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另一名公院醫生:給許惠峰醫生的回信

2019/12/22 — 11:22

【文:另一名公立醫院醫生】

跟許惠峰醫生一樣,我也是一名公立醫院前線醫生,同樣跟許醫生一樣面對同樣的困境。許醫生見到的現象,我和我的同事每天都在經歷,我不得不認同許醫生的高見,指出醫療問題歸根究底都是政治問題。 但除了政治理由外,還因為醫管局及特區政府多年來都用錯誤的方法去處理公營醫療問題。

當香港特區政府及醫管局不斷驕傲地聲稱香港醫療系統屬於全世界最有效率的醫療系統,就足以證明整個管治團隊用錯了方法去管理醫管局。並不是所有機構也應該用效率去衡量服務質素,因為高效率的背後也會潛藏一些重要問題,醫療系統就是最佳例子。

廣告

究竟一名病人去到醫院,不論是公立還是私家醫院,最需要什麼呢?究竟是在最短時間可以看醫生、住院時間壓縮得最少、還是看好疾病?不斷追求更高效率代價就是犧牲了質素。用一個非常顯淺的例子就可以清楚解釋。當一間餐廳不斷提升效率去增加翻檯次數 ,代價必然是食物及服務質素需要有所下調。對於快餐店及茶餐廳,如此安排並無不可,反正進來的食客都只不過打算用合理價錢,取得合理服務和食物。但對於其他專業,不斷追求更高效率最終只會適得其反,不但實際營運效率會有所下降,服務質素也必然受極大影響。

就以基建為例,如果不斷要求建築商提高效率,縮短建屋時間,定必然會造成安全影響,因為總不能夠無止境地加快興建速度,如果盲目追求高效率,唯一的方法就是縱容建築商偷工減料,最後造成短樁樓或危樓,需要緊急拆除,不但沒辦法提升效率,更令實際成本上升。同樣地,醫管局在過去多年也走錯了路,盲目追求 KPI 和效率,只懂得用盡各種方法造數,而並非真心地提升服務質素,就是醫管局的死罪。

廣告

就以許醫生提出的加床及 overflow 例子,就足以證明醫管局高層的思維完全錯誤。醫管局高層應為將病人從內科病房 overflow 到骨科病房,讓內科病房病床佔有率數字沒有那麼難看,就當交了差,甚至有人將這安排當作是自己的偉大貢獻,卻看不到如此安排其實只會令整個醫管局服務效率更低。首先 ,許醫生便要不斷穿梭各間病房去看病人,結果更多的時間便浪費在遊走於各間病房之間,絕對是費時失事。除此以外,為了安排病人 overflow 到其他病房,也要牽涉護士的工作,例如內科病房護士便要選擇病情合適的病人 overflow 到骨科病房,否則,將病情太複雜的病人 overflow 到骨科病房,有機會被骨科病房經理投訴。在運送病人過程中也要牽涉病人 助理的工作,前前後後也牽涉大量文書工作。 結果為了讓內科病房病床佔用率低幾個百分點,醫管局每天便在浪費大量珍貴的人力資源去 overflow 更多病人。

至於許醫生提出的門診問題,筆者打算向大家提出一個許醫生沒說到的更嚴重問題。幾年前,醫管局為了讓門診輪候時間沒那麼難看結果,提出了 de-clusterization 的愚蠢措施,讓病人可以自由選擇到哪間醫院專科門診排隊。醫管局提出這個措施當然是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現時有人更提出 一套完全離地的未來發展估算。很明顯負責這些措施的人根本不知道醫管局是在怎樣運作。De-clusterization 後,由於病人可以選擇任何一間醫院的專科門診去排隊,結果名氣越大的醫院便越會受害。不少病人為求可以早一點排到專科門診或追逐名氣,便選擇跨區排隊。初時的確不會有嚴重問題,但久而久之便會造成貧者越貧、富者越富的情況。大醫院會因為這項措施需要吸納更多門診新症,但卻沒有因此而獲得更多資源,因為醫管局提出的建議,是根據該聯網的人口而作出分配,而這項措施卻為這些醫院帶來更多非本區病人,結果這些醫院便會首當其衝,被迫攬炒。就算該聯網的人口沒有明顯上升,醫護人員的工作量卻因為醫管局這項不合邏輯的措施而不斷攀升,同時這些醫院獲分配的資源也沒有因為需求增加而作出調整。最後,只會令這些醫院的醫護人員心灰意冷,造成下一次的逃亡潮,令人手問題更加嚴重。

