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絕不能讓郭榮鏗成為下一個梁游

2020/4/22 — 18:09

林奠喺星期二出席記者會被多次問及兩辦有否違反基本法二十二條,每一次林奠都刻意將焦點放番喺郭榮鏗癱瘓內會嘅行為;兩辦發嘅聲明同樣劍指郭榮鏗違反誓言,必須問責。從中就可知中共嘅核心目標係要透過拔去郭榮鏗呢顆眼中釘去全面掌控立法會。由此引起嘅「基本法二十二條」憲制危機,其實係佢哋始料不及嘅海嘯風波,而五名問責官員嘅調遷罷免,只係平息風波嘅餘震。既然目標係郭榮鏗,香港人就絕不可讓佢成為下一個梁游。

仲記唔記得上次梁游被 DQ 嘅結果?黨國機器配合之下,再 DQ 多四個民選議員,導致分組點票失去過半,保皇最終修改議事規則,之後抗爭運動一直沉寂多年,民情低落,厭倦政治,直至一九年反送中運動先至再重拾動力。當年中共可以如取如攜,大規模 DQ 議員都無引起政治動蕩就係因為輿情不及,被黨國機器 spin 去國仇家恨,以法治為名扼殺民意為實。 

今次兩辦重施故技,希望以重手法打擊所有反對聲音,由違反「一國原則」上升到「拉布」、「反對政府法案」已構成違背誓言。將「DQ 郭榮鏗」嘅劇本直接寫出嚟係要將所有反對聲音扼殺於萌芽階段,九月立法會戰線變相提前於四月全面開展。可以肯定,兩辦趁住疫情,企圖喺制度外配合港共施壓 DQ 立法會議員,若民情未見大幅反彈,嚟緊九月嘅立法會選舉就會如同虛設,到時即使反對派選到 50+ 都無用,只會迎來再粗暴嘅干預、更大規模嘅 DQ,甚至解散議會,都係手到拿來嘅事。 

廣告

郭榮鏗代表嘅唔係泛民,而係延續一九年嘅抗爭意志

當日梁耀忠拒絕擔任立法會主席選舉主持一職,拒絕承擔 DQ 梁君彥作為立會主席嘅責任,以致立法會四年糜爛至如斯田地,成為佢背棄選民嘅原罪;而郭榮鏗今日所做之事正正就係承擔起梁耀忠選擇退縮嘅責任。當日鄙視梁耀忠嘅弱軟無能,今日就應當奮起支持郭榮鏗對抗極權嘅勇氣。呢個時候唔應該再糾纏於派別之爭,門戶之見,支持郭榮鏗唔代表支持泛民,更加唔代表係支持公民黨。

廣告

捍衛郭榮鏗嘅目的純粹係捍衛佢宜家係內會所做嘅事:彰顯程序公義,將民意帶入議會。郭榮鏗以一人之力,抵禦整個黨國機器嘅攻擊,由國務院港澳辦、到中聯辦、到林奠港共政權、到一眾建制爪牙,無一不想除之而後快。但係經過 15 次內會會議,郭榮鏗未見任何退縮,呢種大衛對巨人歌利亞嘅抗爭精神,同以往十個月嘅抗爭運動同出一徹,只係形式上由街頭抗爭變成議會上嘅寸土必爭,由對抗警暴變成對抗制度暴力,正正係反送中運動嘅延續。 

捍衛郭榮鏗嘅意義絕不止於一個議席或者一個內會主席,更不限於喺呢三個月內阻唔阻止到國歌法以至二十三條立法通過,其意義在於體現香港人貫轍咗十個月嚟嘅抗爭意志,並未因武漢肺炎疫情而有所退縮,只有將香港人捍衞自由、民主、法治嘅堅定不移嘅聲音帶上國際舞台先有唯一生機。  

彰顯程序公義,釋法在所不惜

再講多次,立法會內會嘅選舉程序屬立法會內部事務,非但兩辦無權干涉,連林奠、立法會主席以致法庭都要尊重立法會嘅內部運作,梁君彥亦多次表明佢會等內會自行處理選主席問題。而 DQ 一個議員,只有在席三分之二嘅議員通過譴責動議,或者由法庭頒令某人失去議員資格,並非兩辦出新聞稿就「說了算」。就算政府入稟要求法庭取消郭榮鏗議員資格,最終導致人大再度釋法,最後法庭被迫跟從亦在所不惜。呢個做法有幾重意義:首先彰顯程序公義,規範咗兩辦同林奠都無權取消議員資格;其次法庭審理需時,走完法律程序本屆立法會亦早已告終;第三重亦係最重要嘅意義在於迫使習近平為首嘅中央政府正式表態。

宜家只係由兩辦出聲,港府配合釋法,絕非「合法合憲」。從來有關基本法嘅釋法權,若涉及香港與中央政府嘅關係,只有人大常委會先有最終嘅解釋權。中聯辦、港澳辦並不等同中央政府,更不等同人大常委會,只係兩個處理香港事務嘅部門。宜家只有兩辦作「爛頭卒」出聲,中央領導人未發一言,就係因為篡改基本法嘅後果可大可小,視乎香港本地嘅反彈同國際社會嘅輿論而定。一日中共中央未出聲,佢哋都可以將責任推卸俾夏寶龍、駱惠寧,推說只係佢哋兩人解讀《基本法》有誤,並非中央本意,沾不上習近平嘅邊,到時如同武漢市委書記、湖北省委書記一樣揹黑鑊下台成為棄卒。所以嚴格遵守《基本法》規定由人大常委會釋法,等同迫使中共中央喺呢個問題上表態,唔可以含糊過關,置身事外。呢一筆撕毁「一國兩制」嘅帳,一定要正式算在習近平頭上。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嘅時代已經過去,香港人要奮起抗爭,寸土必爭,絕不可讓歷史重覆,讓郭榮鏗成為下一個梁游。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