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簡析美中貿易協定

2019/12/19 — 12:38

2019年12月14日,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定,川普政府大勝。協議可以看作由美國起草和掌控,中共全面投降的正式協定。

很多評論認為,川普政府與中共簽約,又上中共的當。此類評論雖然大行其道,但明顯缺乏基本的法制意識。法制意識包括三個部分,法制精神、法制系統、以法律為武器(法治意識)。川普政府接管中國經濟政策,要通過法律(協議)才能師出有名,即法制精神。貿易協定就是法制系統,支援法制精神。法制系統的基礎是懲罰條款,有了懲罰條款,才能以法律為武器,實施法律操作,培養法治意識。川普政府將中美關係置於法制系統內,形成強有力的約束機制。

貿易協定主要起到兩個作用。第一,減緩中國經濟崩潰進程:美國暫停和減少對中國商品的部分稅收,中國出口不至於全軍覆沒,局部減緩中國崩潰進程。第二,美國全面掌控中國經濟:在中國經濟系統中,順美國規則者發展,逆者消亡。

廣告

中共失去經濟權力,就等於失去所有權力。中共體制的特點是財聚人聚,財散人散,當下正在經歷解體。中共權貴、知識份子集團、中共體制的周邊服務機構,作為寄生蟲集團,快速被社會拋棄。

貿易協定實力印證《中共滅亡在即》的系統分析,書中預測接近全部實現。本文在《滅亡》的基礎上,從主要參與者、對協定內容的預估以及對中國的後續影響等三方面做簡要分析。

廣告

貿易協定的主要參與者

在美中貿易協定中,有四個主要參與者。

1、川普

川普對中共的操作策略和手段,《滅亡》中有系統論述,不再贅述。

川普幾乎以個人之力,扭轉美國整體對中國的認識。大部分美國人親眼目睹中國經濟放緩,對美國更具信心。尤其是經過貿易戰,川普徹底扭轉奧巴馬政府的賣國立場,全心全意為美國爭取利益。美國經濟火爆,中國經濟陷入困境,大多數美國人希望川普不斷對中國加稅,直到把中國經濟打垮。 

本來美國對中國具有絕對優勢,川普卻不僅沒有加稅,還減少一部分已徵稅。在美國民眾的眼裡,川普犯了軟弱的政治錯誤。美國人選舉川普做總統,不是讓川普當善男信女,而是要川普像在商場一樣做嗜血的鯊魚,帶領美國不斷獲勝,尤其在對共產主義中國的態度上,絕大多數美國人希望川普極度強硬,因此川普的軟弱操作令人失望。 

川普時刻觀察著民意。Success has many fathers but failure is an orphan,川普隨即表示強硬立場,要求立即啟動第二階段中美貿易談判。

2、川普政府

川普政府大獲全勝。川普政府與中共費時兩年半,繞個大圈子,解決兩個關鍵問題。

第一,讓WTO實質癱瘓。川普競選和施政的核心主題是反全球化,川普上臺即取消TPP,隨後退出巴黎氣候協定,都是反全球化的行動。WTO是全球化經濟的核心機構,也是川普政府的主要反擊目標。WTO機制下,中國和其他國家對美國利益造成嚴重侵犯,美國卻無法快速報復。中國與美國簽訂協定,很大程度上瓦解WTO機制,促成國際貿易關係重組,向雙邊關係和地區貿易模式轉變,加速瓦解全球化體系。

第二,全面接管中國的經濟政策。2018年5月我強調,川普政府的目的是全面接管中國經濟政策。彼時美國還沒開始徵稅,中共志得意滿與美國打貿易戰。一年半後的2019年12月,美國對中國的重要產品徵收25%的關稅,接管條件更加苛刻。2018年中是善意收購,2018年底變淩厲打擊,2019年12月成功惡意收購。協議簽署後,美國可以利用貿易條款全面肢解中共體制系統。 

