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選舉】衞生服務界民主派混戰 余慧明訪問答案一覽

2020/5/5 — 17:31

余慧明

余慧明

9 月立法會選舉,泛民主派矢志要奪下 35+ 議席,要達成此目標,必須進攻現時由建制派掌握的功能組別席位。然而除了這些爭奪激烈的「主戰場」外,即使長年由民主派佔有的功能組別議席,選情也比過去「熱鬧」,當中率先拉開戰幔的,是衞生服務界。

《立場新聞》專訪了四位潛在參選者 — 爭取連任的護士協會主席李國麟、「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仁安醫院護士訓練學校校長袁偉傑、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劉凱文,四人均屬民主派,但在政治議題,特別是 35+ 的演繹上,立場迴異。

以下訪問內容經《立場》記者整理。

1. 你對衞生服務界現任議員,已連任4屆的李國麟的工作有何評價?

他連任了四屆,所謂爭取業界利益,做了很多事情,但明眼人都看到,其實根本甚麼都沒做到。何況近來做了一些資料搜集,就更加見到,2015年財政預算案,他對撥款投下贊成票,當中包括購買水炮車。 他的回應是,因為財政預算案都會加醫護人工,所以不可以放棄業界利益,投下了贊成票。但他有沒有想過,水炮車是對付甚麼人,是對付香港人。而受傷的香港人,最後都是進入醫療系統,增加負荷。他有沒有為醫療系統著想,是不是短視了一點,如果他看得長遠一點,應該投反對票,為香港選民投下反對一票。

廣告

2. 衞生服務界選民中護士佔多數,由議席設立至今,一直由護士出任。觀乎今屆傳出的角逐名單亦清一色是護士,你認為其他專業是否被壓下去?如何確保也能反映他們的聲音?

其實我們新工會浪潮之中,也有與職業治療、物理治療有聯繫。所以他們面對的困難,今次選舉也會一起坐下來討論。例如言語治療師工會也會有些議案,放上FB專頁,也看到我們不只是對香港,對其他行業的願景也會有所期待。 我們醫管局員工陣線,醫管局的合約制及長工也可以加入,無分職業。所以我們的組成會比較廣闊,不同專職也會包括在內。

廣告

3. 現時衞生服務界的選民雖然包括了多個專業,但部分人士如公共衞生人員、醫院行政人員、病人助理等均未被列為選民,你認為「衞生服務界」選民基礎是否需要改革,應新增哪些職業?原因為何?

我們絕對贊成改革。其實功能組別這個東西,不是很邪惡的東西。不同行業的打工仔,也應該有他自己界別的一票。好像剛才所說的醫院行政,在行政上也是專業,也應該有一票。所以要改變功能組別的話,不止是專業牌照才有一票。如果要改變這個制度,每個打工仔也要有自己界別的一票。 功能組別如果做到公平公正公開,是可以有存在價值,好像剛才所說,每位打工仔都應該有自己一票。現在小圈子選舉當然要廢除,但如果可以重整,可以做到打工仔一票,直選一票,也有存在價值。

4. 現任衞生服務界議員,同時亦是「專業議政」的一員。你如何評價專業議政在立法會的表現?

其實他們沒甚麼特別突出表現。沒有因為他們的組成,令立法會多了一把專業聲音。 我覺得是不需要特別加入專業議政,你本身已經要表現出自己是一個專業,不用特別加入一個團體,加入專業議政去顯現自己專業。

5. 某些題目上,「專業」的聲音與「民情」的訴求或會有衝突。你認為衞生服務界的議員應該如何平衡「專業意見」和「政治考慮」?

其實過去這麼多屆,都看到專業界別與市民需求會有衝突。但今次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已經不只是對自己業界,應該帶全港市民的聲音進入議會,而業界聲音,大家應該很清楚,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我們不會為了自己所謂的界別利益,放棄自己原則。

6. 過去大半年的反送中運動,有那一些畫面、經歷或感受你是最深刻的?

最深刻是612,當日我自己也在中信集會,三時多便開始有催淚彈,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幸運,向了龍和道方面走,不是在中信被人夾住。由14年,隔了一段時間,這次,這麼快,警方便大規模驅散,還用上這麼多催淚彈。和平集會竟然也用武力驅散,我是未敢忘記。 警方濫權濫暴,我們絕大部分香港市民都不能夠接受,要想辦法煞停暴政。希望香港市民一定要走下去,無論是議會內還是議會外,都要走下去。 其實八、九月醫院都有靜坐,派發黑絲帶活動,其實都很和平,但醫管局每次都會發稿批判,說不應該做這些活動,但我們要強調,集會不是在病人運送過程會經過的地方。 但一直以來,看到警方進入產房,荷槍實彈進入醫院,這樣會令病人更驚恐,醫管局有沒有譴責過?沒有。到十一月,中大理大兩場戰爭,特別是理大,大規模拘捕人道救援的醫護,醫管局有沒有發過聲明,警方在伊利沙伯醫院外,大規模發放催淚彈,更加出動水炮車。醫管局有沒有發過聲明,有沒有譴責警方?沒有。 這些就是所謂的政治中立。這些就是我們這個工會,衍生出來的原因。

7. 你認為自己站在政治光譜上的哪一個位置?

