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答友人問〈誰是外部勢力〉:中共不會忍這口烏氣,一定會狠狠教訓港人

2019/8/7 — 17:4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筆者寫了一篇題為<誰是外部勢力?>的博文,論述今天的反送中運動的外部勢力不是美國,而是中共內的反習近平勢力,利用香港向習近平施壓。據一些與內地知識精英有接觸的朋友表示,國內有不少人對習近平不滿,他們不是認為習近平不夠民主,而是認為習近平在中美貿易談判中過於軟弱。  

<誰是外部勢力?>一文的主旨有二:

(一)從香港方面論證

廣告

反送中運動之所以不斷升溫,是因為來自特區政府首長(林鄭)、警務處處長、鄉事勢力(何君堯)和黑社會的作為或不作為。他們的可疑行為令事件向同一方向發展(即火上加油),並不合理。美國沒有力量可以左右這四股勢力;

(二)從中國官方發言論證

廣告

中國外交部的解說不能合理推論美國是今次運動的主要的背後推手。

  筆者的一位朋友是在學生年代一起辦工人夜校認識的,她是剛烈女子,自幼家貧,因而同情基層,大學畢業後曾積極投入基層工作。她表示自己從民主派的支持者轉向藍絲。

當年的社會派本來就是一個思想混合體,當中存有對中共有幻想的支持者。筆者在數十年後與該名友人重逢,雖然只談話過一次,但覺得思想脈絡基本上沒有改變,都是左傾的同情基層的知識份子。

  她看了我的文章後表示大致認同,但有幾點不同意。筆者答允只要她詳列出其不同意點,可以撰文回應。若將筆者當作黃絲,這大概是黃絲與藍絲的交鋒。它比謾罵有意思得多。

 友人的第一個不同意點是:

「文章開首至以下你四點立場,差不多都認同。 唯獨第二點,你說,『認為因香港的穩定與國內洗黑錢因數有關,中共不會動用解放軍』,那是錯誤假設。你認為,衹是中共設局,找最適合時機。

我不大認同這一點。我認為習近平盡可能不想出解放軍,除非逼到最後,即警察已完全無能為力對付示威者。出動解放軍即表示一國兩制,完全失敗,這樣便不能向臺灣做示範。習近平希望以一國兩制成功推行,可以給臺灣示範作為統一的方式。更不用説,類似六四的翻版一定不會在香港出現,因為習近平不想他在歷史上留下惡名。而且若有類似六四翻版的情況在香港發生,那麽中国在國際形象上會遭受各国打壓,不利大國尊嚴的建立。」

  答:

筆者的四點基本意見為:

(一)這場運動不是一場改變政權性質的運動,因此採取革命的手法並不適合,以血債血償作口號並不適合。「光復香港」口號語義不詳。

(二)認為「香港穩定與國內洗黑錢集團利益攸關,中共不敢動用解放軍」,是錯誤假設。筆者相信,中共只是設局,尋找最有利位置出兵。

(三)香港與中共力量懸殊,如獅子撲兔,中共有處理六四的經驗,狗尾總不能擺動狗頭。

(四)運動已失去方向,當中存在不少問題,它的當前的主要手段似乎是全面堵塞香港交通,這是重大的錯誤策略。

我的第二點是指不要指望中共(或其洗黑錢勢力),因為在港有利益就投鼠忌器,不敢出兵。我看你的行文,似乎並非反對這點。你在這段中主要說出習近平不想搞亂香港,只在非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認為香港反送中運動被中共內部派系用作權鬥,而你認同的。所以,我認為可能是我用詞不當,令你有此錯覺。

  而且,就算你不同意我的第二點立論,也無損我的文章的推論。

  你認為習近平希望以一國兩制統一台灣,這似乎在年初的蔡英文及國民黨對一國兩制的回應後,中共已打消了這個主意。

  習近平在2019年1月2日發表<告台灣同胞書>表示探索兩制的台灣方案,當中談及「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基本方針,但這發話在台灣藍綠營裏都吃了一臉屁,還白白助長了蔡英文的民望。之後,大陸似乎傾向以武力統一台灣作宣傳口徑。至少,它再沒有談一國兩制統一台灣。

  筆者相信,大陸越來越對一國兩制不耐煩,它越來越發覺一國兩制存在基本矛盾,不利它推動大灣合作區。正如一些評論員觀察到,就算23條立法,也不能解決當前的返送中運動的激烈衝突。