3、中共

中共簽字投降。中共投降的原因是,經濟走到山窮水盡,社會開始四分五裂,體制機器幾乎癱瘓。中共走投無路,乞求華爾街金融集團/猶太人充當仲介,與川普政府談判。

談判中,中國全盤接受美方條件,默認美國接管中國的各種政策。雖然中共一直在拖延,儘量避免簽協議,但是到2019年11-12月,中國經濟崩盤已經無法掩蓋,中共完全失去經濟推動力。12月15日,預期加稅又眼看難以避免。除了投降,別無選擇。 

中共不知道貿易協定的威力。中國人沒有經歷過法制社會的基本薰陶,體制中的文盲半文盲也不知道法制為何物。貿易談判過程中,必然是美國拿出協議版本,中方只關注具體條款,不懂協定的基礎邏輯。協定簽署後,中共體制系統不知道貿易協定的具體影響,無法應對川普政府的行動。中共知道簽署檔後會發生重大改變,但不知道如何變,茫然,恐懼,絕望。

4、美國金融集團

金融集團幫助中共在談判中獲得較好條件。從金融集團在中美活動的公開信息判斷,川普給中國一定的優惠,不是毫無原則的讓步,而是與金融集團交易的結果。眾所周知,猶太人精於利益計算,猶太人説明中國人的目的,應該是希望自己的資金能從中國快速撤離。

金融集團的動作引發局部利益轉換。上述判斷如果屬實,意味著中美關係從經貿切割,轉向美國金融資本從中國逃亡。在中國金融和地產全面崩盤的背景下,金融資本大規模逃亡已經難以實施。這就是我反復說的外資大潰敗,詳細分析見《2015外企大潰敗》,收在《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一書裡,《滅亡》中也重申了外資大潰敗的命運。

協定內容的預估

中美貿易協定的具體內容不會很快公佈。從中方新聞發佈會透露的協議輪廓看,川普政府獲得絕對主導權,開始接管中國經濟政策,只要美國做好組織準備,就可以快速執行。根據輪廓預估,順應美國經濟規則的地方政府、企業和個人,能夠獲得相對更好的待遇,同時,中共權貴和僕從的經濟系統將遭到根本打擊。 

協定內容大致有幾個特點: 

1、榜樣的力量:中興與華為的對比

中興事件是中共權貴的災難,也是員工的福利,華為則是中共權貴壓榨民眾血汗的代表。

中美貿易戰爆發後,中興休克是做榜樣。2018年5月我發微博,“美國人著手接管中國經濟政策。中國巨變進入實質階段,體制正在快速解體”。自此開始,進入接管進程。

中興快速投降,獲得美國准許。中興恢復生產後,美國共和黨支部進駐,成為中興業務的最高決策者。在美國規則的監管下,中興的腐敗行為急劇下降,腐敗成本大幅降低,員工福利提升,工作時間更短,工作更輕鬆,中興的利潤大幅增加,業務發展順利。總的來說,美國掌控中興後,美國、中興員工、中興企業都得利,只有之前掌控中興的中共官員損失腐敗利益。 

美國圍剿華為,採取對中共類似的絞索策略。隨著絞索收緊,華為作為中共敢死隊的身份充分暴露。橫空出世的鴻蒙系統命運多舛終成笑柄,頻頻高調亮相的任正非越來越表現出其毛式思維、不懂基本業務、滿嘴跑火箭的真面目,待在加拿大舒適豪宅中的孟晚舟引導華為戰士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中興和華為的榜樣差異,清晰展現民眾的利益差別。中興的榜樣說明,給美國人打工,受美國規則· 制約,福利待遇都很好。而在中共的血汗工廠,員工福報是996、251、404,老闆在國外享受奢侈生活。 

2、 美國全面接管中國經濟政策

參與談判的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表示,協定文本共包括序言、智慧財產權、技術轉讓、視頻和農產品、金融服務、匯率和透明度、擴大貿易、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最終條款等共九個章節,美方將分階段取消對中國產品加征的關稅,“實現加征關稅由升到降的轉變”。

