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選舉】規則簡單成本低 分區配票較雷動 2.0 優勝

2020/5/18 — 15:24

【文:35+配票師】

近日信報余錦賢於專欄引述戴耀廷指,立法會選舉分區配票的操作「頗為複雜」,反提出猶如「雷動 2.0」構想:已有心儀人選的選民於早上時段先投票,再於手機 App 匯報,系統再向餘下未投票的「策略選民」提供配票建議。

作為分區配票的倡議者,筆者嘗試從兩套配票方法的過往表現、宣傳成本和助選模式三個角度切入,比較分區配票和雷動 2.0 在選舉工程上的優劣。

廣告

分區配票成效早已驗證 雷動 2.0 陷信心危機

筆者於上一篇文章已提及,民主陣營早於 2000 年已有分區配票的經驗,並成功均分民主黨的得票到三張名單。而建制派近十多年來的分區配票操作可謂更加嫻熟,2016 年的九龍東選區更決定性地佔盡民主陣營互鬥的便宜,多取一席。由此可見,分區配票是放諸各陣營均有實績的策略。

相比之下,雷動 2.0 卻背負 2016 年雷動計劃的包袱,民主陣營內普遍仍對此充滿質疑。即使今次雷動 2.0 搬出「去中心化」和「大數據」這些吸引眼球的概念,其本質仍離不開對民調的過份倚賴和自欺欺人的身份驗證,不但無力面對愈加猛烈的網絡攻擊和可以預期的中共滲透干擾民調,有心人甚至會惡意匯報虛假投票意向,使系統向「策略選民」提供錯誤配票建議。這些防不勝防的內外問題,大大打擊了民主陣營對雷動 2.0 的信心。

廣告

分區配票省宣傳成本 雷動 2.0 不利素人細黨

過去的分區配票操作,都會讓候選人集中在其所分配地區宣傳,互不越界。這做法尤其適合新東及新西兩個面積龐大的選區。分配到上水的候選人無需撲入將軍澳,節省的時間可以更深入接觸當區選民,既穩住票源,亦更有空間以針對性的地區工作拉攏淺藍選民。宣傳品印刷費亦能更集中宣傳,鞏固分區配票的成效。

而且分區配票老少咸宜,選民不用花時間安裝任何應用程式,奉上個人資料,只需謹記所屬選區的代表,年青人亦可集中向銀髮手足宣傳。

而雷動 2.0 的設計卻跳過宣傳操作的部份,除了耗費候選人大量的通勤時間,龐大的印刷運輸成本亦對細黨素人構成壓力,宣傳品的內容亦更難針對各區地方需求,流於大同小異的政治口號,無力爭取只求實務的選民支持,不易催谷整個陣營的整體得票率。

分區配票聚焦助選範圍 雷動 2.0 異化拉票模式

在分區配票的概念下,助選工作的變化只是從整個選區集中到選區的個別部份。整套助選技巧與過往所有選舉工程基本沒有分別,依然是找地區樁腳一起印單張出橫額,到交通樞紐接觸選民,呼籲選民投票支持自己。

反之,參與雷動 2.0 推動配票的地區樁腳,落區助選時卻與過去介紹單一候選人的做法相悖,而且還要解釋其複雜的配票手續,除了要花大量時間向選民解釋組隊配票的運作方法,又要介紹特定的手機 app。實務上,地區樁腳還難免要參與各個選民對不同候選人的政綱討論,解釋不清個別候選人的理念甚至會觸發更多內鬥,誤了大事。

分區配票更勝一籌 只差候選人協調

綜合而言,從選舉工程的角度理解,分區配票肯定優勝於雷動 2.0。而面對分區配票有違選民自由意志「死都唔投 XYZ」的質疑,筆者認為可在分區配票的基礎上引入換票概念,讓希望堅持自由意志的選民,透過與屬意候選人地區的其他策略選民接觸,交換投票意向,保持配票平均。

然而,戴教授提到分區配票操作「頗為複雜」,實際可能意有所指。因為分區配票的致命弱點,在各個候選人因著各自的盤算,把自身的勝負,放在擊潰建制派的目標之上,不願平起平坐地分配選區。

說到底,分區配票亟需候選人們的協調。而要完成整場協調,貫徹和勇不分,齊上齊落的信念,筆者相信需要群眾智慧把他們拉到協調桌上,搓商分區配票的安排。

(作者按:請參閱分區配票概念介紹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