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選舉為乜? It’s 反黑警,stupid!

2020/3/23 — 10:38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週六的公民實踐論壇,非建制精英雲集,聚焦討論立會選舉。主講者沈旭暉與黃之鋒論及普選路線圖、功能組別的關鍵作用、直選的協調形勢,固然有理,但觸及大眾。台下戴耀廷問及立會過半後做乜?問對了問題,但他自己給了蠢的解決方法:要傾!反送中運動轟轟烈烈,如果民間最迫切要什麼也不知道,就和林鄭一樣了!據聞現在的口號是35+,誠如主持區家麟所言,普通市民對此無感。得罪講句,口號仲差過所謂的「高雄發大財」,起碼知道為乜。不要問選民為政客做什麼,要問政客為選民做什麼。所以,什麼「35+」或以前的「立會30,香港新天」的口號,其實根本沒有說出你要為市民做什麼。

今年立法會選舉為乜?反黑警,沒有之一!無論從民心所想,或從選戰角度,也只有這個答案!四大原因:

1. 民間最迫切的政治訴求

廣告

超過九個月的反送中運動,我們不僅從電視看到721、831,即使在元旦百萬人大遊行的大型和理非活動,我們亦要親身冒上承受警暴的風險,甚至平日遇到警察亦會像遇到瘋子般立即提心跳膽。酷刑迫供而法官不理,更顯制度敗壞。三萬thanks洗板、30萬黑警like,盡見民心所向。

2. 最大公約數、黑白之辨

廣告

什麼是黃也許每人也有把尺,但什麼不是黃就很簡單,就看他是否反黑警,這是最大公約數,亦是黑白是非之辨。

3. 五大訴求之一,串連三大訴求

反黑警最終要懲治黑警,而我們當然不能只依靠黑警自己查自己或那個爛透的監警會,必然要獨立調查。邏輯上,如果說獨立調查未完成前不能處罰黑警,那麼黑警砌生豬肉的被捕政治犯呢?獨立調查未完成前,即使真的不能無條件釋放,最低限度也應暫停控告提堂,扣押中的政治犯則看看有什麼法律程序可以有條件釋放。另外,暴動定性 (及搜證) 依賴黑警 (ok,姑且叫住警察先),獨立調查之前是否要撤回或至少「暫緩」?如此,一個訴求串連三個訴求。長遠而言,要確保黑警根除,也需要落實第五訴求 ── 雙普選。

4. 連結立會過半,簡單易明

立法會過半,就可以否決財政預算,只要政府不肯懲治黑警,就無限次否決財政預算,令政府陷入財政懸崖!如果肯開始獨立調查,就有條件地接受財政預算,前提是全個警隊不能加薪 (甚至力爭減薪),直至調查完成及黑警真正得到懲治!至於能否以否決財政預算逼政府同時重啟政改實行普選?要看議員及市民到時有多大的籌碼和決心。至於另一條路線圖,即透過攻陷功能組別/特首選委界別選出黃營特首,從而修改界別的選民組成方法達至普選,恐怕難以三言兩語向公眾解釋清楚。類似原因,如用五大訴求作選戰campaign,亦難以令人立即聯想到有何關連,畢竟普選之難深入民心,而五大訴求四字感覺隔了一重,不及「反黑警」三字 ── 唔罰黑警,就會全個警隊無人工加,甚至否決整個政府開支預算!立法會奪半就做到!

戴耀廷由倡議初選變成協調機制,想必有其現實之難處。不過,既然協調機制沒有約束力,何不更灑脫一點,連協調也不搞,把協調也交給民間智慧?具體為:成立反黑警聯盟,搞反黑警大使選舉,選出23個反黑警大使,詳情參見二文〈如何團結五區?請何韻詩主持反黑警大使選舉〉〈百萬人億元團結,何愁政客不團結〉。反黑警campaign還有一個好處,就是現任立法會議員或區議員,用自己工作時間或辦公室搞初選/協調機制 (甚至實體投票?),或有為人非議之處,但若參與反黑警,則絕對是其職責之一。

反黑警聯盟並非著眼於選戰,而係真正著眼於反黑警的持續落實,反黑警選舉甚至可以在立會提名期之後才搞,時間可斟酌。有一百萬人會員的反黑警聯盟,絕對可以持續發揮作用,例如成功在立會奪半後觸發財政攬炒之際,如政府讓步,必有一番討價還價,此時便可來一個百萬會員網上投票。

香港黑警專頁幾日間like破三十萬,反黑警聯盟要在5個月內有一百萬會員豈是天方夜譚?怕藍絲滲透做會員嗎?也許會有少數,但中共不會希望大舉滲透谷高「反黑警」會員人數,除非宣傳太過不濟,根本只有少量黃絲知道及參與。反黑警聯盟同時可推動五大訴求,因為反黑警本身串連其中三大訴求,而且需要真普選作最終保障

立法會選舉為乜?It’s 反黑警,stupid!由立法會過半促成最終普選之路,我明,但大眾不明。我也執筆成為愚公多個月了,深明其難,眾人之事,仍需努力用大眾語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