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細看教局指引,重回專業討論

2020/5/18 — 15:0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馮志豪】

當大家為了一條文憑試題目而抄得熱哄哄之際,其實我們可否回歸理性,不是只說香港的教育是毒瘤,要「刮骨療傷」、或者一言堂的下令取消題目、要整治教育的「無掩雞籠」。以下的討論,是建基於教育局課程發展議會的幾份不同文件,包括《中學教育課程指引》(2017) (下稱文件一)、《歷史科課程指引( 中一至中三)》(下稱文件二)以及《歷史課程及評估指引 (中四至中六)》(下稱文件三),來探討中學和歷史科是為了什麼。

在香港的教育體制中,我們現時強調「學會學習」的模式,文件一提出了學生應該有九項共通能力,包括「明辨性思考能力」,即以往中譯為「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前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在一篇新聞報導中提及 「『明辨性思考能力』的學習過程中,學生應掌握多項技能,包括收集適當的資料、掌握事實、客觀分析及作有根據的評論」(文匯報 2014 年 12 月 4 日),因此中學生在六年的課程中,理應建立了分辨事物的邏輯、衡量正反兩面的因素,從而作出理性客觀分析的能力。同時,在文件一亦要求所有初中學生須學習中國歷史,即約佔總課時的百分之五或約每週兩教節,目的在於「提供基礎的知識及價值觀,讓他們認識自己的國家及其發展,進而建立國民身份認同。」

廣告

因此,若果我們的中學課程,有按以上的框架來進行學與教,學生相信應擁有一定的「明辨性思考能力」和對中國歷史的認識,在回答考卷時,學生又是不是可以有足夠的知識,如 1937 年至 1945 年間的史實,加再上並已經建立的邏輯去分析,我相信大多學生是能夠做到的,而不會出現了何漢權所指「考生不掌握事實,只按附帶資料作答有很大問題。」的情況,除非考生初中的中國歷史課完全在睡覺的狀態,或者從來沒有聽說過日本侵華,才會出現這個可能性,就算如此,退一萬步來說,我們目前的教育,就是要學生學會衡量和比較,不會因為單一方面的資料,就被牽著鼻子到成為「漢奸」的結局。

正如筆者在立場新聞另一篇文章的討論,學習歷史也不應該只是背誦史實,正如文件二所說「歷史是一門探究與分析的學問。研習歷史能啟發學生對過去發生的事情進行有意義的問題、搜集並分析歷史資料,繼而得出以史實為基礎的結論,學生因而能主動參與整個學習歷程。過去二三十年以來,不同國家及地區的歷史教育都經歷了巨大的變化。有別於過往強調史實與資料性內容的傳授,以及由教師僅根據課本向學生授以權威觀點,今天的歷史教育更強調學生探究的過程以及知識的建構。透過學生自主了解、分析及解讀一手資料,採取多維度視角考量,明瞭歷史證據與建立歷史解釋之間的關係,從而建構個人的歷史知識。」

廣告

故此,我相信教育局官員並不反對上述,否則試題不會出現類似的題目,例如 2012 年的歷史科考試第 2 題 (c) 問道 「假設你是當時納粹德國的一名發言人,你會如何分別回應資料 C 和 D 有關納粹侵略的指控?試參閱資料 C 和 D,並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如果要考生站於納粹德國來說項,又是不是傷害了歐洲戰事死傷者和他們國民的感情,甚至扣上反人道的帽子? 相信大家在近日見到不少西方的大學入學試都有如斯題目的舉例,學生代入完納粹德國的發言人後,會立即變成法西斯主義者嗎?

就是因為「歷史科作為中學科目的另一個重要作用就是培養學生歷史探究能力。 歷史探究往往需要學生就過去的事情提出問題,並運用搜尋、分析、以及評論資料的技能,最後將資料轉化成證據以形成一個有依據的論點或詮釋,從而深化自己對該段歷史的了解。」(文件二)那以學生就不會人云亦云,單憑個別的資料來令自己深信某一理念,而且更能做到「……有助於培養學生的全球視野,加強對現今社會的互動、多元化及急遽轉變的了解… …學生應能掌握詮釋及分析歷 史等高階思維能力,為自己在人類社會發展的歷程中定位。」(文件三) 所以,我們只要細心察看文件三關於高中歷史科的宗旨,不難以見其中兩項,是提及「在 探索歷史議題的過程中,培養明辨性思考、溝通技巧及作出明智判斷的能力」和「以公正持平、設身處地的態度,從不同的角度去審視過去與當代的事件」。所以,我們不難在歷史科見到以下的問題,例如:

  1. 在 2012 年的歷史科試題第三題,資料 E 是 1967 年的一張海報,人群中戴上臂章紅衛兵或造反派的字樣,有些人手持毛澤東語錄,中間一名男子腳踏著雙頭獸代表劉少奇和鄧小平,其中 (b) 部就是問「參考資料 E,並就你所知,討論文化大革命對中國所這成的短期和長期影響。」
  2. 在 2014 年的歷史科試題第三題,資料 F是一幅 1959 年的圖像,顯示了踏著一條龍的五個人抬起了人民公社,向著大躍進的牌坊走去;而資料 G 是顯示 1953 年至 75 年間的經濟增長率,其中 (c) 部就問道「大躍進運動和文化大革命兩者都是意圖好,後果差。你是否同意此說?並參考資 F 和 G,並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

如果,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都是造成很大的生靈塗炭,是否可以學像高官所言是不應討論,一戰和二戰也是死傷枕藉,又是不是不可以從發動戰事國家的立場來分析和討論,觀乎我們歷屆的試題,又似乎不是不能討論,而且文件三亦清楚說明,學生應能「分辨事實與見解,辨識偏頗的觀點、隱晦的假設及空洞的論點, 及建立歷史的觀點與視野」,而且一直以來,內容與題型也是相若,究竟是以前是因為什麼而不被追究,還是因為現在北風起而加以鋏制就不得而知。因是我們應該相信教育是歸教育,面對專業絕不應是情緒化的操作,而是應該根據既有的制度和原則來處事。

我們可以回歸理性和專業的討論嗎?這才是香港一直賴以成功之道。

(作者自我簡介: 一直堅守信念,相信真理的註冊社工,投身社會服務工作廿多年,看透不少世情。近年在大學和大專任教,閒時喜寫一點小文章,筆跡及聲軌現於不同的報章、網媒和電台。面書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