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籠罩在國安法烏雲下的香港

2020/7/21 — 22:10

5 月下旬的北京兩會,突然宣布要為香港制定《港版國安法》。消息不但震動全港,也引發全球關注。因為繞過香港立法會而由北京直接出手為香港制定法律,無論如何是談不上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的。這不但是對香港民眾的敵意,也不信任香港特區政府。

面對港版國安法的各界反應

由於北京態度之強硬,大有不惜付出一切代價來「攬炒」,因此即使自己也可能成為《國安法》下待宰羔羊的建制派人士,絕大部分也只能表示擁護。身為人大常委的香港傳統土共譚耀宗,一直充當北京的傳聲筒威嚇香港人;「忽然愛國」的舊電池中更不乏助紂為虐者,例如早就聲名狼藉的譚惠珠;曾經一僕兩主、長期擔任金管局總裁,現為香港行政會議成員的任志剛,竟以「感謝主」來褻瀆神祇,他居然認為此舉有助穩定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

廣告

但也有以警告後果嚴重來暗示異議者,例如原屬愛國愛黨新民黨的人大代表田北辰,則不諱言「如果北京什麼都管,一國兩制就玩完」,後來人大進行表決時出現唯一的反對票,中國網友紛紛猜測就是他投的。原來江澤民派系愛將、曾與地下黨梁振英爭奪特首大位落敗的政協常委唐英年,聲稱商界歡迎《港版國安法》,然而又做了許多表示不安的暗示。例如被問及如有中央機構在港執法人員是否需要遵守香港法例,唐英年表示本港已經有海關、警隊等執法機構,同樣需要守法,他相信所有在港活動和生活的人,都應該遵守香港法例。

民主派勇武之士早就不顧性命維護香港利益,自然照樣上街進行抗爭,大批大批地被黑警抓走,受到暴力虐待。有的表示要轉入地下工作,這是勢在必行。泛民中的年輕世代與本土已經不分彼此,老一輩不少也是如此,但是仍有「老成之士」,擔心西方國家的制裁會砸爛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損害市民利益。例如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竟然認為美國的制裁會傷害香港而須高抬貴手,放香港一馬,完全不知道與流氓中共一向的惡行一味妥協只能助長中共的氣焰。

廣告

當年每逢美國要以《301 條款》制裁中共時,不少中國民運人士表示反對,理由是會傷害到中國民眾的利益,只有魏京生堅決主張制裁。美國每次放中國一馬,結果就是如此餵肥了中共,到現在尾大不掉,使美國非常頭痛。李柱銘從政近 40 年尚未吸取教訓,到現在還就港獨問題糾纏不休,被稱為「左膠」不是浪得虛名。

美國手握殺手鐧

左膠並非香港土產,而是國際產物,西方國家雖然也都表達關注與譴責,然而也有輕重之分。美國對中共態度最為堅決,在去年因應反送中制定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之後,除了國務卿蓬佩奧立即表示美國會有強烈反應之外,川普總統更親自宣布制裁措施,包括撤銷香港的特殊待遇、禁止有中國軍方背景學生入境、防止美國技術遭竊取,以及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等。

其中的殺手鐧,當然就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由於具體內容還沒有公布,大家議論紛紛,如果僅僅是增加關稅,雖然也會大傷香港貿易中心的地位而影響金融;然而最要命的卻是香港是人民幣兌換美元的離岸最大中心;港元本身又是與美元掛鉤而有固定的聯繫匯率,這需要美國配合,如果美國也剝奪港幣與美元的兌換關係,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真是立即崩潰,香港將成為臭港。

因此目前香港的資金已經逐漸流出,主要去新加坡與台灣避風,其中包括香港中資民企與紅二代、官二代的資金,後者反而最怕被習近平抄家,明天系負責人肖建華從香港被綁架回去就是實例,以後則是光明正大了。而外資的某些舉動,如果危害到中國經濟利益,例如做空港幣、人民幣,揭發中國企業的假帳或國企的不法行為,分分鐘也會被戴上「危害國家安全」的帽子而被執法。外資當然也要走避。別看香港股市大跌之後也反彈,那是「北水」灌進來的,以中國目前的經濟環境與習近平的大撒幣,中國對香港的支持能夠持續多久?