我覺得我們是站在香港人一方,想帶著香港人一起打這場仗。我不會說甚麼民主派,我會叫作「良知派」。 我想,光譜上至少都是本土,但我們期望的,只是有一個民選政府。也希望香港人,可以一起去想想我們的未來。

8. 在現時的政治形勢下,有說議會的作用越來越小。你如何評估現時議員的定位和作用?

其實在這個政治形勢之下,我相信議會也沒有甚麼實際作用。現在,好明顯政府只是想,只有一把聲音在議會內,政府,甚至中央,想把立法會變成香港人大,而不容許任何聲音,激進也好,溫和也好,不讓你再存在。 我們參與選舉,是想為香港人帶來一把聲音,這只是一個手段,只是想撕破它的假面具,不要再有希望。對議會制度,你不去做一些改變,去推倒這個政府的話,是不會有任何改變。你不去推翻這個政府,不會有任何改變,只會係中國是一個城市。 如果議會是有功效的話,參選當然是議政,但現在見到議會是失效,你說進去議政,可以,把民選政府先還給我吧。

9. 假如民主派真的能35+ 你認為能夠對立法會有甚麼影響?又預計政府會如何回應?35+ 之下,又會期望這個界別的議員有甚麼行動?

我們都說得清楚,真的能進入議會,只可以全投反對票,希望35+,過半議席一起做,逼政府解散立法會重選,再重選。那其實這個政府,就是想這樣拉停它運作,逼它回應五大訴求,而不是隨便用其中一個訴求去 hea 你,重點是缺一不可。 我認為要做到「攬炒」,要靠市民表達意願。有些泛民主派都說「攬炒」,但往往要等到,例如財政預算案才去反對。既然知道議會失效,那不如不要浪費時間,當選進去就全投反對票。反正都是想拉停暴政,為甚麼還要讓他胡作非為一段時間?如果進到議會內,就一起「齊上齊落」,一起做「反對派」,拉停政府。

10. 如何評價早前醫護罷工?如何回應有批評指犧牲病人利益?

我不可以說完全成功,但也不會說是失敗。事後統計,差不多有8000人參加,香港史上,我相信是史無前例的醫護大罷工。我們的訴求很清楚、很簡單,就是要政府封關。但見到的是,政府因為政治考量,凌駕民生不願全面封關。 罷工期間也說過,無可奈何會影響病人服務,但必須強調,是因為政府。如果他們回應,我們真的沒有罷工的理由。 當時也有新聞報導,例如有兒科部門受影響,但兒科家長也寫了一封公開信去指責政府,即是他也認同我們的行動理念,知道有病人受影響,但矛頭仍應是向著政府同醫管局。 當時去到一個簽到站,也見到有一些病人,去到簽到站,拿著手舉牌幫忙叫口號。病人說,他本身有約期覆診,但也明白我們是為了香港人而罷工。

11. 你認為今次疫情,政府及醫管局對醫護的支援有何不足?

政府與醫管局的不作為,令同事在不足個人防護裝備之下「打仗」,其實是要同事送死。這件事,醫管局要負上責任。在我們投訴過後,會看到醫管局提供多點資源,但不應該A部門投訴就給A,然後B部門投訴就給B ,不應該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醫管局太短視,沒有好好準備裝備,給同事去打仗。

12. 疫情下,醫護需要的是甚麼?現屆議員的支援足夠嗎?

我們最深刻的印象,是所謂護協「保護你」的工業行動。最初也有期望,他會承接罷工,但他「保護你」的行動,只是把個人防護裝備不足的投訴,轉交醫管局便完成了他所謂的工業行動。我們真的極度失望。一個這麼大型的工會,只可以有這樣的行動,去保衛所謂業界利益。他有沒有盡力,去做行動性質高一點的行動? 我們真的看不到。

13. 假如再疫情爆發,新一屆的議員應該做甚麼去支援?

就算進入議會內,都不可能憑議政去改變。如果政府不改變,即使進入議會,也不會發揮到功用。

余慧明

余慧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