管的動機清晰 —— 藉此製造假象,恫嚇候選人只有簽署方有機會入閘,然後引來傳媒蜂擁而至關心各人簽署的取態。但我認為選管會的聲明實際上承認,確認書只是供政權作選舉審查的其中一項工具,由始至終根本沒有客觀準則,結果只成破壞團結與互信的陷阱。

三、作為曾被DQ的過來人,我深信北京會否批准自己入閘,根本不在乎於報名時有否簽署這份文件,而需考慮國策外交問題。這次我選擇在本屆立法會選舉不簽署確認書,原因很簡單,因為簽署與否,根本毫不影響自己的入閘機率,那倒不如直截了當,拒簽了事。

四、若然民主派所有初選出線人均能採取共同立場,固然有助公眾感受到民主陣營團結,抱持正面觀感。這正是星期三十五位無黨籍初選出線人,早前主動表明希望約見其他民主派初選出線人作磋商的源由。

五、正如前述,各初選出線人的風險評估各有不同,也許未能在短時間內促成共同取態。但近數日與不同光譜出線人接觸和磋商,我能感受到即使互相存在路線分歧,但擺在眼前最重要的,是如何善用初選61萬市民授權的力量,打好議會戰線。因此,我亦由衷希望,大家不會以簽署確認書與否的取態,互相批評,藉此攻擊民主派同路人。

六、更重要是在態度上,能夠互相尊重,齊上齊落 —— 在初選過後給予公眾知悉,民主派不會將此上升至道德和原則層面的爭論。簽署,不代表放棄抗爭意志,拒簽,亦不代表辜負選民托付——「民主陣營參選人的真正抉擇,在於同行抑或分道。」

這星期不同光譜的朋友就確認書問題激烈辯論,我只是將近日觀察所得陳述,希望拋磚引玉。無論最終是否有統一立場,我也會尊重和理解各初選出線人的決定,不作批評。這也許是共同突破中共囚徒困境的方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