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細說攬炒巴「下議院」,為創造破局「走出去」

2020/5/14 — 22:22

資料圖片,來源:Fahrul Azmi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Fahrul Azmi @ Unsplash

網民「攬炒巴」最近的錄音被廣傳,當中提及到的「下議院」。筆者思考下,認為與「一國三制」構思有謀合之處,可以發揮。

由於「一國三制」這個構思尚未完全成熟,我一直只在我部份的文章中輕輕帶過。但簡單解釋的話,就是在整體港人尚未對「一國兩制」有明確破局方向及共識前,一套以「自由香港人」為本位,與專制在香港平衡同存,為彌補專制應做不做,抵抗專制無理壓逼,自治互助互救的「次政治體制」。「一國三制」目的是透過法內手段,對內架空整體港人對現有政權的依賴,對外為自由香港人走入國際社會爭取認受性,在破局前為抗專制作持久的準備,為破局消除不穩定不明朗的因素,讓破局後埋下由亂入治的基礎。

此文不浪費篇幅講太多「一國三制」構思上的困難,重點是筆者與攬炒巴都有共識「自由香港人」需要有人代表我們走出去。但誰來當這個代表,一直是筆者「一國三制」想不通的死結。如今攬炒巴提供一個有效方案,讓既有民意授權,亦有官方認證的區議會,作為「下議會」,代表或授權其他組織為我們「走出去」,爭取國際社會的認受性。

廣告

但「走出去」,除了做國際間的遊說工作,爭取各地政要口舌上的譴責或支持以外,還可以做什麽實際的工作呢?換句話說,攬炒巴所講的「姊妹城市」可以包含一些什麽的實質項目?筆者在「一國三制」的框架下,掏出這些建議,抛磚引玉:

國際化 — 黃經濟圈

廣告

抗暴要持久,就需要有黃色經濟圈來提供經濟上的養份。如今的黃色經濟圈依靠內需供給,但我們何不嘗試「走出去」?擧個例子,這邊廂我們對內齊集四五十家茶餐廳,對外與盛產「黃金毛豬午餐肉」及「金黃葡萄糖粉」的姊妹城市簽署長期合作協議,獨家長期引入;那邊廂我們可以集齊三十個香港手足設計師,然後搞商貿配對為當地企業提供收費的設計服務?還有,是否可以挑選特色的本土小吃在這些姊妹城市開展「港式美食 food court」,由當地政府提供政策優惠,配以香港人投資,雇用流亡海外的手足以及當地員工,增加當地就業?延伸開去,是否還擴展黃色旅游,吸引港人到這些姊妹城市旅游消費,加强兩地聯係?透過這種商品及經濟上的互聯互通,我們不單可以活化甚至擴濶黃色經濟圈,深化外國人對香港人的理解及支持。而這些商貿協議的中前期功夫,很多時都需要有人組織協調。香港這方面,是由商貿及經濟發展局官方處理,但誰說香港人不能發展出由「下議院」授權,對內協調對外推廣的平衡組織呢?

赴海外 — 臥龍鳳雛

中國勢大,如果有某方的領導甘冒中國大不韙的風險與自由香港人結盟,那麽說服他們投資在將來的自由香港未嘗不可。而有什麽投資,比將來這個自由民主香港的領導層曾在你的政府政黨內工作更好?香港要破局,就需要政治方面的人才。可以預計專制不會為熱愛自由民主的香港人提供任何培訓實習機會。但外國呢?「下議院」是否可以授權遊說組織,對外說服外國不同級別的政府政黨,提供實習機會給來自香港的年青人,讓他們從中吸取經驗,將來可回流實踐;對內則遴選合適者遠赴海外,作臥龍鳳雛?

為破局 — 百人計劃

中國有臭名遠播的「千人計劃」,最後被各國發現實際是特務行為。但由此可見,即使是最極權的政權,也有集天下人才可成器的領悟。香港面對的挑戰,除了是專制之外,還有結構性的經濟問題。這方面需要有識之士,輔助未來的領導人,走出困局。國際間無懼極權的學府不少,「下議院」授權的說客團體,是否可以向這些學府及當地政府爭取一定的名額供香港的年青人赴笈?最好是一些 postgrad 的學位,吸引香港人到當地深造的同時,舉香港問題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一同研究,將香港問題變成國際間的學術問題,遍地開花,集思廣益,為破局後的香港提供學術上的人才庫。

有說港人對破局絕望,故此訴諸攬炒。另一個說法是,港人需要破舊立新。

破方面,筆者無力貢獻。但我總認為港人在「破」之外,也要對自己的願景有所準備,為未來確立論述,累積本錢。

這本錢就是人力物力知力。世界很大,香港本來就是世界的。

走出去吧。

吾道不孤。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