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初選的「公投意義」

2020/6/8 — 11:02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文:籠外人】

立法會選舉定於 9 月 6 日舉行,抗爭陣營為奪得過半議席,各黨派已經同意在五區舉行初選,勝出的名單將代表抗爭陣營正式出選。初選會在實體票站舉行,而舉辦日期有待落實,但有大機會訂在 7 月中旬。在中美新冷戰的氣氛下,美國已率先否定香港的一國兩制地位,由於北京已經不需要再演一國兩制這場戲,如果北京計算在 9 月有較大機會敗選,不排除北京會以不同借口取消或無限期延後選舉。在取消選舉的陰影下,筆者依然鼓勵抗爭陣營支持者踴躍參與,除了推舉正式出選名單的意義外,初選也同時有其他的「公投意義」:

民間議會代表

廣告

為防止抗爭陣營「奪權」,北京有兩個方法阻上抗爭陣營達成議會過半。第一是北京決定取消 9 月的選舉,不論它是以什麼「冠冕堂皇」的借口,如此明顯輸打贏要的行為,民間、政界、國際的反彈都會很大。北京可能會以現時的立法會作基礎,延長現屆議會的任期。第二是選舉如期舉行,但北京會 DQ 所有反對派參選人,舉行一場北韓式的「偽選舉」。以上兩個情況都會令立法會的正當性(legitimacy)減至零,民間可執行的反制措施就是以民間議會(或謂影子/流亡議會)作為人民的民意代表,在本地和國際線跟北京對決。筆者認為初選選出的議會出選名單可以直接作為抗爭陣營的「代議士」,而無需在北京「殺死」議會之後才慢慢醞釀另一次民間公投,以節省時間和金錢成本。

反對國安法的輿論壓力

廣告

北京不顧國際反彈,在人大會議上通過了「僭越一國兩制」的國安法草案,國安法最終版本仍未敲定,特區政府和傀儡親共派議員已經進行輿論戰,在電視、網絡上宣傳,又擺設街站收集簽名,聲稱有近三百萬支持。反觀抗爭陣營的反擊較多集中在如何使用國安法作籌碼遊說外國制裁。在本地即使有不同團體的街站宣傳反國安法,但聲勢明顯被比下去。如果抗爭陣營能利用初選的機會,作為一次對國安法的公投,抗爭陣營即可獲得可量度的民意支持去打這場輿論戰。

泛本土 vs 泛民主派的認受性

初選另一焦點是泛本土派(包含自決派、港獨派、素人)能在跟傳統泛民的對決中,贏得多少個席位。如果在六四晚會中的港獨口號已經蓋過「平反六四」的聲音,這些聲音入面有多少可以轉化為對泛本土派的實質支持,願意在選舉中投他們一票。泛本土派跟泛民的背後的意識形態,實際是港獨與一國兩制之爭,香港本位和大中華思想的對決。市民是否承認一國兩制失敗、是否依然相信理想中一國兩制能夠成功、是否對港獨持更開放的態度,以上問題都可以在初選結果中看出端倪。如果是泛本土派勝,則泛民必須調整其論述,免於日後被淘汰。如果是泛民勝,則泛本土派要發展一翼較溫和的本土主義,以吸納泛民支持者。

如果要令初選發揮出以上的「公投意義」,投票的人數多寡將成關鍵。參考 2014 年就普選方案作出的民間公投,參與人數共 78 萬(包括線上和實體票站投票),這數字等於去年區議會選舉中,抗爭陣營總票數的一半。如果初選投票能夠在區議員辦事處和黃店設立 350 個票站,即約兩萬人口有一個票站,不但可以減低黑警對票站的惡意干擾,更可鼓勵更多市民參與投票,筆者相信初選有跟佔中公投一樣的參與人數並非不可能,希望市民會踴躍參與初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