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體的自由社會

2019/12/3 — 20:13

Edwin A. Abbott《Flatland》

Edwin A. Abbott《Flatland》

一,我小學三、四年級嘅時候,有緣遇上一本奇書,改變咗我睇嘢嘅方法:維多利亞時代英國作家 Edwin A. Abbott 寫《Flatland》。

二,十九世紀末嘅世界,有左翼思潮,亦有民族主義運動;科學理論亦都醞釀突破古典嘅框架,各方面都有意識形態嘅競爭。呢個時代,好多奇書。

三,當時嘅人眼中新思維挑戰嘅係封建制度嘅貴族階級,以及由地老天荒開始主宰意識形態嘅宗教,同埋最重要係宗教同貴族共同維護嘅權力利益壟斷關係。

廣告

四,Flatland 呢本短篇小說,講嘅係一個二維平面世界嘅威權政治;佢對政治嘅論述,講真,都幾「平面」。反而佢對唔同維度空間嘅描述,幾有啟發性,成為經典。

五,維度,最基本,就係一條線。兩個維度,就係形成平面。三維,就係立體。三維以上,其實有更多嘅維度,例如時間等等。不贅。

廣告

六,單維度嘅存在,只可以理解兩個點之間嘅距離,就係咁簡單,唔會有方向,唔會有形狀。一個正方形穿過單維度嘅存在,首先係一個點,然後兩個點,距離越來越闊,之後兩點嘅距離又收窄,最後變返一個點,消失埋。

七,正方形覺得,單維世界,代表唔到佢;又冇「方向」又冇「形狀」又冇「大小」。呢啲二維世界嘅概念,點樣同單維世界嘅存在都解釋唔到。

八,返到去二維世界,正方形其實係統治階層。不過,原來二維以外,仲有三維世界嘅立體。穿過二維世界,三維立體會以唔同嘅形狀大小呈現。呢次,輪到二維世界嘅正方形,唔明白更高層次嘅存在。

九,Flatland 嘅故事,大概就係咁。其實,我自己得到嘅啟發係:唔同維度,從來都並存,亦無話邊個踩入邊個嘅世界。

十,政治裡面,好多時我哋會將分歧簡單咁用一個維度去量度。「黃」對「藍」係其中一個方法;「左」對「右」又係一個方法。從學術研究嘅角度呢,將唔同意識形態投射到一條「線」,又或者一個「面」,係方便分析嘅。

十一,近年好多人講嘅大數據分析,已經發展到可以進行多維度嘅分析;價值觀或者生活習慣等等,都可以歸納成唔同嘅 clusters。

十二,我想帶出嘅係,話唔定,近幾個月嘅激情澎湃,令我哋有個假象,以為「非黃即藍」,又或者「非藍即黃」。

十三,「唔再有中立呢回事」好似我都有講過呢句說話,不過,唔代表我認為所有「黃」都係同一種人,又或者所有「藍」都係一樣。哲學上,「非乜即物」嘅定義,好多時都出現各種令人尷尬嘅例外。

十四,黃係乜?藍又係乜?我想大家都平心靜氣咁去諗,自己其實相信嘅係乜。

十五,嘗試形象化咁樣去睇,其實另外嘅維度上面,「黃」「藍」「左」「右」本身都有一定嘅闊度。好記得吾友李聲揚曾經講過,佢覺得「藍」嘅跨度比「黃」更闊。我冇問佢點解,但我覺得佢一定有理由。

十六,好多時人都要搵個標籤畀自己,尤其係從政嘅,更加需要咁樣去減低選民嘅資訊成本。曾經,「堅定可信民主黨」係一個信心保證。而「愛國愛港關注民生」呢,其實就相對含糊。可能呢個就係跨度比較闊嘅其中一個理解。

十七,「我,真,係,唔,知,自,己,係,乜。」正如簡介所寫,我長年都有某種存在危機;人家點介紹我,都覺得好似唔完整。人,本來就好難三言兩語可以講得哂。

十八,但如果要二元分立,我諗我都「黃」。但我又覺得,自己唔係事事都同其他「黃圈中人」一樣。另外,雖然我唔覺自己係「藍」,但又唔代表我覺得「藍」嘅就一定完全錯哂。

十九,尊重,最簡單就係視每一個人都係完整而獨立嘅存在。

二十,尊重,就係對任何人都冇會有先入為主嘅假設,唔好做不必要嘅簡化。即係話,你見到一個人,你唔會話「女人係咁㗎喇」「男人咁㗎喇」「黃絲咁㗎喇」「藍絲咁㗎喇」……等等。

廿一,我知,咁樣做人,對每個人都要好花精神。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嘅故事,有多過一個維度嘅存在。記唔記得之前講嘅正方形先生?當你能夠意識到有更多維度嘅存在,恭喜你,你自己亦唔再係一個平面,你會對「線」上面嘅存在,有更深嘅了解,亦對自己存在,亦有更立體嘅睇法。

廿二,真正自由社會,肯定係多元而唔係兩極;超立體而唔係一條線。當每個人都視其他人係獨立完整嘅個體,明白我哋每個人都唔一樣,但我哋每個人都一樣地平等,從而推論出一個容許每個人並存嘅規律,社會先至叫得上真正自由。

廿三,最後,補充少少。剛才由第十點起講嘅維度,係價值觀同社會性。講返物理上嘅維度,宇宙係三維空間,加上時間軸就係四維,亦可以想像得到,以外可以有平衡時空呢個更高嘅存在。但再多,就真係越級挑戰,就正如要一個「線」嘅存在,推演歸納出立體嘅可能,真係諗爆頭,至少我唔係呢個層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