九個章節涉及七大領域,涵蓋中國經濟的主要環節。中共操控中國經濟,大部分與七大領域有關,也只有牢牢掌控這七大領域,中共才能迫使外資和私企為國企和權貴企業輸送利益,共產集權/極權統治才能有效貫徹。一旦失去七大領域的控制權,中共對外企和私企將全面失控。

中美簽署貿易協定後,七大領域改由美國監管。比如,外資企業受到不公正待遇,可以找美國監管機構申訴,私企可變外資或者讓外資參股,從而獲得美國保護,這些行為都導致中共對外資和私企失去控制權。 

美國説明中國私企的模式,類似清朝洋教士幫助中國民眾打官司。大清草民告狀,到衙門先跪下,聽憑堂上大人處置。洋教士來了,免費幫草民打官司,草民跟著洋教士到衙門不用下跪。洋教士站著據理力爭,都能給草民討回公道,草民紛紛加入洋教(基督教)。基督教的發展使官府和民間知識份子(寫訴狀、收錢打官司)喪失巨大腐敗利益,直接引發教案爭端,在清廷煽動下變成義和團運動,進而引發八國聯軍進北京。 

川普政府幫助中國私企,姿態比洋教士更強有力。《滅亡》分析過川普肢解中共的系列手段,包括貿易戰、技術戰以及政治/軍事手段,川普以實際手段和心理戰結合瓦解中共的意志。手執貿易協定,川普政府將擁有三個利器幫中國私企打官司,迫使中共體制讓步,而且不會出現義和團。香港問題上,川普已經成功實踐,效果卓著。 

金融和外貿部分對中共的統治釜底抽薪。金融服務方面,中共必須對美國金融集團有所回報,允諾猶太人資本外逃(實際上絕大部分逃不掉)。在農產品、匯率、透明度以及擴大貿易方面,中共對美國口頭承諾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和其它商品。在美國大部分關稅不撤並且隨時增加的背景下,外資在中國生產和採購的數量必將不斷減少。在資金外逃、增加採購、減少出口等三個因素共同作用下,中國外儲將更加緊張。中共只能實施更加嚴厲的經濟緊縮措施,減少外儲消耗,這也意味著中共同時失去外匯收入來源。 

3、爭端解決機制

川普政府一直強調懲罰條款。WTO協議因缺乏明晰懲罰條款,讓中共一直鑽空子。2019上半年的美中貿易談判中,中共一直避談懲罰條款,後來乾脆推翻懲罰條款。川普政府隨即展開全方位打行動,準備清空中國經濟。中共山窮水盡,不得不簽署協定,意味著法制系統已經完善。 

有了懲罰條款,美國就能自然架空和肢解中共統治。中共必須遵守協議中各項條款,如果違約,美國就可以利用懲罰條款,名正言順地實施精確打擊和全面打擊相結合的措施。中共的地方政府和國企觸犯協議,美國可以精確打殘、打垮或者收編。中共中央、央企以及華為類核心企業觸犯協議,美國可以實施全面打擊。 

在確保協定實施後,美國是否對中國產品徵稅,中共是否增加對美國產品採購,其實都不再重要。因為中共已經失去對中國經濟的控制權,市場經濟實現自由貿易,人們拿著錢自然會選擇價廉物美的美國商品。

所以,爭端機制的確立,瓦解了WTO的全球化經濟模式,架空中共對中國經濟的控制,是川普政府大獲全勝的關鍵。 

中國形勢發展

中美貿易協定簽署,不會明顯影響中國經濟全面崩潰的進程。貿易協定和部分減稅,只是不進一步加速中國經濟的全面清空,給中國經濟留下一點點機會。同時,美國接管中國經濟政策,意味著中共體制崩解。 

