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一年,為我們而點的燭光

2020/6/2 — 13:35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第一年,為我們而點的燭光。

久經三十年風雨的維園六四晚會,首次被禁。每一個香港人都知道,這不是個別事件,維園的燭海也許無法再在香港出現。即使越過鐵馬與封鎖線,還有更多的高牆與打壓。80、90 後的學運人都聽過一句標語:「如果燭光沒點燃生活每一面,我們每年就只能在維園見。」

在生活的一切被點燃過後,誰也似乎沒有想到,我們不能再在維園相見。

廣告

在反送中發生的前幾年,香港還在社會運動的低潮期,那是 2014 年之後長久的沉默,新聲音激盪不息,當中最大迴響的就是對六四晚會的批判之聲。「大台文化、行禮如儀」,這些批判在維園的燭光外形成了新的六四,有大專學界的本土六四,有天星碼頭的晚會,也有人選擇在家悼念。現在回想,那些爭吵與情緒都證明了香港人有多重視這件事。

1989 年的那一晚,香港人親身體驗政權的衝擊,因為憤怒而醞釀的三罷行動,又在真相未明的「碧街事變」後匆匆結束。從那刻起,香港彷彿進入了一種臨界狀態,一直在等待爆發的機會。零三七一,一四雨傘,無數的社會運動都持續地嘗試引爆這種臨界狀態,直到 2019。

廣告

當警察開出第一發的橡膠子彈,當第一個人在我們的目睹下犧牲。我們終於和廣場上的他們實在地連結,六四不再是鄰國的事,不是北方的問題,而是實在地屬於我們的一件事。我們承受同樣的苦難,有著共同的理想。所以我想向各大舉行民間晚會的朋友,做一個呼籲:請為香港人點起燭光。

今年,是第一年。第一年的燭光不再為他人而燃,而是為我們而點,為那些犧牲了的義人,在牢獄的手足,還在苦難當中的戰友。不論是三十一年前的北京,還是今天的香港。在銅鑼灣、在各大教堂、在街頭,還是在家中,燭光仍然會在香港被點起。第三十一年的六四晚會,也是第一年香港人的燭光晚會。

這是我們的責任 it's our duty.

最後加一個小宣傳,甦靈教會將於六四晚在大角咀的會址舉行燭光祈禱晚會,
是一個在私人地方舉行 100% 的宗教活動,但歡迎持不同宗教的人士參與。時間為 8-9,若不欲參與亦可前來點一根燭光代表一個祈禱。

亦呼籲大家若不能到維園,請前往就近地區的晚會,積小成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