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保安部高層淪為黑警俱樂部

2020/5/9 — 20:4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即使以往於議會內肢體抗爭,一直以來,底層的立法會保安與我都相敬如賓。但立法會近年一直招聘退休或離職警務人員擔任保安高層,是整個體系「黑警化」的重要象徵。在昨日內會審議的保安手法,很多市民便認為與黑警同出一轍。因此我在公開資料中,整理了一些前警隊高層的立法會保安資料,供大家參考,讓大家得悉整個立法會保安體制下有多少前警員執勤:

周偉德:立法會總保安主任,前港島交通部警司,曾要求屬下保安「詐傻扮矇」,阻止時任議員黃毓民離開立法會停車場,讓保皇黨先行離開立法會,事後被行管會譴責而須道歉。

陳進:高級保安主任,前分區指揮官,曾於示威場合指:「你一開聲影響到我的伙記,就係普通毆打」,其經典事蹟被改編為名曲《陳進警司收皮》

廣告

廖錦和:立法會保安主任,前高級督察,2016 年未獲行管會批准讓警方進入立法會,調查梁振英擲杯案,被行管會譴責。

劉健偉:立法會保安主任,未能證實是前警員,但他多次於法庭就立法會相關襲擊罪作證,法庭於 2015 年曾裁決其為「不誠實不可靠證人」。他於梁游案曾作供指,游蕙禎單手推開 180 磅的他。

廣告

陳啟法:立法會保安主任,前高級督察。

「上樑不正下樑歪」,即使我認為很多立法會的底層保安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但他們濫用權力,壓逼民意多數的民主派,卻是鐵一般的事實。這種思維必然是始於整頓高層保安,再「黑警化」影響整個立法會保安團隊。

為何保安高層犯錯證據確鑿,卻從未被解僱?因為根據《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條例》,所有秘書處職員俱由行管會僱用,在行管會被保皇黨霸佔的情況下,他們只需聽從保皇黨指令,就可以袋袋安平,加官晉爵。

所以李慧琼逾權時保安只會盲從,又不會聽從民主派主席指令抬走何君堯 — 他們只聽從保皇黨指令。

無論我們如何體諒底層員工,憎惡黑警高層,你們日後的所作所為都在直播鏡頭下,他朝有一日,你們都必須面對自己所種下的因果。重奪議會、重奪行管會,將會是民主派一個重要的目標 — 達成之日,正是你們為失職負責之時。

 

#立法會保安從不中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