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會選舉】黃之鋒回覆選舉主任 重申放棄自決、反對《國安法》 稱感覺如被國安公署錄書面口供

2020/7/27 — 14:02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早前報名九龍東立法會選舉,九龍東選舉主任蔡敏君昨日(26 日)以 7 條問題、10 項附件發信詢問黃之鋒,關於「民主自決」、「國際戰線」、《香港國安法》等問題,限於今日(27 日)11 時前回覆。黃之鋒在 FB 表示已經向蔡敏君提供 28 點詳盡書面回覆。書面回覆中,黃之鋒除了表示不主張、無意推動香港獨立及自決外,又指自己無能力亦無意圖借助外國力量對中國及或香港施加壓力。黃之鋒又指,現時特區政府都有跟外國政府交流,「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行會及立法會成員張國鈞、葉劉淑儀、廖長江等人在今年 3 月亦有親自赴美向美國議員進行解說」,也不構成外國力量干涉香港特區內部事務。黃又指,他雖然反對現行《香港國安法》,但不反對香港特區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又指《基本法》容許議員否決政府議案與財政預算案。

黃之鋒批評,蔡敏君多番選擇性地引述他的個人言論及聲明,顯然是錯誤詮釋他的個人主張,「嚴正反對」,又質疑選舉主任查問參選人政治立場「絕對有違公平民主選舉的準則」,黃之鋒又表示,選舉主任先入為主指控他借助外國力量,刻意忽略香港眾志在半年前已改動宗旨不再主張自決,「蔡女士似要為我羅織違反《國安法》的罪名,多於核實我的參選資格」,又認為在回信過程中,感覺如被「國安公署邀約錄取書面供詞」,絕不排除公署日後會按照此文件,對他進行國安審查。

重申香港眾志 1 月已改綱領   組織已解散   無法再推動民主自決

廣告

在問題一,蔡敏君曾問及黃之鋒在 6 月 30 日退出香港眾志,以及香港眾志即日解散後,是否仍然有意繼續推動香港眾志的主張,包括「民主自決」,即包含以香港獨立作為其中一個選項的自決前途過程。黃之鋒表示「不同意」,指自己報名參與選舉已與「香港眾志的身份與職務並無關連」,他跟香港眾志的聯繫不適用於其提名有效性。而在組織解散後,他「既無意圖亦不可能作出實際行動」繼續推動組織主張。

黃並補充,組織早在今年 1 月 8 日已經更改宗旨,廢除「推動香港民主自決」一項,質疑蔡敏君「錯誤或片面地理解我的信念和主張」,重申他並不主張香港獨立或自決,「我的政治主張符合『一國兩制』方針,並不牴觸《基本法》下的憲制及法律地位,和《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

廣告

批選舉主任錯誤理解其政治主張

在問題二,蔡敏君問黃之鋒在繼續推動「民主自決」主張下,如何符合他在提名表格當中,聲明「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質要求。黃重申他無意推動「民主自決」,並指蔡「錯誤地理解本人的政治主張」,他並無意改變香港特區的法律地位,亦由於香港眾志,以至他本人已經沒再推動「民主自決」,他所簽署的提名表格聲明,與「真確誠意地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為」相符。

無意請求外國政府對港實施制裁

在問題三,蔡敏君聚焦黃之鋒和香港眾志以往「推動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以及在今年 6 月曾經表示有意延續「國際戰線」的行為,問及他是否有意繼續請求美國,以至其他外國政府對香港實施制裁。黃之鋒對此表示否定。

在問題四,蔡敏君指黃之鋒曾於 2020 年 3 月 29 日的臉書貼文以及《明報》文章提出要「把選舉戰線和國際戰線連結起來」,問及黃是否要利用立法會議員的身份、職權及便利等,繼續推動他借助外國力量對中國或香港施壓。黃之鋒表示「不同意」,重申自己「無能力亦無意圖借助外國力量對中國及或香港施加壓力,自己亦從來沒有借助外國力量於本地從事政治活動」,並指自己一直推動國際社會支持中央政府實踐《中英聯合聲明》、鼓勵特區政府按《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原則實踐高度自治。