目前美國對中企不斷採取制裁措施,包括要摘下在美國股市掛牌的中國公司,因為太多假帳損害美國投資者的利益。這些中企準備移到香港上市。然而一旦香港外資撤走,誰來投資?因為香港是中國最大的資本市場,是外資投資中國的重要跳板。現在中國發行債券問津者已經不多,股市豈非也沒有保障?

也有說中企要到倫敦上市,然而英國現在對《港版國安法》反應激烈程度僅次於美國,因為中國公然撕毀了中英關於香港前途問題協議,英國身為當事人,怎會無動於衷?何況現在保守黨執政,首相強生的右派形象鮮明,豈會讓中資到英國掠奪資金?歐盟態度雖然相對溫和,但也是持批判態度,而中國的惡劣態度,例如把第二波武漢肺炎在北京的傳播,第一時間就推給挪威的鮭魚並且下架與取消進口,下一步會不會是對中國充滿期待的德國汽車?這種不負責任的行徑還希望在歐洲找到盟友?

面對內外壓力ㅤ中共自亂步伐

因此中國自己也亂了步伐。例如新華社宣布 6 月 18 到 20 日將召開 13 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 19 次會議,許多輿論紛紛猜測中國將強行通過《港版國安法》,這樣就可以制止香港的七一大遊行,也可以在 9 月的立法會選舉中,以《港版國安法》拔除當選的某些立法會議員。然而過了幾天新華社宣布會議的議程時,竟然沒有把討論《港版國安法》列在其中。可是到開會前夕的 6 月 16 日,新華社又突然宣布會議將討論《港版國安法》。

新華社指上述《港版國安法》草案的審議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會議臨時提請安插,故未見於原先議程。什麼事情會做如此緊急安插?是 17 日(北京時間 18 日)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要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夏威夷會談來提高自己的談判籌碼嗎?還是中央本來主張推遲審議避免外界強烈反應,結果卻是習近平親信栗戰書利用自己的人大委員長身分,召開委員長會議自行做出的決定來表明習近平的定於一尊?

然而到了 20 日會議結束,《港版國安法》並未通過。顯然北京還有顧慮,可能楊潔篪帶回來美國強硬的訊息而使北京再施緩兵之計。而在此時,《港版國安法》的草案才曝光,與原先所預告的內容有些變化。香港人最在意的內容,是中共在香港成立國安團隊並在香港執法,這也是上述唐英年的顧慮。這點完全沒有變化,定名為「駐港國安公署」,說是在「特定情形下」才對香港國安案件履行執法權。可是北京從來不會實現承諾,而且隨時會對「特定情形」有新的解釋。然而也看出北京對外國的反應是畏懼的,所謂「不得干涉內政」只是表面上的氣壯如牛。

草案中四類犯罪行為中包括「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與全國人大原先通過決定草案的字眼「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的活動」不同,把原先對付外部敵對勢力改為針對香港內部的勾結外部敵對勢力者。這顯然要減弱對外國的敵意而恐嚇香港民眾。然而什麼叫做「勾結」,被勾結的外國勢力難道沒有事嗎?

此外,草案雖未如外傳禁止外籍法官審理國安案件,但規定須由特首指派數名法官處理訴訟程序,有別於由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指定法官審理案件的傳統。這是要避免被指控為「種族歧視」,因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在特首凌駕司法之上以後,還有司法獨立嗎?資本主義的三權分立制度也就徹底破功。

《港版國安法》要幾審才通過?內容會不會再更改?都得看香港民眾與外部勢力的態度,還取決於中共內部的鬥爭。無論怎樣,當年鄧小平接見十二金釵,大叫「請投資者放心」的呼籲再不會有什麼人相信了。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只會日益下沉而不是上升,這取決於中國的政治因素與經濟因素。

 

原刊於台灣《看雜誌》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