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議會政治終結,下一站往哪裡去?

2020/12/2 — 9:18

執筆時泛民立法會議員總辭正式生效,議會內的微弱民主聲音已被消滅,立法會的議會政治告一段落,或者較準確一點說,在明年可能重啟立法會選舉前暫時劃上句號。如此一來,在未來十個月裡,操控著立法會的建制派大可配合當權特區政府,聯手為所欲為的任意弄權擺布了。在現階段而言,立法會議會政治已告終,那麼,香港的抗爭者下一站要往哪裡去呢?

泛民議員總辭是別無選擇的政治決定,不只是一種姿態,卻是抗爭路線的重新規劃、策略的務實調整和資源的整合配置,更應該是走上一條形式和內容有別的另類抗爭道路。首先,筆者以基督徒的堅信立場說幾句話:上一輩的泛民議員已歷盡艱辛凶險、遍體鱗傷,無論美好的仗戰果如何、當走的路是否崎嶇、所信的道能否遍及地極,畢竟仗打過了、路跑盡了、道也守住了。筆者相信,曾經有所承擔的他們,對選民所交託的也算有所交代,就讓他們有尊嚴和體面的退下來好了,阿門。平情而論,在香港民主抗爭的歷史上,他們的努力和影響應該佔有一定的位置篇幅,而且他們恰如其份的角色和功能必須有公允的評斷。

此外,這是民主派政黨領導層權力交替的歷史時刻,雖然有著政治現實壓力的逼迫,但是從具體策略看,這正是泛民主派人士必須仔細思考、認真安排和重新出發的議題。事實上,上一輩泛民議員日後被秋後算賬,以至被 DQ 的潛在危機太大,培育政治素人接替掌權是必然的發展,好讓年輕的政治素人悉數上場迎戰。但是,政治經驗和練歷是需要經年累月的浸淫,才能發揮影響力。為此,對於政治素人日後的成長和工作,泛民派的選民必須有所體諒、積極支持,甚或有必要從旁予以援助。其次,不少政治素人刻意與上一輩傳統泛民的價值觀和行事原則徹底割裂,不僅貌合神離,甚或割席交惡,以示其特立獨行的態度。筆者覺得這是不必要的思維和措舉。須知民主抗爭路是一磚一石的鋪設,涓涓點滴匯聚成湖泊河流,後來者其實都有踏著前人足跡的血痕,以及累積得來的汗水為印記。

廣告

筆者並非專業政論人士,並無長篇大論的精闢見解,更無具體策略和方案可言,只能寄語同路的政治素人:敞開胸懷納百川千流,和所有民主派人士合作而分工。在這個昏暗的無法無天時刻,政治現實條件弱勢的泛民主派再沒有分裂散漫的本錢,只有團結堅守的注碼而已。那麼,無論是前線、二線、後勤,以至任何能夠提供援助的泛民人士,必須抱著同仇敵愾的決心和勇氣,繼續堅持抗爭。早前得悉民主黨和公民黨已展開領導層年輕化的部署,這是一個重要而可喜的開始,希望日後在新一代的年輕抗爭者好好裝備,再次披甲上戰場。

如今筆者已是教育界退休人士,仍然理所當然關心香港教育問題。此時當刻立法會功能組別教育界代表的葉建源已退下來,立法會的教育專業話語權已被剝奪。當這個支離破碎、豺狼當道的議會只留下「鼠輩之流」把持著教育事務委員會時,教育界同工必須轉移陣地,在議會外關注教育議題,並且堅守在野的角色,更主動的爭取話語權!此外,葉建源雖然卸下立法會議員身分,但是他仍是教協會副會長,必然繼續關注和監察香港教育政策和運作的發展,為教師、學生和家長的權益發聲。

廣告

筆者在此呼籲香港所有教育界同工必須聚集在教協會旗幟下,響應有關號召,為香港教育繼續一起奮鬥。為此,筆者必須引述葉建源臨別立法會的一番話與各同路人共勉:「儘管在困難時期,我們要不卑不亢,做教師一定要秉持專業良知。我們要講真說話,不要給外在變化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教育是未來的,一日留在教育崗位,都希望堅持下去。堅持,就有希望。」

筆者一直深信:只要堅持,才會有希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