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差(羅馬書 6章,哥林多前書7章)

最近和一些朋友和網友交流對香港現況的看法,都不太樂觀。筆者比較樂觀的觀點是我不認為香港會有如東西柏林進行封鎖的情況,但我悲觀的是封鎖不是外在,而是在香港實行等差政治。奇怪是這觀點很少人提及。如果從選舉的角度大部份香港人經已接近失去政治權利,甚至有人會因立場而被剝奪僅有的權力。然而,卻又有些人擁有更多的剩餘權力,只要留意一下近日街頭的選舉橫額就知道。

不需多說,這與香港人由細到大受教育人皆有政治平等權利大相徑庭。政治權利平等是啟蒙時代才被廣範教導,其實古老的帝國一向都是等差政治,大量的奴隸支撐起少數貴族的統治。和刻板印象不同,部份奴隸不單止識字有學問、甚至是主人的生計的倚靠。他們唯一沒有的是自主的權力,而識相的主人都會花費為這種奴僕添置財寶妻妾以留其心。如果這就香港未來的寫照,那應如何自處?

「你們把自己獻上作奴僕去順從人,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羅馬書 6:16),保羅告訴人這除了是政治上的奴役,也可以是罪的奴役。政治上的奴役失去了自主權,罪的奴役人失去了自己。故此罪不是甚麼專制教義,是指人的失焦。太多例子,當大家痛心有人受屈受害,忿怒朝廷鷹犬張牙舞爪,這除了是政治的奴役也側寫出罪使人成就出不義。「正如你們從前怎樣把自己的肢體獻給不潔和不法作奴僕,為要達到不法的目的」(羅馬書 6:19下)。

今日人們都知道保羅傳給世人耶穌的好消息。可是那是罪得赦免,而非政治上的解放。「你蒙召的時候是奴僕嗎?不用憂心... 弟兄們,各人蒙召的時候是甚麼身分,就讓他在主面前保持這個身分」(哥林多前書7:21,24)。表面看保羅信息很維穩,沒有授權信徒用暴力推翻政權的政治解放,也不是純粹精神上否定現世上的解放。其實,保羅宣傳的好消息首先是類似是「過底」的信息,「如果你能夠獲得自由,就要抓緊機會。 因為在主裏蒙召的奴僕是主的自由人;同樣,自由的人蒙召,就成了基督的奴僕。 你們是重價買來的,不要作人的奴僕」(哥林多前書7:22-23)。無論政治上是為奴隸還是公民,都在罪得赦免後換了主人,成了「基督的奴僕」。

這種新的身份並不是「死後上天堂」,而是今日在表面制度不變下實現的。基督徒本來就是這樣充滿張力,既是人之國的臣民又是天國的公民。若看倌問那信與不信的分別在那,就在於宣稱政治的等差沒有最終的話事權。不要小看這最終的話事權,極權能實行等差政治就是因為它宣稱自己就是最後的話事人。面對命運如此,所有反抗都是徒然。古羅馬如是,今日如是,若非如此為何今日還經常重覆「生是XX人死是XX鬼」的論述?

換句話說,保羅所傳的好消息使人免於自然政治的不平等帶來的絕望。最終人都因被釋放的自由而產生希望,而這希望迫使所有信徒都要再定義當下的生活。這信息不使人變得顛覆,但同時也令人不安於繼續享受罪和奴役別人的快樂。所以有人努力使別人不再受政治的奴役,也有人留在體制內尋求改變做點事。兩者也是一同希望別人得著被釋放自由。

回到今日,這種等差的政治漸已成形:有多票投的公民,沉默大多數的奴隸和因政治犯罪而剝奪權利的賤民。一夜回到羅馬時,可謂歴史上少有。但令我好奇的是,為什麼還有上帝的子民出賣自己做奴隸?為了做公民(或幻想做主人)的虛榮嗎?希望別人得著被釋放自由,不單是因憐憫,也是因為自由。如果做公民又喜歡別人做奴隸的,其實不是奴隸是甚麼呢?其實大家都是奴隸的話,所謂的等差,除了幕後北方操盤人的「恩賜」,又是甚麼呢?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