獨立調查委員會

你談及:「這也就是林鄭不想設立委員會其中一個原因。因為她需要警察對付示威者,不能做影響警察士氣的事。我不知道她是否有答應過不會查警察,她及警察自己都知認警察事實上是有做得不對的,因為在這麼長時間應付急劇變化的行動上,每一個應變決定,沒有可能是無懈可擊的。

當然她不想設立委員會還有一些不能曝光的原因,例如:中國政府與特區政府間在應付這個反修例的行動中的互動及指示;特區政府及中國在收集情報的網絡會因而曝光等等。」

我的文章沒有談及這點,因而這不是你所說的「有幾點不同意我的文章」。你所談到的有兩點:

  1. 由於警察士氣,林鄭不敢在此時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港英時代曾以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六六騷亂和六七暴動,這對後來的管治有正面作用。以左派術語,這有利於統治階級統治人民。回歸後,特區政府似乎不喜歡設立以法官為首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重大的政治事件。這當中可能因為特區政府越來越沾染了大陸的官場習氣。中共是一個不透明的官僚集團,它不會向人民公開其內部調查文件。
  2. 你說可能與中共情報網絡相關。這也不是我文章內容。不過,我還是樂於回答的。根據第86章<調查委員會條例>,調查委員會是根據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決議成立的。在設立時有一個清楚的調查範圍,因而,它不可能觸及香港與中國政府之間的情報交流。

面子問題

你說:「林鄭不肯說撤回,與市民要求一定要求她要正式撤回,兩者都是面子之爭。其實條例已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已是與正式撤回沒有分別,衹是詞語問題。市民沒有必要那麼執著了。有風不要那麼駛盡悝。」

這也不是我的文章內容,不過我可以談及我的看法。

我在一筆過撥款時與林鄭交過手,她是十分能幹的政務官,精通世情,絕對不會因面子而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上這嚴重的政治錯誤,特別是總商會發表聲明之後。政府至今還表示就算完全撤回條例也不能令上街示威者冷卻下來。這只說對了一半。無錯,無論政府作出任何讓步,部份衝擊者仍然會上街衝擊警察。但假若林鄭下台,政府宣佈完全撤回條例修訂和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反送中運動的主體會鬆一口氣,願意給政府一個迴旋空間的。走上街頭的示威者和其支持者都會有大幅減少。

中共或特區政府不肯作出這三點讓步說明了它想讓事件進一步發酵,引蛇出洞,一網打盡。這是毛澤東的策略。

對林卓廷的指控

你說:「白衣人差別攻擊市民,其中所謂白衣人,衹是一場大龍鳳 ,白衣人黑衣人其中有些是同一個人轉換黑白顔色的衣服,食兩家茶禮。而且林卓廷很有問題,他與一群所謂黑衣人,部分並非著黑衣而是著其他顏色衣服,他們一班人在西鐵站閘口內,不斷向閘外的白衣人叫囂挑釁,叫白衣人進入閘內來打他們,上次用滅火喉射水攻擊白衣人,如果兩幫人大打出手,然後林卓廷等一班人逃往載有普通乘客的車廂,以普通乘客做人肉擋箭牌,再是令到毆鬥情況惡化及後變成,無差別毆打的主要原因。這些這些都是有聲音及圖片為證的。林卓廷等一班人可以在見到白衣人於閘口外拿著武器有所行動時,為什麼不及早離開,白衣人當對並沒有意圖入閘內打他們。林卓廷一班人為什麼要挑釁白衣人,叫他們入來打他們呢? 為什麼市民大眾不去譴責林卓廷呢?」

  這也不是我的文章內容。林卓廷似乎火爆,至少他當時察覺不到事態的嚴峻。但白衣人在元朗車站無差別地攻擊乘客和為時之久及警方的奇怪部署,似乎不能因應林卓廷的幾句叫陣而足以解釋。事後的多方證明及警方拉人,似乎說明這涉及有組織犯罪。我認為你在這段的解釋有點牽強。

警察連番失誤和圍骰

你認為:「警察連番失誤,在各地方的佈局佈局,不合常理。我不太認同。又我對圍骰不認識。我不認為警察撤離立法局是空城計。我認為當時的確在附近有幾萬遊行人士,若警察不撤離而在立法會內與示威者打鬥 ,那幾萬人一定會走進立法會支援,結果會很不堪設想。」 

就算你不同意這點,無損於我的文章的總論。有關7月1日衝入立法會大肆破壞一事,中午時我剛巧在立法會大樓九樓內,看到衝擊現場,其實圍在衝擊地點的只有數十名示威者旁觀,大部份示威者零散在其他地方,對此不感興趣。

「引起大量傷亡」是警方事後的解說,完全不合常理。說警沒有足夠武力保護一座建築物,似乎從世界各地的示威衝突場面的例子都說不過去。若這說法合理,警察遇上示威者衝擊警察局時是否要撤離警局呢?