指出李慧琼、何君堯等建制派曾到訪英國和蘇格蘭議會

對於「國際戰線」,黃之鋒解釋是要加入立法會的保安事務委員會,以至其他法案委員會,「討論有關《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的議程,促進世界和平」。黃之鋒又指,立法會各個委員會自 2004 年以來已安排不下 35 次職務外訪,「如民建聯李慧琼主持的內務委員會曾通過海外訪問,成功安排工聯會陸頌雄、自由黨鍾國斌以及建制派何君堯在 2018 年 9 月 10 日至 14 日到訪英國和蘇格蘭議會」,立法會網站亦列明目標旨在「建立和加強與英國和蘇格蘭議會的聯繫,並令其議員掌握香港的最新發展」。

指出陳智思、葉劉淑儀等行會成員曾向美國議員解說   屬正常國際交流

在問題五,蔡敏君就黃之鋒「請求外國」制裁香港一事,問這些行為如何符合參選聲明要求;黃之鋒質疑蔡敏君「片面地引述」他過往的言論,「刻意忽略前文後理」,並將其主張扭曲為借助外國力量向中港施壓,有違一般人對文章的合理理解,又指文章內容只是「推演」,並非主張或推動某一種情境,又指外國政府對港政策為別國內政,「本人沒有能力及意圖影響他人對港府的態度」。

黃之鋒續指,在一國兩制的方針及《基本法》框架下,港人與國際社會交流,闡述香港情況「正常不過」,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行會及立法會成員張國鈞、葉劉淑儀、廖長江等人在今年 3 月亦有親自赴美向美國議員進行解說,「故此並不構成『借助』外國力量干涉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內部事務」,又表示自己清楚明白《香港國安法》的要求,「不會作出相關違法行為。」

反對現行《香港國安法》   條文與《基本法》牴觸

在問題六,蔡敏君問黃之鋒在 7 月 15 日參與「抗爭派立法會參選人立場聲明」,詢問他是否反對《香港國安法》,以及反對香港特區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黃之鋒表示「不同意」,指他反對現行《香港國安法》,「但並不反對香港特區根據《基本法》在『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方針下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原因是香港現行多條法例,如煽動罪、叛逆罪等已充份履行上述責任。

黃之鋒又指,國安法內容多處抵觸《基本法》,衝擊獨立司法制度及侵犯香港居民各項自由,所以他反對國安法單方面頒布執行,根據郭卓堅提出的司法覆核,連法庭也不能簡單斷定「港區國安法與基本法的規定是否一致」,所以認為自己擁護《基本法》,支持香港履行國安憲制責任,「並不代表必須支持任何形式的立法行為。」

議員有權否決議案   視乎特區政府是否願意回應訴求解決問題

在問題七,蔡敏君問及黃之鋒曾指出民主派要「全面攤牌,搏政府停擺到肯回應『五大訴求』」,以及 6 月亦曾經在「抗爭派立場聲明書」提及要否決財政預算案等法案,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問及是否除非政府回應訴求,否則會於議會否決所有議案。黃之鋒回應「否」,並指如果當選,將會按照《基本法》、《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及《議事規則》履行職務。

黃之鋒又指行政長官有權解散立法會,至於立法會議員會否運用否決權,視乎政府與立法會之間的互動、議案內容和政府是否願意回應訴求解決問題,《基本法》除容許議員否決議案,議員身為民意代表,亦會依人民意願作抉擇,「是故,即使否決議案亦無礙本人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

黃之鋒最後指出,選舉主任多次選擇性引述他的言論及聲明,錯誤詮釋他的主張,「本人嚴正反對相關做法」;他又批評,選舉主任查問參選人的政治立場,甚至審視候選人的言行,用以決定是否限制其參選權「絕對有違公平民主選舉的準則」,敦請選舉主任盡快就「有效提名」作出決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