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不關心自由的你:李文亮和蔣彥永與你何干?

2020/2/10 — 15:08

【文:劉卓裕】

我身邊有很多人都不怎關心「自由」這個概念。我想在這裡跟那些朋友說幾件事:

(一)李文亮是一名很普通的醫生。武漢大學畢業後,留鄂行醫。注意到有傳染性高的疾病就發「朋友圈」喻在院朋友提防。之後收到鄂方公安警告了,就簽悔過書了事。此後也不再也不敢提及武漢肺炎了。他沒做甚麼了不起的事。最了不起的就是在一個言論受限的地方在朋友圈說了不該說的話,而自己當時也不知道那些話不該說。如果他知道了,也許吹哨者就只剩下六個。又或者如那其餘六個都在發聲前被當局注意到了,也許武漢肺炎事件就從不會出現吹哨者了。任何一個基本關心身邊朋友的人都會做出相同的事。你可能不會發「朋友圈」而是發Facebook而已,因為你根本不用微信。

廣告

(二)零三年沙士事件的蔣彥永醫生是位勇敢的人。他發現沙士數據與北京官方不符,就向大陸報館告發。大陸報館可恨沒蔣那麼有麼有風骨,收了情報卻沒登報,蔣就直接向華盛頓日報直接告發。他是一個真正的吹哨者,也是個尊重人生而有之尊嚴的人。他幾年前寫信給習近平要求平反六四,結果要像患肺炎的人一樣要在家?隔離。可能自由比武漢肺炎更大殺傷力和更有傳播性,所以蔣才會那麼快被隔離,而肺炎消息要東窗事發一個月後才公布吧。

(三)環球時報(中國官方的英文報紙)在前天登了一篇題為《Antagonists exploit Dr Li's death to slander China》的評論,內容大意為海外及港台勢力利用李文亮的死鼓動大陸人民作分裂活動。內文十分有趣,如評家舉例香港有「勢力」鼓動大陸人民吹口哨,借李文亮吹哨者身份及他的死分裂國家。

廣告

我想藉這三件事表達不同的訊息。

一,不關心「自由」的你可能會關心身邊親友安危。無論你多平凡,沒有自由的話,在Facebook發一個帖都足以令你成為吹哨者。而你沒有說話的自由,就連保護最親的自由都被約束了。

二,既然自由那麼重要,收起你應得自由的人是不會白白歸還你那些自由的。在他們眼中,那怕你偉大得像蔣彥永以一舉之力救國,向別國傳媒供出情報登報後中央才認真查驗沙士,你始終沒法擁有那你應得的自由。當你嘗試用那自由時,你會被視為比武漢肺炎患者更有破壞力和傳染性的人。你是言論自由超級帶菌者。而你用那自由不是為了掙什麼個人利益,而只是用來還八九六四的死者一個尊嚴。最終,像蔣一樣在家「隔離」,神智不清。

三,你的自由是隨時被別人定義的。今天你有的自由明天可能就沒有了。你的自由有天會變得叫人吹個口哨都是分裂領土的勢力。還有你不再是一個「人」了,凡你做什麼只要不合那心意就是一股「勢力」。你是一股「勢力」就把你去人格化,最重要的是你那「勢力」一定是受指使的。你受指使自然是收了錢。無論你是像李文亮一樣在保護身邊的人,還是像蔣彥永一樣捨身取義,你都是一股收錢作亂的「勢力」。其他人會指責你,因為把所有異見者當成動亂勢力實在太簡單和方便了。腦袋都用不著了。

 既然那麼偉大的蔣醫生都無法令自由從「天」而降,那麼還有什麼方法呢?二零一九年夏天。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如 ___ 還活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