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君彥、劉業強、陳勇

【立法會爭位】提名期結束 立法會 97 後首次無自動當選 功能組別全部有「競爭」

「完善」後的立法會選舉提名期結束,在幕後操盤、協調之下,今屆選舉出現「全面競爭」,隨著建測規園界,有前建築署助理署長陳澤斌在最後一日報名,若目前報名參選的人都能通過資格審查,全部 90 個議席都會有多於一人參選有「競爭」,是 1997 年主權移交以來第一次,包括全部 30 個功能組別議席,都無人自動當選,相比 2016 年立法會選舉,有 12 人自動當選大相逕庭,其中鄉議局、商界第二和進出口界,都是歷來首次有「競爭」,現屆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自 2004 年出任工業界(一)議員以來,首次有競爭對手。

但有多於一人參選,代表著出現實際意義的競爭,還是純粹入圍「陪跑」,有待揭曉。

對於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下場,梁君彥表示覺得唏噓。

新選制立法會選舉的提名期結束,地區直選每區都有 3 到 5 人參選,且有九區最少有一名「自稱非建制派」落場(見另稿),新設的 40 席選委會議席,則有 51 人「競爭」,包括最後一日才報名的前保安局局長、新民黨黎棟國(見另稿);但要數競爭,戰況最「激烈」的,居然是傳統功能組別。

真競爭還是陪跑? 有待揭曉

過去功能組別都是自動當選議席的溫床,上屆 2016 年選舉,就有 12 名建制派在功能組別自動當選,但今次選舉在盛傳的強力操盤下,28 個界別、30 個功能組別議席全部都有「競爭」,其中由原本的醫學界和衛生服務界二合為一的醫療衛生界競爭最激烈,有 6 個人報名爭 1 個議席;教育界 5 人爭一席,會計界 4 人爭一席;社福界 3 人爭一席,值得留意的是這四個界別,上屆 5 席都不是建制派,醫學界陳沛然、衛生服務界李國麟、教育界葉建源、社福界邵家臻、會計界梁繼昌都不是建制派。

其餘 23 個界別 25 個議席,剛剛好每個界別都比議席多一人報名,除了勞工界 4 人爭 3 席,其餘界別都是 2 人爭 1 席,其中多個界別都是罕見的競爭局面。

到底將會有實際意義的競爭,還是「陪跑」,仍有待揭曉。早在提名期之前,民建聯進出口界議員黃定光到訪中聯辦大樓後向傳媒表示,自己將交棒予全國政協委員黃英豪,他到中聯辦主要希望了解當局對自動當選的意見,及需否安排其他合適人選參選。最終進出口界亦兩人競爭,是 1997 年以來首次有競爭。

鄉議局、進出口、商界二首次有選舉

新界鄉議局主席劉業強(鄉議局圖片)

而鄉議局議席,亦自 1998 年首屆立法會以來,首次有「選舉」,競逐連任的劉業強,本身是鄉議局主席,他的對手是鄉議局副主席莫錦貴;進出口界亦是歷來首次有競爭,資深議員黃定光不再尋求連任,他的接班人民建聯黃英豪,會和李志峰爭位;尋求連任的廖長江所屬的商界(二),都是歷來首次要「選舉」,令廖長江不會自動當選的對手,是中華總商會選任會董葉永成。

梁君彥首次不會自動當選

現屆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競逐連任的工業界(一),亦罕有有競爭,遇到自由黨梁日昌挑戰,是梁君彥自 2004 年出任這界別議員以來,首次有機會不是自動當選;吳永嘉尋求連任的工業界(二),亦是 2000 年以來首次有多於一人報名,挑戰他的是商人羅程剛;向來由工聯會和勞聯瓜分的三個勞工界議席,今屆就有 4 個人報名參選,連被譽為是「超級愛國者」的新設界別,人大、政協及全國團體代表界,都有民建聯陳勇和全國青聯的謝曉虹報名競逐,這種功能組別反常「競爭」,亦是今屆立法會選舉的一道奇特風景。

陳勇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