那一邊廂,規模較小的醫院因為本區病人選擇跨區求診數字上需要服務的病人數目的確有所減少,理論上醫護人員承受的壓力也會較少。只可惜由於醫管局一直追求冷冰冰的數字,當這些醫院需要服務的病人數目開始下降,這些醫院的高層便會大為緊張,推出一些更愚蠢的措施去製造醫院有龐大需求的假象。例如將病情較輕微的病人也保留在專科門診覆診,或者將覆診時間縮短,去做好一盤數,避免讓外人看到醫院的實際情況。結果為了一些毫無意義的數字,一些人需要疲於奔命去應付多出來的需求,另一批人也因為要追求更好的數字而去做更多無謂的行政手段。結果,因為醫管局這項完全不合邏輯的措施,令資源嚴重錯配,最後都是害苦了前線醫護人員及病人。

至於人手問題,為何每年都有幾百名醫科生畢業生,但人手永遠不足呢?很簡單,當大家明白醫管局如何分配資源,便會知道醫管局根本沒有打算從源頭處理好這個問題。 2018/19 年度,醫管局竟然錄得 14 億 4000 萬元盈餘,原因竟然是因為人手不足而沒辦法填補有關空缺,結果這筆錢便被撥入儲備,聲稱用作長遠財政規劃。大家知道每次醫管局邀請各大醫院去提交來年發展大計的時候,是怎樣打壓前線醫護人員嗎?每一個發展大計不外乎需要人或者是錢,每當提到這兩個要求,醫管局高層們總有理由去拒絕一項合情合理的發展大計。不是說醫科畢業生不足夠支持需要新增人手的計劃,就是說那一年醫管局出現財政赤字沒有足夠的錢去支援相關計劃。結果呢,一項又一項可以提升服務質素的發展大計都被拒絕。由於發展計劃落空,前線醫護人員透過新增發展項目去獲得晉升的機會也幻滅。當這個問題年復一年發生,就會有大量具有一定經驗的前線醫生感到心灰意冷,因為看不到在仕途上有任何希望,結果唯有黯然離開醫管局。有的甚至放棄本來的專科,改為做普通科醫生就算了。結果呢,本來這批很有熱誠服務香港市民的前線醫生,就是因為醫管局殘酷的政策,阻止前線醫生得到合理的晉升機會,結果就算醫科畢業生數目怎樣增加,也沒辦法挽留極具經驗的專科醫生留在醫管局繼續工作。他們甚至寧可選擇到請條件同樣不優厚的私人醫療集團去當普通科醫生,而非本來的專科,就是因為在醫管局內完全看不到有任何希望。

沒錯,這個就是醫管局的荒謬。在有錢的時候會說因為預期畢業人數不足,所以要否決大量發展計劃。 在出現短暫赤字的情況下,不但不去向擁有極龐大資源的政府要求更多撥款,反過來就去欺壓前線醫護人員,否決所有需要額外資金的發展計劃。結果,在這些有赤字的年頭,政府原來擁有很多無謂錢投放在各項大白象工程,但也不願意撥多丁點資源去支持各間醫院真正為病人的發展計劃。至於在有錢的那些年頭,如果醫管局願意讓更多涉及晉升的發展計劃獲得通過,最終的結果就是有更多已經具有足夠經驗的前線醫生獲得晉升,願意留在醫管局服務,不但能夠正面地處理人手不足的問題,更能夠讓經驗豐富的這批醫生留在醫管局,培訓初出茅廬的初級醫生,加快這批初級醫生的成長。 就是因為醫管局不斷找藉口去否決這些發展計劃,讓前線醫護人員心灰意冷,一個又一個黯然離開,結果導致人手問題永遠也得到解決。

其實醫管局高層和負責醫療的政府部門關心什麼呢?就是一大堆無謂的數字。他們樂意見到香港醫療系統聲稱是全球效率最高 、 KPI 數字永遠亮麗、 甚至願意犧牲病人福祉去製造財政盈餘,方法就是逼走心灰意冷、已經為醫管局服務多年 、有足夠經驗的前線醫生。因為醫管局出現盈餘,管理層就可以用這個數字為藉口要求大幅加薪,去滿足一己私慾 。所以除了許惠峰醫生提到的政治問題,醫管局多年來選擇用錯誤的方法去管治,也是導致今時今日醫療問題的成因。一天醫管局和食物及衞生局的管理層不去改變錯誤的思維,一天香港的醫療問題也不會得到解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