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笑談狼英和老屈婦人的「加持」,以及 PK 之類!

2020/5/5 — 13:33

屈穎妍、梁振英(資料圖片)

屈穎妍、梁振英(資料圖片)

日前筆者曾撰寫一文力撐香港教育大學的同事蔡俊威講師,直斥「斷人衣食」的 PK 處長,並略述大專學院的「專業自主」和「言論自由」。豈料先後惹來狼英國家領導人和老屈婦人專欄作者「加持」,出手狙擊,以及一眾顛青廢老哄鬧和應,同樣要「斷我衣食」。本來筆者一向不屑翻看那些藍色群組的「篤眼刺鼻」惡俗言語,可是「諸事八卦」的友人傳來那些面書插圖和專欄文字,不堪入目還是看過了。

狼英質問筆者知不知道通訊局指有關節目的「內容失實歪曲」和「涉及仇恨言論」,筆者當然曉得,並且曾經詳閱過該節目主持人的稿件文本。事實上,通訊事務管理局接到 347 名市民的投訴,有權合法的經過核實而作出裁決:「言論不負責任,可視為仇恨言論、煽動對警隊的仇恨、對警方不公平及可能令警方聲譽受損」云云。這當然是有關當局的所謂「依法裁斷」,完全是「官方觀點」,法理上筆者不能有「異議」,但是筆者還是可以立足於「民間立場」,對這樣的論斷提出不同的說法、論述和分析。總的來說,此事涉及理大被圍攻前後在校園內和街頭上發生的警暴和抗爭行為,客觀事實呈露在網絡平台、傳媒報道、攝影映象和不少人的親歷見證中,公論和公道自在人心。不過,筆者拙文的重點其實在於指出 PK 處長「借刀殺人」的「指手劃腳」,趁機「斷人衣食」,干預大學的「管理自主」和「言論自由」。

其次是把 PK 兩個字母枉作解人和無限引申的專欄作者,暗藏機關。筆者在拙文中給處長冠上 PK,事實上正是這位尊貴官員英文名字的縮寫,只怪筆者不識抬舉的直道其名。至於有心或刻意的解讀,所謂「橫看成嶺側成峰」,算是「見仁見智」,好比筆者視那些歌頌黨國的言論為一坨糞便,專欄作者可以甘之如飴的吞進肚去,便是各人喜好而各取所需罷了。就算退一萬步說,據《維基百科》解說:「仆街」亦作英文字母 PK,在粵語中是「慣用語」及「俗語」。而且,西漢司馬遷《史記.項羽本記》有云:「衛士仆街」,即「趴倒地上」,通俗說就是「倒在地上死去及橫屍街頭」。筆者可以肯定說「仆街」一詞有別於涉及「男女生殖器官」的「粗言穢語」,既然並沒有語言「潔癖」,筆者說話行文如果「雅俗共賞」而能夠恰如其分的搭配,何樂而不為呢?!  

廣告

如今 PK 處長竟然被傳媒揭發曾經租住違規僭建的居所逾兩年,筆者實在深感詫異。須知法理上清拆僭建物當然並非租客的責任,可是身為警方高層人員,在法律條文中鑽空子而得以享用應有的權利,看來佯作入住前對僭建物一無所知,被知會後又沒有積極的迅速解決,似乎甚有理由拖延兩年多。如果這些所謂「澄清」和「辯解」侃侃而談,以筆者看來,畢竟都是「食相核突」的「有礙觀瞻」罷!此事還在發酵,筆者希望有關當局不要玩弄「語言偽術」,必須像通訊事務管理局一樣「秉公辦理」,關注和重視涉及警隊一哥和「警方聲譽受損」這回事,好好向全港市民交代!

筆者已退休逾十年,未算「豐衣」尚能「足食」,蒙上帝眷顧便一切處之泰然。所以,狼英國家領導人和老屈婦人專欄作者發動對筆者的「斷我衣食」行動根本起不了恫嚇作用。事實上筆者雖然沒有背後國家財力的資助和補貼,退休後還是可以過渡餘年,何懼那些雞鳴狗盜式的脅迫呢?!不妨補充兩句,筆者除了在香港教育大學任客席講師外,還在其他兩所大專院校擔課,如果要「趕盡殺絕」,狼英國家領導人和老屈婦人專欄作者可以再次策動一班幫閒奴才等人寫信舉報筆者,完全「斷我衣食」!  那麼,筆者便可以真正「全身裸退」,逍遙旅遊去也!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