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12/15 - 23:32

給遠方朋友的聖誕家書

作者攝

作者攝

親愛的,你好嗎?

抬頭沒有寫上你名字,因為怕連累你的工作與生意。這時代,說句話,和朋友聊聊天,還是小心一點好。我很多朋友在臉書上已沒有臉龐,他們刪去相片,更改名字,我已不知道誰是誰;有些更謹慎的,甚至用冷門文字拼寫臉書名字,希望令老大哥的爪牙無法追尋起底,希望能把握最後的自由,暢所欲言。

2020 年很殘酷,希望你和你的家庭都能熬過疫症,身心健康。你問過我:香港怎麼了?我一直沒有詳細回答,也許因為不知從何說起,也許因為忙,忙於哀傷、忙於憤怒、也忙於理解這座城市發生什麼事。而沉淪的速度,遠超我們能理解的速度。雖然,我們一早明白,這是一個必經的過程。

廣告

當疫症沉寂時,也許你會再來香港,到時你應該仍然見到維港璀璨的燈光,你會見到那個我曾帶你去觀賞的「幻彩詠香江」繼續裝作若無其事。可你要洞若觀火,千萬要看清楚這個國際都會被掏空的法治軀殼、光輝都市中空洞的承諾;請聽清楚那些過於喧囂的禁忌,請感受一下人民內心不熄的怒火。

香港怎麼了?我想告訴你這十天八天發生的事。

黃之鋒、周庭黎智英,你熟悉的名字,一個又一個已被關在牢獄中。

公民眾籌,資助社會運動,警察會指控你詐騙、洗黑錢

香港出現流亡潮,一位前立法會議員逃亡,警察株連親人,連父母妻子的戶口都曾被凍結,卻說不清有何理據。國際金融中心,連私有產權都不再有保障;這幾天,外國銀行出現人龍,人們急開離岸戶口轉移資產。

本來用以訓練學生明辨是非、關心社會的通識教育科遭殺掉,新課程將灌輸學生愛國情操、認識中國夢。

這些說法已無懸念:香港是自由世界與極權世界碰撞的斷層,香港是東西新冷戰的原爆點,香港是新西柏林;今日的西藏新疆,就是明日香港。

過去幾個月國安法通過後,香港還有這些改變:

喊一句抗爭口號,也會被誣衊分裂國家;舉幾張白紙,也會被指危害國家安全。權貴會公然說:法律就是武器。

公平選舉已成歷史,國家機器以言入罪,說你不夠效忠不夠擁護基本法,就可以指你違反誓言,反對派被 DQ,議會變作一言堂,宣誓變成思想審查緊箍咒。

司法獨立亦是空話,審理國安案件的法官,由行政長官委任,人選秘而不宣。

幾千人開演唱會可以、地鐵車廂擠滿人也可以,獨是遊行示威嚴控,三兩人站在一起也控告你違反限聚令。

香港一眾官員,亦已撕破假面,露出戰狼真面目,他們的嘴臉,與你們慣見的中國外交戰狼,已無兩樣。

這是一場預先張揚的命案,讀讀歷史,就能看到極權的軌迹;這場風波,遲早要來,沒有制衡的權力必然腐化,終有一天會吞噬自己。

這封信,不是求援,因為今天香港,連向外國人陳情,都可能被視作勾結外國勢力,未審判就不准保釋先還柙;這封信寫了,也不能期望地球另一角落的你,能為我們做些什麼。不過,香港已由「生金蛋的鵝」變成「礦坑裏的金絲雀」,香港的歷史責任,就是當毒氣毒霧來臨時,由我們來先知先覺先死,以身警世。

多謝你提出邀請,有朝一日香港不能再留,你可以在彼邦提供居所,短住甚至長居。我幻想過,好友遍地球,日後在台灣、澳洲、英國、瑞士、巴西、加州、紐約都有家,豈不快哉?不過,感謝你的好意,離別的人已經夠多,總要有人與香港共存亡。

新的一年,希望您的努力得到回報,黑暗盡頭見光明。

 

相關文章:
訣別
世紀詐騙案

(本文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此文略有加長)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