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1/2/26 - 13:05

「絕唔可以放棄﹙扼殺﹚年輕人」

今時今日的中大是個怎樣的地方?走入校園,會見到像人潮管制的路障砌成的通道,有保安守著要你 show 證;只睇新聞的話,會以為只有激烈反抗的學生被罰、被捕,但即使只是禮貌地跟保安說明理念婉拒出示證件,甚至與保安零交流地掂行掂過,保安都會拍下你的照片;校方會事後找上個別學生,施以完全不符比例的懲罰,取消獎學金、褫奪你出國 exchange 的機會。

前者是獲近四千票當選的應屆學生會「朔夜」副會長何思珩同學的親身經歷;好聲好氣向保安說明「唔好意思,我唔係想增加你哋嘅工作量,或者令你哋難做……我唔想賦權俾你睇我證件」後,收到學院警告,指她「辱罵大學職員」,褫奪一個約一萬元的獎學金 [1]。

這就是中大學生每日面對的制度威嚇,學生不是教育對象,而是要無所不用其極地監控、管制、威嚇、馴化的對象。不只是「學運領袖」,而是每一個學生,而在此情勢下仍勇敢承擔、站出來競選學生會的學生,面對的危險更大 — 中大 DQ 學生會的聲明中,煞有介事地留個尾巴,聲稱要將涉事學生「停學」、「開除」,或「有需要時採取進一步措施」。

廣告

報國安拉學生,中門大開任警察搜查宿舍、在中大將學生拘捕,中大校方的所作所為,無一不是想向學生宣示:大學不是任你自由思考、追求更高價值之地,它只是一個完全受政權擺佈、控制的籠牢。

一方面,我們看著一個又一個年輕人 — 當中不乏在學的中學、大學生 — 被政權拉上法庭清算,另一邊廂,政權正在校園織起一張羅網,要所有赤子在恐懼與壓迫中長大,長成不敢再有絲毫反抗意志的順民。

這就是段崇智在《01》專訪中稱「絕對唔可以放棄年輕人」的意思:絕對唔可以放棄將年輕人,完全扼殺。

[1] 朔夜立場專訪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