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篩選記者】鄧炳強:「任何人記者」封鎖區外可繼續採訪 警「陽光底下做事不會驚記者」

2020/9/25 — 14:28

警方日前修改警察通例,重新定義傳媒代表的意思,變相篩選在衝突現場記者,多個傳媒協會反對;警務處長鄧炳強接受民建聯議員葛珮帆「訪問」,指稱過去一年在示威現場,有大量穿黃背心的「疑似記者」,他形容這些人是「黃背心任何人記者」,指控他們部分人會參與遊行示威、刻意阻礙警方工作,甚至對警方構成危險,有必要用橙帶圍封鎖區,但這做法難免令「正常採訪」的記者不便,因此引用政府新聞處的標準,讓不會對警方「構成危險」的記者可以較近拍攝採訪,但強調其他人包括學生媒體,都可以繼續採訪,「所有想採訪嘅人,包括呢啲黃背心任何人記者,你繼續可以從事採訪活動,只不過好似以前咁,喺橙帶外面無分別。」

「拉過啲著黃背心嘅暴動」

鄧炳強在警察總部接受葛珮帆「訪問」,他指過去一年在示威衝突現場,發現記者生態「好唔同」,稱以往記者合作自律,不會參與遊行示威、不會刻意阻礙警方工作,亦不會攻擊警方構成危險,但過去一年很多「黃背心人士」違反這些準則,「拉過啲著黃背心嘅暴動」,亦有人故意阻警方執法,「擋住我哋」甚至搶犯,亦有人攻擊警方。

廣告

他聲稱警方尊重新聞自由,亦認同記協的說法,任何人都可以是公民記者,有權拍攝紀錄,他稱之為「任何人記者」,但前提是不影響警方執法,所以針對這些難以確定不會對警方有危險的「黃背心任何人記者」,唯有用橙帶圍起封鎖區,「以前唔需要橙帶,因為以前好安全,記者唔會打我哋、唔會搞我哋、唔會阻我哋執行職務、唔會鬧我哋、唔會挑釁我哋」。

鄧炳強指,用橙帶圍封鎖區後,難免令部分「正常採訪」採訪的記者不便,所以先會構思「先導計劃」,讓不會對警方構成危險的傳媒,可以在較近距離拍攝,這方法在 8 月 10 日搜查壹傳媒大樓時試行,但被外界批評無客觀標準,最終才有現時的方案,「用我地政府新聞處個基準就最好」,可以識別和方便記者,亦不會影響警方執法。

廣告

「陽光底下做任何嘢」不會「驚記者」

自稱自己亦是「網媒」的葛珮帆就和應,指有「黃背心」在現場阻差辦公,「除晒啲背心就係示威者」,亦引述「我啲記者朋友」稱,現場經常有人阻撓記者專業採訪,非常認同警方的做法,又指「全世界都係咁樣」,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犯罪現場」出現。

鄧炳強就指部分人誤會,新規定會影響採訪,「其實無」,指所有想採訪的人,包括學生報記者、「黃背心任何人記者」,可以繼續採訪,不過只能在橙帶封鎖範圍外;葛珮帆追問,是否這些人繼續在街頭拍攝,警方不會阻止,鄧炳強就回應「無問題」,強調警方「陽光底下做任何嘢」,亦不會「驚記者」,相信現時的安排是由新聞處作專業判斷,亦可以統一政府不同部門對記者的定義,以往警方將持記協記者證者視為記者,「發覺原來好多記者係無入記協,而家公開又有透明度最理想」。

葛珮帆:大家都好喜歡一哥

「網媒」葛珮帆在「訪問」中又指,「大家都好喜歡」鄧炳強,詢問他有幾度近視,現時的粗框眼鏡戴了多長時間,鄧炳強回應自己近視百多度,以前帶無框眼鏡,約 7、8 年前覺得「書卷氣重得滯、殺氣唔夠」,所以改帶粗框眼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