未到絕望,中共絕不簽署投降協議,投降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國經濟全面崩潰。在過去的文章和《滅亡》中,我反復強調幾個關鍵因素,正是這些因素的快速演變導致中共不得不投。

1、中共為了自身利益,絕不放棄掌控中國的權力。中共體制掌控整個中國經濟,並且受到全球化權貴集團的支持,包括猶太人控制的華爾街。川普當選後,三番五次要求中共主動做出讓步,支持其MAGA政策。中共始終回以虛假的口頭承諾,拒絕與美國簽署正式協議,絕不妥協。 

2、中共野心勃勃,試圖取代美國做世界新霸主。隨著中國經濟增長,中共日益膨脹和貪婪,認為取代美國的時機已經成熟,通過經濟戰即可實現。中共一方面加大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對美國經濟吸血,另一方面利用對美國的順差外匯實施國際擴張,在世界各地挖美國的牆角。同時,中共極其貪婪,不可能放棄對中國經濟的掌控權。貿易戰之初,中共寧願讓美國打垮中國經濟,讓草民吃草,也堅決不對美國讓利。 

3、川普對中共的肢解操作,大大超乎中共想像。中共領導層和知識份子集團作為文盲半文盲,對中國經濟形勢和世界局勢一無所知,不能正確理解中國經濟對美國的依賴。在中國金融大崩潰的前夜,叫囂對美國開打貿易戰。川普把經濟談判升級到對中共的肢解後,中共才意識到形勢嚴峻,不知所措。 

4、中共企圖堅持,但形勢急轉直下。在國外,偷盜美國技術已經變得幾乎不可能,一帶一路全面爛尾,港臺作為中國經濟大龍的兩隻眼都轉身反共,美國國會相繼推出對香港、新疆和臺灣的議案,或已成法案,困死中共。失去港臺,大陸變成死大龍。 

5、中國經濟全面崩潰。中共敲骨吸髓後,中國經濟完全枯竭,開始償還巨額債務。中共失去吸血基礎,在金融系統大規模崩盤中,體制進入癱瘓模式。《中國GDP下降40%》一文部分描述中國經濟崩潰的速度,說明中共的狀態。中共雖然堅持嘴硬,但所有經濟耗盡,只能向美國屈服投降。

6、中共投降的根本意圖。進入2019年11-12月,中共迅速陷入沉默。中共已經意識到,離開美國無法獨立生存,不如重新韜光養晦。中共希望投降後,能保持對美國一定的順差,維持自身生存。

美中簽署協議後,中國經濟全面崩潰的進程不會停止。《滅亡》一書系統分析過中國經濟崩潰的模式,《中國GDP下降40%》又對中國經濟崩潰的進程進一步全景掃描和預測。其中,中國經濟全面崩潰的第一因素是內部經濟崩潰,中美貿易戰只是引發崩潰的導火索。掃描各個領域,即使美國取消增加的關稅,中國經濟依然繼續崩潰,何況川普還維持2500億美元的25%稅率不變。

外資逃離的重點轉向金融資本。中美貿易協定的簽署,讓生產型外資獲得一絲喘息時間,但預期已變,撤離腳步不會停止。外資生產企業的行動稍微放緩,金融資本趁機更多逃跑,踩踏之際,分秒必爭。猶太人抓住最後的機會,加速離開中國。

社會危機不可遏制地全面爆發。隨著經濟全面快速崩潰,中國的實際失業率超過50%,整個社會只能用負債累累形容。這個局面意味著,中國已經進入社會危機階段,即社會四分五裂。在此背景下,中共體制會更瘋狂從社會中吸血,支持體制內的關鍵群體,從而形成更嚴重的貧富分化,引發更尖銳的階級和階層矛盾。中共雖然已經採取最嚴厲的言論管制,但利益受損群體的憤怒隨時在網上形成輿論狂潮,中共的輿論陣地已經接近全面失控。民眾憤怒的情緒,隨時形成反對中共體制的洪流,看看究竟是誰在逆歷史潮流而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