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去或留民調:方法學解釋

2020/8/21 — 16:56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1. 香港民研今日發表了兩組有關「立法會去或留」的民意調查結果:一組是網上意見組群的結果,另一組是隨機電話訪問的結果。我想解釋一下為什麼大家早幾天都在號召填網上問卷,現在又會多出一組電話調查的結果。簡單來說,其實我們內部一直有間中以隨機電話訪問來為網上意見組群作品質管理對照,今次同時公開。

2. 上星期五,我們在「我們香港人」計劃的恆常新聞發佈會中宣佈會就「立法會去或留」作民意調查。自今年五月開始,「我們香港人」計劃一直以網上意見組群的方式收集數據,好處是機動性比較強,適合計劃講求即時回應社會熱點的原意。不過,我們也知道網上意見組群是比較新的數據收集方式,坊間未必完全理解,所以我們對於如何確保和解釋代表性一直十分重視。

3. 如果你是香港民研的超級忠實擁躉,你可能會有印象我們曾在六月的一場記者會中討論網上意見組群的方法學。為了解釋這方法的代表性,我們選擇了一條問題(關於應否重組警隊)在同一時間以網上意見組群的方式和傳統隨機電話訪問的方式(包括地線和手機)來收集數據,結果發現兩種方式得出的結果基本一致(意見組群是 61%應該,電話訪問是 62% 應該)。

廣告

4. 我們沒有滿足於這一次結果,之後我們仍不時抽取「我們香港人」計劃的提問,放在恆常的傳統隨機電話訪問中,在同一時段內分別問兩次,以作內部品質管理之用,但結果不對外公開。過去兩種方式得出的結果還是合理地接近的。

5. 這兒我要特別感謝香港民研的同事們。我對數據加權的問題特別緊張,曾經和他們開了好幾次會針對處理。所謂數據加權,是指我們會把收集到的數據按社會整體應有的分佈調整。舉個例,假設我們知道香港每四個人就有一個是年輕人,但是不知為何於某次調查中年輕人的回應特別踴躍,佔了所有回應的一半,那麼我們便會把每個年輕人回應的比重除以二,以作平衡。實際上那條公式要複雜很多,我們花了不少功夫在這件事上面;但我想先指出這種調整是無論網上意見組群或傳統隨機電話訪問都會做,而且是一直都有做。

廣告

6. 來到這次「立法會去或留」的調查,我們很快就知道社會對這條題目特別關注。剛剛好,這次在進行網上意見組群的同期也拿相同問題作傳統隨機電話訪問,以作參考。由於打風的關係,電話訪問的進度曾有輕微阻滯,幸好之後追回。我想特別指出加入電話訪問的決定和昨日個別政黨的相關宣示無關。事實上,在他們作出相關宣示的時候,電話訪問已差不多做完。

7. 回到星期一數據收集剛開始,出現了過往沒有發生過的現象:不少網民以至政治人物動員社會大眾登記成為意見組群的成員,以即時回答「立法會去或留」的調查。由於組群成員的構成因進行中的調查題目本身而大幅改變,引起了坊間對結果代表性的疑問。

8. 為回應代表性的疑問,團隊決定公開同期進行的傳統隨機電話訪問的結果。由於隨機電話訪問的樣本基礎不受政治動員的直接影響,可視為香港社會整體狀況的反映;至於網上意見組群的結果,在此特殊情况下成為受政治動員影響的參照。

9. 希望以上解釋可協助各位理解為甚麼我們這次會同時發佈兩組數據,因為它們代表的是兩套不同調查方法所產生的結果。大家會關心方法學的問題,我好開心。

10. 最後,方法學的解釋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有些東西,是價值觀的問題。舉個例,議員的決定應該是看全香港的意願還是只看其潛在支持者的意願(例如民主派只看民主派,建制派只看建制派)?如果是的話,功能組別的議員是否又只要調查自己界別的意願,可以不理其他人?是否要有其中一邊有絕對過半數才算數?應否提供中立或其他選項?這兒恐怕可以推展出數之不盡的爭執。我沒有答案,只希望大家能平靜和一致地面對。

附是次提問用詞與結果:

問:人大常委決定現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不少於一年。你有幾支持或反對全體立法會議員繼續出任議員?

網上意見組群結果:(支持 35%;反對 47% 抽樣誤差 +/- 1%)
隨機電話訪問結果:(支持 37%;反對 41% 抽樣誤差 +/- 3%)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