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0/8/18 - 16:50

立法會民主派去留必須思考的三點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原本覺得也不必評論立法會議員的去留,但今天覺得,在這時代,向公眾陳述對政治前路的想像,也是種維持公民社會對話的重要方法,就簡單寫幾句吧。總體而言,我覺得以下這三點是必須思考的:

1. 不再正當的議會

去年七一後,香港人本已將立法會打爛粉碎,對參與抗爭的廣大群眾來說,這樣做,正是因為議會變成了只是踐踏大家的工具。從那天起,民眾的想像是,立法會只應維持被粉碎的狀態,除非它變成有正當的政治授權 — 這是 2019 年 7 月 1 日後的香港新狀況。

廣告

但結果是,立法會被修復了,修復後做了什麼?過了國歌法。如果民主運動有人想在內而又得到支持的,應該是要思考它憑什麼擺脫 2019 年 7 月 1 日那已被粉碎的狀態的。

2. 政治原則和態度

退後一步,不去想宏觀的議會問題,就是簡單的原則問題:

  1. 投票的選民是否只投議員做 2016-2020?
  2. 投票的選民是否支持選舉延期?議員是否支持選舉延期?
  3. 如果參與初選的選民並不支持他們,留任的民主授權何在?

這些都是嚴肅的大問題,尤其當北京到建制上上下下,都在希冀議員留任,就更要想清楚,選擇的政治意涵,和對國際社會發出的訊息為何。

3. 「時代革命」後的香港

1970 年代到 2019 年 5 月,香港民主化相對緩慢前進的第一階段,「留下體制內的空間」是當時從政者常常選擇走的路。

2019 年 6 月起,香港進入了群眾大舉反抗的時期。走到現在,對體制的全盤否定,生出變數,是新時代的主調。留下的話,反而比較接近返回從前的路。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