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陳肇始姑娘的公開信

2019/11/29 — 10:0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李妙梨@前線科技人員】

陳肇始局長,

由六月十二日至今,警方已經用了上萬枚催淚彈,大部分時候,更在人煙稠密的民居施放,射入室內、商鋪、老人院、社區中心、地下鐵站,甚至學校,明明催淚彈不實合在民居、室內施放,嬰兒、小孩子、孕婦、長者及有呼吸系統疾病⋯⋯等更是高危一族,但你仍然可以說警方在大部分時間,都只是在空曠的地方施放的謊言。

廣告

早在七十年代已紀錄有嬰兒,因為警察將催淚彈射入家中,而患上急性肺炎,需要經過長達數月的醫治才康復。根據一份 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 編寫的巴林人權報告,曾有兩位人士(一位長者及一位年青人),都因為有催淚彈射入屋內,吸入高濃度催淚氣體,引致呼吸困難而過世,從而更加肯定催淚彈不適合在室內使用。大部分生產商的催淚彈使用指引及 U.N. 的催淚彈使用指引都有強調這一點,為什麼局長可以漠視市民安全和健康,一直縱容警方亂槍施發催淚彈?

催淚彈一直被政權視為「低殺傷力的人羣控制武器」(Nonlethal crowd control weapons),當然大部分人權 NGO’s 及硏究催淚彈的科學家都不認同。但正正因為這一點,所以歐美生產商都會將所有催淚彈及胡椒噴劑型號的 Safety data sheet 公開在其公司網站上[1],以警方常用的美國生產商 Nonlethal Technologies 為例,所有不同型號的催淚彈成分、每一種成分已知的危害、使用指引、接觸後的處理方法、安全劑量限制⋯等,都會顯示在 Safety data sheet 中。我真不明白為什麼局長會覺得是大秘密,在各個不同的催淚彈使用指引中,都有提到警方或政權需要向公眾及醫療團隊提供 safety data sheet,讓受影響的公眾可以得到適當的醫治。

廣告

當然,中國最大型的國企武器生產商,北方工業 (Norinco) [6] 就沒有遵守「人群控制武器」的原則及透明度,把各種化學武器的 safety data sheets 公開在其公司網站上,使用不清楚成分的化學物質,已經可以引起不可預測的傷害,更何況是具有殺傷力的化學武器,所以在警方公開其 safety data sheet 前,你應該向警方提出禁止使用中國製的催淚彈,以釋除公眾疑慮。

毒理學常說 Dose and exposure time makes the poison,意思是指大部分的化學物質有無毒,都會由接觸劑量及接觸時間決定,當然也有例外,如鉛就沒有安全劑量。所以催淚彈的 safety data sheet 都會包括每一種化學成分的上限及長期接觸的劑量。

催淚彈中最主要的催淚化學物,簡稱 CS,學名為了2-chlorobenzalmalononitrile,由發明此化學物質的兩位 chemists, Ben Corson and Roger Stoughton 姓氏的英文字命名。由資料顯示,CS 在 1928 年發明。直到 1950 年代,才被一間英軍使用在催淚彈中,在 1970 年代期間,美軍硏究在 CS 中加入不同份量的 silicon (矽),增長半衰期及增加了防水功能,以增加其效力,分別為 CS1(殘留物可以停留長達兩星期)及 CS2 (殘留物可以停留長達三十至四十日)[4]。在九十年代,經過一些動物實驗,發現 CS 較另外兩種催淚化學物質(CR 及 CN) 安全,但功效更強,自此, CS 成為最常見的催淚化學物質。

根據警方最常用的槍發式催淚彈,型號 MAP-67M)5-CS [2] 的 safety data sheet,可以得知每發催淚彈含有 80% 以上的 CS,而其他成分為一些重金屬。另一隻警方常用的手擇式催淚彈,型號 MP-1-CS [3],由 safety data sheet 的成分,可以見到加入了矽,所以其 CS 殘留物可以在社區停留長達數星期。

每一份 safety data sheet 都有提供每一種化學物質的最高使用上限及長期使用上限,如 CS compound 就是 0,4 mg/m^3 (0,05 ppm),超過了使用劑量上限,長遠會導致大量市民患上呼吸系統疾病,更可成為未來巨大的醫療負擔。高濃度或長期吸入催淚氣體已被證實會導致流產(巴林和巴勒斯坦難民營都有流產過案)、引發呼吸系統疾病、更可能引起心理壓力。還有另一份美軍的硏究發現,雖然美軍在做催淚彈訓練時,會使用防護裝備,但經過長期及沒有劑量控制的訓練之後,都出現呼吸系統疾病,所以警方的密集式亂槍施放催淚彈,長期下去,警員的健康也會出現問題。

再者,警方不斷使用過期催淚彈,由於過期催淚彈中化學物質會不穏定,所以爆破溫度會較高,也較容易起火,而䆁出更高濃度的代謝物,如 HCl (氯化氫), HCN(氰化氫,俗稱生埃氫)⋯⋯等[5],這些化學物質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更是難以預測。另一個使用過期催淚彈的危險是催淚彈有機會失靈,更可能在施放前爆炸,似乎警方高層除了不故及市民健康外,也不故及前線警員的安全。

有關催淚彈長期影響的科學硏究一直不足,更欠缺根據現代毒理學標準的科硏,所以到今時今日仍然不能說催淚彈是安全的,但每一種化學物質在不當使用的情況下,都可以造成嚴重破壞。最令人疑惑的是催淚彈早在九十年代,禁止用在戰爭中,但卻一直被政權及武器生產商包裝成「人群控制武器」,不斷使用在平民身上。催淚彈除了令人感到不適外,呼吸困難,皮膚及眼睛刺痛外,更會引起驚慌,從而引起很多不必要的意外,同時更增加市民與警員的仇恨。以有毒化學武器去解決問題,只會引發更大的問題。

李妙梨@前線科技人員

[1]: http://www.nonlethaltechnologies.com/DS.htm

[2]: http://www.nonlethaltechnologies.com/pdf/SDS/SDS-MP-6M5-CS.pdf

[3]: http://www.nonlethaltechnologies.com/pdf/SDS/SDS-MP-15-CS.pdf

[4]: https://s3.amazonaws.com/PHR_Reports/Bahrain-TearGas-Aug2012-small.pdf

[5]: Liberation of Hydrogen Cyanide and Hydrogen Chloride During High-Temperature Dispersion of CS Riot Control Agent

Timothy A. Kluchinsky , Paul B. Savage ,Robert Fitz & Philip A. Smith

Pages 493-496 | Published online: 04 Jun 2010 & Identification of Compounds Formed During Low Temperature Thermal Dispersion of Encapsulated o-Chlorobenzylidene Malononitrile (CS Riot Control Agent)

Joseph J. Hout , Gary L. Hook ,Peter T. LaPuma & Duvel W. White

Pages 352-357 | Published online: 12 Apr 2010

[6]: http://www.norincogroup.com.cn/col/col5/index.htm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