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粗口、濫權與濫暴 — 警察學堂

2020/3/22 — 10:13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香港警察濫暴不是甚麼新鮮事,情況由去年六月一直持續至今。先不要翻舊帳,亦不去談警察聽到後會殺紅了眼的「721」,只是說一下他們昨天又挑起了什麼事端。

一直備受大家關注的「警黑」在昨晚並沒有出現,但警察失控的表現已經能引起全場市民嘩然,而這個不平安的晩上受到警察暴力對待的主要對象,是議員與一眾記者行家。

立法會議員與元朗、屯門選區區議員都分別前來元朗大馬路監察警察的一舉一動,執行議員的基本職務,卻遭受到警方的針對及施暴。首先是質疑許智峯做政治騷,又斥責他不佩戴口罩,再向他施放胡椒噴劑。值得留意的是,在這個斥喝議員的警員身後,也有幾個不怕死、沒有佩戴口罩的警察。

廣告

先是許智峯、後是鄺俊宇、再來是尹兆堅與其他當區區議員⋯⋯在一群殺紅了眼的警察手中,他們無一倖免,每個也要被胡椒水洗面。區議員林健翔除了被噴射胡椒水外,更被警員以粗言穢語問候、再在地上拖行。當時被拖行的他面目猙獰、痛苦的情況叫人慘不忍睹,而手持咪高峰的那個警員還警告在場市民及記者不要「挑釁」警方,在未有辱警罪前已執行軍政府的法?

記者行家也逃不過他們的攻擊,在採訪途中也被警員多次以胡椒水襲擊,當中更有警員是在沒有受到任何危險或威脅的情況下使用胡椒噴劑。

廣告

整天晩上記者的工作流程便是採訪、中椒、清洗,再採訪、再中招、再清洗⋯⋯
有行家被噴得整臉都是胡椒水時只會以幾句粗話抒發不滿,然後繼續上前拍攝⋯⋯警方向記者施暴也差不多九個月,他們大概是習慣了吧。

有記者於幾個小時內連續中椒幾次,亦有記者被警員刻意針對、並以胡椒水攻擊。《立場》昇哥在反送中運動開始以來,處處被警方針對,而這個晩上亦不例外。防暴警察在驅趕昇哥期間,其中一個警員突然失控、直斥他為「死曱甴」。他轉身該名警員理論以示不滿,卻被其他警員以胡椒噴劑直射其面部及眼睛,他即時跪在地上、痛苦大叫。

或許在防暴警察眼中,記者不是人、不會有痛楚,又或許作為武器擁有者的他們根本不知道被胡椒噴劑有多痛,多名警員在記者及鏡頭前,嘲笑這個叫苦連天的記者、並斥他的行為如「鳩叫」。大家可能不知道,這次是他在同一個晚上、第二次被針對而迎面中椒。記者最憤怒的,不是硬吃那會使皮膚炙熱及刺痛的胡椒水,而是看見傳媒聯絡隊裝模作樣的行為。

「等我哋搞。」、「得交俾我哋處理。」這些話出自傳媒聯絡隊成員的口中,他們經常勸喻防暴警察不要動氣、記者採訪的事交給他們處理。可是,他們每次也是在防暴警察向記者動武動粗後,才跑出來處理所謂的糾紛。情況猶如,同學揮拳擊中自己,老師跑出來處理,但處理方法永遠也是跟我說,「大家都係嚟讀書,你忍讓下啦。」難怪有記者批評傳媒聯絡隊比防暴警察更是討厭、比便衣警察更是噁心。

警暴從來沒有消失,甚至比以前變得更瘋狂。在鄧炳強時代下的警員,更能明目張膽地在鏡頭前無差別的對在場所有市民、記者及議員施暴。他們惡劣的行為及失控的情緒,使好奇的我對他們在學堂受過甚麼訓練產生了興趣。經整合警務處網頁及警員訪問時所提供的內容,我們得出以下的資訊。

「警員一般是最早到達緊急事故及罪案現場」這是該網頁的第一句話,但「一般」這個字眼卻令整件事變得耐人尋味。沒錯,他們在 721 事件中沒有第一時間到達事故現場,「遲唔遲我就唔知。」大家還記得這句話嗎?

言歸正傳,網站提到獲聘用的警員需於香港警察學院接受 27 星期的「學警基礎訓練課程」,包括法例、警務程序、警政社會學、警政心理學、步操、體能訓練、戰術、槍械和實習訓練等。翻查每一個項目的詳細資料後,除了「武力使用訓練」外,他們仿似沒有學習過餘下的項目。

警隊的抱負與價值觀,這些理論上的東西,他們不懂; 刑事司法制度、法例與警務程序,這些執法上的基本須知,他們也不懂(曾經多次胡亂引用法例及不跟隨警務程序工作); 警政社會、心理學,依我看來,他們從來不懂;巡邏,他們還需要行咇嗎?管理交通任務,雙手可以離開軚盤?公眾秩序及人群管理,未舉旗給予警告先向人群開槍?

縱觀警員近來的表現,他們唯一學懂的,就是戰術、槍械等武力使用訓練。在訓練中,他們學會如何使用槍械、徒手搏擊等,這亦是我們在示威衝突間經常看到警方所使用的武力。可惜,他們只學懂了武力使用的技巧、卻沒有學到前設—在什麼時候使用武力。

站在衝突現場,他們失控的情緒主導思想及行為,仿似一個從未接受過正式警察訓練的警員,便下場處理示威衝突。今天警員如此差劣的表現,要麼是學堂的訓練在結構性出現問題、要麼就是這群接受訓練的警員自身就有問題,而社會大眾間較能認同後者的說法。難道粗口、濫權與濫暴,也在學堂學的嗎?

據網上資料,訓練一名學習警員的花費約須 40 萬港元。若資料屬實,香港警察學習的花費竟然比一個學生在私立大學就讀四年的花費更高昂,然而不同的是訓練警員的開支由納稅人「埋單」。

後話: 我說過不要再寫這些討論警暴的文章,感覺既費時、又沒有實際作用,倒不如把時間及精力花在其他報道上。不過每次看到警察笑着襲擊記者,我總是感到無比的憤怒。據同事所言,這個不斷攻擊記者的警察行動呼號為 NTN T2-2 2/7,我們總有一天會結算這筆賬。

作者 Facebook, IG:littlehker

(編按:作者並非立場新聞記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