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劉山青兄的一封信

2019/12/26 — 11:2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方子華】

山青兄:

與您認識多年,我相信您是真心的,並不是什麼分化L。可是,對您近來的言論,我往往不敢苟同。就以您在 2019/12/25《立場新聞》發表的「反其道而行的兩點」為例:

廣告

(1)您說:「示威者主動衝擊差人」。在多次示威的直播或現場親眼看到,除了割警頸項一案,我實在看不到有哪一次是示威者主動衝擊差人的。勉強能夠算得上的個案,都是為了營救被捕的手足。當然,如果您採取黑警的標準,以鐳射光照一下黑警就算是主動衝擊差人,那我就無話可說了。

(2)您說:「反送中運動發展出來的五花百門的和理X與和平理性沾不著邊」。據我的分析,各種和理X的行動,除了極例外的情況,大概可以分為兩種:

廣告

(a)有破壞紅色資本或藍絲商舖的;

(b)完全沒有破壞,只是遊行、喊口號和唱歌,最多只是堵路或堵塞一下商場。對於前者,我認為有針對性地破壞死物,並不算是暴力,亦沒有違反理性,因為,沒有蓄意地(intended to)傷害他人或合理地預期(reasonably expected)會導致他人受傷,以我的標準而言,只可能成為武力抗暴,而且,只是有針對性地破壞死物,那只是用此種行動來反抗紅藍色資本的隱形制度暴力,完全合乎反抗運動的理性;對於後者,如果連堵路和堵塞商場也算是不和平理性,那我們就什麼都不用做了,大可回家睡大覺,還講什麼抗爭?另外,以此標準,難道五年前的雨傘運動也違反了和平理性的原則嗎?難道佔中九子被判入獄也是活該的嗎?

(3)您說:「香港的黑衣示威者走進了其潛在支持者的常到地(商場),其行動令其潛在支持者反感」。請問您是根據什麼民調來得出這個結論的?根據民調,大部分支持者都接受、或至少理解和體諒黑衣示威者進場,在有些個案中,支持者甚至拍手歡迎、鼓勵黑衣示威者。和勇不分,甚至有些和理非變得越來越勇武,是這場抗爭運動令人感動和感到鼓舞之處,「反感」一說,我真的想不到有什麼事實根據。當然,如果您說的「潛在支持者」是指那些至今仍對警暴無感,只會責怪抗暴手足擾亂秩序的人,那您也許是對的;但對這種人的唯一方法,我認為是只有加強文宣,讓他們認識到警暴和制度暴力,從而轉變立場,而不是停止目前和理Shop之類的和平抗爭方式,因為,在目前警方動輒不批出「不反對通知書」或批出了卻動輒腰斬遊行集會並以暴力清場的情況下,如果連較為觸目(visible)的抗爭也沉寂下去,那我們還有什麼方法延續民氣、維持抗爭的動力呢?另外,假使上述的文宣無效,越來越多(您眼中)的「潛在支持者」對抗爭運動反感,那我只能嘆一句:「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於斯文也」,香港的共業前景,就只能是野蠻戰勝文明,就只能是未來幾代人屈服於中共港共的淫威之下,不生不死以致沉淪至不復可以自拔。(但無論如何,現在的抗暴手足已經為香港歷史寫下了最光輝燦爛的一頁,他們的淚與血永遠不會白流!)

(4)您說:「永無休止的衝擊是愚蠢的行為...... 下來的新春是傳統節日,能讓市民團聚化干戈嗎?」那您有什麼更好的建議?要知道,休戰必須是雙方共守的,如果連手足在街上、商場中,甚至只是在黃色餐廳中團聚,和平地喊喊口號唱唱「榮光歸香港」也要遭到暴警襲擊,就像今晚(2019-12-15)的情況,那又如何化干戈為玉帛呢?

不才後學

方子華 拜上

(作者自我簡介:大中華文化左膠,信仰儒家並根據儒家義理支持蒙獨、疆獨、藏獨和港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