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終院海外法官韋彥德:如要違良知做事將離任 不會容許英國最高法院名聲置於險境

2021/3/18 — 18:19

韋彥德

韋彥德

英國《泰晤士報》早前引述消息,指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之一、現任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Lord Reed),將會在短期內決定,是否離任終院非常任法官。韋彥德在英國週三(17日)出席國會最高法院年度聽證會時,無透露是否已有決定,指處理這問題要非常小心,形容舉動會是非常嚴重的一步,但如果香港局勢變到他們不能憑良心服務下去,那他就不會再出任香港法官或任命他人來港。他又指,短期內會再與英外相、大法官舉行定期會面,審視委任英法官至香港終審法院的安排。

他指,根據香港主權移交的協議中,英國最高法院會派員至香港終審法院,這與英國外交政策有關,同時與最高法院有關。自去年 6 月國安法通過後,自己有密切監察香港的情況。他與外相藍韜文、大法官白樂彬保持密切聯繫,並一同定期審視自 1997 年以來委任英法官至香港終審法院的安排,又補充預期短期內會有一次會議。

他向國會議員強調,他不會容許英國最高法院的名聲置身險境(You can be assured that I won't allow the Supreme Court’s reputation to be put at risk.)

廣告

有議員指現時香港局勢不太穩定,韋彥德在這情況下應重新考慮其在香港終審法院的非常任法官職位。韋彥德回應指,「當然(certainly)」,如果香港出現任何司法獨立受破壞、違反法治的行為、或香港的局勢變到他們不能憑良心服務下去,那他就不會再出任香港法官及任命其他英法官至香港。(If there’s any undermining of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Hong Kong judiciary, or if it was expected to act contrary to rule of law, or it’s simply the situation in Hong Kong became one where we could no longer in good conscience serve there, then I will no longer be prepared to serve, or nominate other judges of the court to serve there.)

他指,英國法官任非常任法官的角色在香港十分重要,令他們在香港有很大的影響力。他認為,他對香港人需負上責任,所以在決定情況是否已到達一個地步,英國法官不能再在香港司法制度下服務下去,處理這問題要非常小心,形容這將會是「非常嚴重的一步」(It’s a very serious step to take.)。

廣告

不過他補充,香港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仍支持英國法官參與在司法制度內,整體上有民主派人士支持。

今年初出任香港海外非常任法官、英國最高法院副院長賀知義(Lord Patrick Hodge)亦有出席聽證會。賀知義承認,在困境中協助香港人及維護香港法院司法獨立,與維護英國法院名聲地位,兩者存在衝突。賀知義去年接受港府任命為非常任法官,多名英國國會議員曾聯名反對,認為賀接受任命,將損害司法制度聲譽。

英非常任法官岑耀信:留任香港法庭能更好履行公義

另一名非常任法官、英國前最高法院法官岑耀信(Lord Jonathan Sumption)今日在《泰晤士報》撰文,反駁英國政界要求英國非常任法官辭任終院席位的說法。他指,要求英國法官離任與司法獨立及法治毫無關係,政客所要求法官作出的政治杯葛,只是向中方施壓,要求其改變對香港民主的立場。

他認為,法官不應參與政治杯葛,而通過參與香港法院的工作,他們能更好地履行公義。岑耀信指,他作為香港法官,他要服務的是香港人,並必須以他們的利益為先,而非英國政客的意願,會繼續留任香港法庭。

他指,中國和香港政府至今無做任何事干擾司法獨立,而香港亦遠未至於英國法官不想套用香港法律條文的情況。又指,國安法造成輿論分歧,但當中有確保人權,包括新聞自由及示威自由,而指定法官審理國安法案件,是與首席法官商討後無爭議地擬定。他指要確保這些人權的條款得到尊重,否則其將毫無價值,而確保條款得尊重的最好辦法是一個獨立司法機構,「英國現時至少可以做的是避免其受破壞。」

英國《泰晤士報》上週報道,韋彥德將會在短期內決定,是否離任終院非常任法官。報道引述當地高層人士(senior figures)指英國可以透過撤回在港擔任法官的英國法官,以抗議北京改變香港選舉制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