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選舉】「入唔入到閘都未知」 三新工會主席擬出戰勞工界 無懼 DQ 照搞罷工公投

2020/6/15 — 0:01

立法會選舉即將於 9 月舉行,民主派今年力爭議席過半「35+」,除地區直選外,功能組別亦是競逐對象。其中勞工界三席過去一直由建制派自動當選,今年出現新氣象,三名新工會主席表示正積極考慮參選,包括香港酒店工會主席徐考澧、香港調酒師工會主席侯翠珊和香港資訊科技界工會主席鄧卓文。三人的工會近日均有份推動反國安法的「罷工公投」,侯翠珊坦言參選勝算渺茫,「入唔入到閘都未知」,但仍要藉參選爭取發聲機會;鄧卓文表示,即使有被捕風險,「如果行出來做多啲,可以幫到香港,我唔計較個人有咩損失。」

侯翠珊:參選只是一個平台   不能讓建制派「瞓喺度贏」

連同早前傳出有意挑戰勞工界的沙田區議員李志宏,預期今年將有 4 名民主派候選人加入戰團。其中積極考慮參選的 24 歲徐考澧、29 歲侯翠珊和 32 歲鄧卓文都是新工會主席,同為職工盟屬會或屬會分會。三人是在反送中運動結識的「戰友」,後來各自推動成立行業新工會成為主席,又都萌生參選勞工界的念頭。

廣告

不過三人都知道,民主派當選機會十分渺茫。由於組別屬團體票及「全票制」,即只有按《職工會條例》登記、連續運作滿 12 個月的工會才有資格成為選民,而每個選民最多可選擇三位候選人。參考去年數字,勞工界登記選民有 672 個,屬建制陣營的工聯會和勞聯屬下工會已有 368 個,佔整體數字逾半,換言之在建制派操控下,勞工界議席可說是「囊中物」,多年來由工聯會和勞聯瓜分。

即使去年區選後,民主派呼籲市民成立新工會「搶灘」勞工界,今年首三個月的新工會登記申請逾 1,500 宗,不過均未符合資格成為選民。

廣告

「好坦白係選唔贏。」侯翠珊指,參選只是一個平台,只要有競爭,建制派就不能自動當選,「唔想畀佢哋瞓喺度都贏,當然要佢哋嘥下氣力。」即使贏不了,「如果群眾力量夠多,不需要議會都可以帶來改變。」

推反國安法「罷工公投」   放開個人得失

「港版國安法」殺到,近日三個工會所屬的「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正如火如荼籌備「罷工公投」反對立法,此時三人頻頻曝光,甚至拓展議會戰線,隨時被捲入政治漩渦。任職跨國公司 IT 部門的鄧卓文說:「想話畀大家知,你哋係有其他選擇,可以有反抗機會,我哋行出來畀個機會你去反抗。」

他指,幸好同事普遍支持自己,在如今香港,「個人得失已經唔係最重要嘅嘢,如果我行出來做多啲,可以幫到香港,我唔計較個人有咩損失,甚至被捕或者其他風險,我都覺得無問題。」素人出身,鄧卓文反而認為做事可以更無包袱,「我當然唔係超人,但係佢哋願意投我出來,多少因爲我係少數敢行出來嘅人。」

本身在大酒店任職廚師的徐考澧則指,投身工會的確有機會在職場上受到打壓,但是經歷過運動之後發現,香港早已無可避免被捲入了政治漩渦,「每一個人都唔可以逃避呢樣嘢,始終要有人企出來面對,我希望有更多人踏出呢一步,因為(打壓)始終都會來臨。」他指,希望透過自己行動,喚醒更多香港人不要再逃避。

侯翠珊形容,自己是為反對「禁酒令」後索性成立工會,自然就加入了工會戰線。面對政府要求市民擁護國安法,侯翠珊笑言三人卻都正推行反國安法公投,即使有機會面對清算都「無得計」。從事調酒師 14 年,透過工會運動才知道,各行各業連結起來的力量很大,「我的確有諗過要唔要揞住個良心擁護國安法,諗諗下都搞緊公投,仲使鬼諗咩。」

民主派至少 4 人有意參選    是否協調持開放態度

全票制下,只要同一陣營多於三人參選就有「𠝹票」之嫌,鄧卓文強調三人和有意挑戰的沙田區議員李志宏關係良好,不排除會協調初選,但未敲定下一步該如何走,「即使將來出現十個候選人,只要都係同路人,我哋態度都係 open。」

侯翠珊指,與其著眼在能不能贏,重點反而是藉參選有發聲機會。她認為,勞工界過去被建制派「玩弄」,根本不是為工人發聲,透過選舉工程如論壇,「逼佢哋面對、交代一路以來做過嘅嘢,好基本,要清返佢哋以前嘅賬,以前都無人理。」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則是透過參選曝光率,延續工會戰線和運動熱度,反思更多出路的可能性,例如如何透過推廣健康僱傭關係,吸引更多人支持工會政治理念。

參選勞工界自然關注界內議題,如集體談判權、勞工保障等,年紀輕輕的徐考澧表示,單看政府處理疫情時遲遲不「封關」,防疫抗疫基金又只是「補助老闆」,就知道一個不是民選的政府如何不理會市民聲音,「有投票權嘅人多數都係僱主。」他希望透過參選發聲,令更多人在生活中更關注勞權,「其實勞工問題就係源於政治問題,想帶出返呢個訊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