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終院駁回公大生藏煙霧餅上訴 張舉能:刑事罪行條例、危險品條例「爆炸品」涵義相同

2020/7/9 — 15:23

張舉能法官

張舉能法官

立法會 2015 年審議《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時示威集會,警方在金鐘附近截查一名公開大學男生,在其背包搜出 16 個、共重 1 公斤的「煙霧餅」,男生在裁判法院經審訊後被裁定一項管有爆炸品罪成,判囚 3 個月。男生早前就定罪申請上訴至終審法院,稱使其入罪的《刑事罪行條例》沒有定義煙霧餅為「爆炸品」。終審法院今天頒下判詞,駁回男生上訴。終院常任法官張舉能指屬規管性質的《危險品條例》,以及屬懲罰性質的《刑事罪行條例》,當兩項或以上的條例朝著類似的方向處理同一事項,條例應被視為構成同一套法則,所以認為《危險品條例》第 2 條對「爆炸品」一詞的定義,適用於《危險品條例》和《刑事罪行條例》。

聆訊上月中進行,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常任法官李義、霍兆剛、張舉能及非常任法官紀立信主審。上訴人為公開大學學生關迦曦,他早前被高等法院駁回上訴後,已須即時服刑,現已服刑完畢。他在裁判法院被控管有爆炸品,違反《香港法例》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 55 條,暫委裁判官葉啟亮經審訊後被裁定他罪名成立;其後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黃崇厚駁回他就定罪的上訴。

原訟庭已駁回上訴 被告已服刑

廣告

被告上訴指《刑事罪行條例》沒有界定「爆炸品」一詞,故《香港法例》第295章《危險品條例》第 2 條對「爆炸品」的定義,即「任何為藉爆炸而產生實際效果或為產生煙火效果而使用或製造的物質」,是否如暫委裁判官及原訟法庭法官裁定,適用於《刑事罪行條例》第 55 條,即任何人製造爆炸品,或明知而管有、保管或控制屬於爆炸品的任何物品,不論他是否知道該物品屬爆炸品,除非他能證明他是為了合法目的而製造、管有、保管或控制該爆炸品,否則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14年,而爆炸品則須予沒收。

上訴人提出,《危險品條例》及《刑事罪行條例》的相關條文均是參照英國法例訂立,而英國上訴法庭已裁定根據英國的條文,爆炸品包括產生煙火效果的物質,但香港的立法歷史不同。其次,上訴一方又指《危險品條例》屬規管性質,而《刑事罪行條例》的相關部分屬懲罰性質。最後,上訴方指由於《刑事罪行條例》第 55 條的控罪訂下嚴重罰則,所以在解釋該條文時若有疑問,必須給予對上訴人有利的解釋。

廣告

終院五官一致裁決 判詞張舉能撰寫

終院五位主審法官一致駁回上訴,撰寫判詞的張舉能指,當兩項或以上的條例朝著類似的方向處理同一事項時,這些條例在詮釋時應被視為構成同一套法則,「此乃一公認的詮釋法例的原則」。他指雖然香港和英國在相關立法歷史上有差異,但強調法例的内容或實涵,比法例訂立的先後次序更為重要。

他指《危險品條例》和《刑事罪行條例》的相關條文涵蓋、規管和控制爆炸品的製造、管有、保存或使用,「即使其中一項條例屬規管性質,而另一項屬懲罰性質,但這並不表示這些法例並非朝著類似的方向處理同一事項。相反,這些法例構成一套完整法則的不同部分」。張舉能認為,可以合理地假設兩套法例的訂立是一個「延續的過程」,字詞的使用亦一致,即《危險品條例》第2條對「爆炸品」一詞的定義,和該詞在《危險品條例》和《刑事罪行條例》中的涵義相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