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精神病患者社運現場被捕 三度要求服藥被拒 警斥「玩嘢、多餘」 律師批違警例

2020/1/4 — 0:00

香港警務處網頁列明「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 (MIP) 是社會上應受保護的社群」,但有被捕者投訴實際情況有出入。患精神病逾 20 年的 A 小姐早前被警方拘捕,惟在拘留期間已表明有殘疾人士登記證,三次向警員要求服藥及入院被拒,更被警員斥是「玩嘢」、「多餘」等,未有安排合適的成人情況下便錄取口供。

A 小姐最終延遲服藥超過 24 小時,出現焦慮、抑鬱、手震等,及後需見心理輔導,醫生先後兩次加重藥物劑量。有律師指,警方在事件中違反多條守則及指引,漠視對 MIP 應有的權利。協助事主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稱,仍未決定是否向監警會或警察投訴科投訴,對投訴機制信心不大,估計坊間約有 10 宗類似個案,惟並非每個事主願意站出來揭發事件。

廣告

事主出示殘疾證 三度要求服藥及入院 警拒絕並斥「玩嘢」

A 小姐是一名患病逾 20 年的精神病患者,屬「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 (MIP) 」,曾患抑鬱及自殺,事主平日有帶備殘疾人士登記證,證上背面會清楚寫上該名人士的殘疾類別。A 小姐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曾被警方拘捕,由於當日被捕人士眾多,因此被送至停車場附近的臨時羈留室。A 小姐該段時期正在轉用新藥,醫生早已叮囑必須每天服藥一次,否則會影響病情。

廣告

她提到,自己首先向值日官提出有到精神科求醫,「喺政府醫院有藥要食,近排我係需要轉藥,藥一定要食,我都講咗我貧血,之前都入醫院。」她又提到自己身上有殘疾證,但引述警員斥她「玩嘢,你唔舒服又出來?冇人叫你出來。」A 小姐續向值日官提出希望入院,但引述值日官稱「後面有一個女仔,暈咗喺地下,你睇佢有排都未入到(醫院)。好多血嘅人都入唔到。你慢慢等啦,你哋一個二個多餘,玩嘢嘅。」

由於服藥及入院的要求被值日官拒絕,A 小姐因此約定在警署扣押,憶述當時警員稱在場人士是「犯」、「曱甴」,又形容被捕女性是「天使」。當輪到 A 小姐被搜查物品時,負責警員發現銀包內有殘疾證及殘疾八達通,A 小姐指曾向值日官要求服藥,但負責搜查物品的警員亦未有理會。

在扣留期間,A 小姐稱警員多次游說她不要找律師陪同錄取口供,「佢地想嚇我啲律師唔喺度,嚇我哋唔知等到幾點,再唔落口供冇得走。」A 小姐形容最終在威逼下錄取口供,當時向負責的警員指自己有殘疾證,需要服藥,該警員則詢問她有沒有醫生紙,但該警員同樣沒有理由,只著她繼續等待。

服藥延 24 小時 現焦慮抑鬱手震 需見心理輔導及加重劑量

A小姐最終在被捕 30 小時才獲釋放,並即時回家服藥,但已延遲服藥至少 24 小時。她事後發現,協助事主的律師當日亦在警署門外,卻未能獲警方安排陪同事主錄取口供。

她指,由於當日沒有依時食藥,因此出現焦慮、口乾、胸口翳悶、手震等情況,甚至會出現抑鬱狀態,連續多晚亦發惡夢。她續指,獲釋後需要會見心理輔導,由於身體及精神情況惡化,主診醫生亦先後兩次加重新藥的劑量。

回顧整件事件,A 小姐坦言感到十分失望,「佢哋有晒訓練對待殘疾人士、MIP,以為佢哋好有經常,點知原來真係好失望,原來佢哋唔會留意,你 show 張證出來都唔睇。」她擔心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只有其他殘疾朋友若被帶入拘留所,「有一啲可能出現焦慮、驚恐,甚至會即時出現妄想,因為太驚會大聲嗌、喊,或者動作大啲,會即時被人鬧。因為警方唔相信,你係一個有特殊需要嘅朋友。」

律師:事件違多條警隊守則及指引 警須安排事主送院服藥

曾任輔警的律師林正文指,警方早在前年 5 月向立法會稱,指所有前線警員均已接受對處理 MIP 的培訓,但事件中值日官、搜查物品警員,及錄口供的警員均無視 A 小姐的殘疾證,亦未有理會服藥的請求,是違反多條警隊守則及指引。

林正文解釋,保安局對所有紀律部隊有發出一份名為「Rules and Directions」的指引,中文則是「查問疑問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當中提到只要懷疑是 MIP,當錄取口供時必須安排合適的成人在場,但不能是警員或受僱於警隊的人士。

同時,根據《警察通例》第 34 章,對於 MIP 人士,不論是證人或是疑犯,警員必須安排合適的成人在場以提供協助。他又透露,根據警隊不公開的《程序手冊》,對於錄取口供,及在刑事罪案處理案的章節,內文亦有要求安排合適的成人在場。

至於在服藥方面,林正文稱根據《警察通例》第49章,清楚列明若被捕人士身上有藥物,值日官有需要將被捕人士送至政府診所或醫院,為被捕人士配藥及服用,因此當A 小姐主動提出前往醫院時,卻未有得到相關安排,認為警方是違反有關規定。他補充,通例沒有提到被捕人士需要出示醫生紙,因此警員要求 A 小姐提供醫生紙是妨礙她的權利。

《警察通例》第34章 - 處理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

不論該人作為受害人,證人,或疑犯,警務人員應立即安排一名合適成人在場陪伴及提供協助,以保障該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的利益。

《警察通例》第 49 章 - 發給被警方拘留人士醫生處方藥物或其他藥物

除了預備轉交懲教署直接看管的被警方拘留人士,如有關人士在被捕時帶有處方藥物或其他藥物,值日官須將被拘留人士送往最近的政府診所或醫院,由押送人員將藥物交給醫生。被警方拘留人士只准服用政府醫生認可的藥物,而且必須依照政府醫生指定的份量及次數服用。

張超雄:未定會否投訴 對監警會信心不高 冀設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

協助事主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反送中運動至今約有十個類似個案,但部分受害者未必願意站出來揭露事情。他形容,警方現時已全無規矩,「基本上佢地已經覺得,任何人喺示威期間出外,係街上已經係有罪,已經唔係會尊重香港市民嘅人。」他續指,警員現時充滿仇恨,非常嚴重的偏見,因此在執行職務時出現不同的違規,甚至人道上不能接受的行為。

被問及會否向警察投訴科或監警會投訴,張超雄則指暫時未有決定,又提到監警會多年前仍有民主派人士加入,但現時已經離去,「A 小姐個案如果拎去監警會,我哋信心的確唔高。」他認為,政府應回應五大訴求,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才可讓 A 小姐討回公道。

警方:十分重視保障 MIP 權利 已對警員作全面培訓

警方回覆《立場新聞》指,十分重視保障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權利,並須遵守相關內部指引。警方稱,警員接見任何懷疑或已知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士或為他錄取口供時,不論他涉嫌犯罪與否,會盡量安排一名合適的成人在場。

警方又表示,已推出一系列措施,當中包括可讓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隨身攜帶的「守護咭」、協助識別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行為指標」及「合適成人通知書」等,又指已就上述措施向所有新入職及在職警務人員提供全面培訓,在課程加入處理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訓練元素,以提升人員對相關課題的認識及加強人員在執行職務時的專業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