或然率計算

賭骰仔,同任何三粒骰一樣號碼就係「圍骰」,由於它的發生機會低,其賠率也高,其或然率約為 1賠180。

警方的奇怪部署是反送中運動不斷升溫、壯大的一個主因。筆者以最寛容的態度,假設每場警方失誤的或然率為二分之一,連續四次同一方向發生的機會為1/2乘1/2乘1/2 乘1/2,其機會約為百分之六。因之,筆者認為警方在反送中運動中的火上加油,是蓄意的,有政治目的的。但就算你撇除警察因素,我的文章仍然可以立論。

六四和江派

你隨後的六四流血、江派,也不是我的文章內容。你說:「我認為示威者很希望製造流血事件,越嚴重越好,製造六四翻版事件,中國在國際上顏面無全。我認為美國打壓中國及臺灣大選,是其中重要因素。我認同你所說整件事件的背後操盤人是中國的內部權鬥的結果。以前,有人說過江派之貪官及既得利益集團勢力與習派權鬥,很多貪官逃到香港,他們最擔心是修訂送中條例。

我覺得這些江派人脈最想香港出大問題,可以挑戰及歸咎習近平的管治,他們利用香港作為棋子,利用香港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他們聯同外國的勢力,深策劃一起大合奏 ,利用香港人的恐共心理,及青年學生追尋理想制度的單純思想,發起這場運動!

我不認為青年人應該勇武走出去冲擊警察犧牲自己,是不必要的,亦是無謂的犧牲。

 此外,你文章餘下部份我完全認同。」

我也認為中共就算出兵也未必是六四屠城翻版,出兵本身已足以造成威懾作用,毋須開槍鎮壓。

中國民主三百年

  這段是你的政治認知的核心(或為何變成藍絲)。你說:「香港人或海外的中國人,實在太心急要中國民主化。外國的民主化的歷程,經歷了二三百年,仍然未能真正有民主人的素質,他們的國民都不很滿意自己的社會政治制度。香港人及外地華人,耐心地培養好更好的國民質素吧!

 一國兩制是香港的出路,我們都要學習如何與中共政權相處。」

我當然無法改變你的立場,因為它是個人的人生閱歷的總結,不能單純以邏輯進行理論。(我的行文風格)

  這種看法多少也有理性一面。中國的民主不能一蹴即就。至少,現狀就是如此,中國仍然是一個極權統治下的國度,貪污、強行收地、環保的激烈抗爭、低下階層的苦況、維權被打壓,比比皆是,這都說明它是一個很不合理的社會。其問題來源於中共。民間抗爭是社會的必然,等待論和施予論是不可能的。可幸,你也沒有如是說。敢於抗議本身也是國民質素的重要一環。我從來沒有說過示威有錯,我只是說目前局面十分嚴峻,示威者的很多作法,例如破壞交通燈,是本末倒置。它已完全超出了「對年青寛容點、支持學生、他們比我們聰明,留給他們解決」的地步。

香港目前的全面政治化就是因為碰上了一國兩制的結構性矛盾。香港人其實一直見縫插針,學習與中共政權相處。但筆者觀察至今,看不到中共想善待港人,以溫和手法換上特首,給港人雙普選,河水不犯井水,讓香港渡過今次政治危機。

結語

  你表示對於未來局勢比我樂觀。我當然希望你是對的,我是錯的。但以我觀察中共如何在國內進行管治的習性,我不認為中共會忍這一口烏氣。我想信它一定會狠狠地教訓港人,它已認定大部份港人是不喜歡它的。

  目前有不少人提出良好願意,希望局勢得以和平地解決,我看不是太遲就是太少。事態發展如何?我相信結局很快揭盅,不需爭辯。

2019年8月7日晚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答友人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