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維護教育專業,重回理性討論 — 一班前線高中歷史科老師的公開信

2020/5/18 — 10:36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編按:一班前線歷史科老師就教育局要求取消中學文憑試歷史科一試題發公開信,表達 4 點意見:

- 題目設計切合歷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的的評核要求,如資料與考生識見配合後的取材、題目類型及提問用語等,與歷屆無異;
- 題目要求考生能處理整個時期(即1900年-1945年),應涵蓋該時期的頭、中、尾段 (如1900-1911、1912-1928、1937-1945),即中國晚清、民初、軍閥混戰、南京十年及抗戰階段⋯⋯等等眾多歷史事件,而非如坊間誤解題目為日本侵華對中國的影響
- 請相信老師日常課堂的專業教學及學生的歷年的史學訓練,具有足夠歷史知識、人文素養、家國情意、全球視野以處理題目;
- 現階段貿然取消試題,漠視考評局既有之專業、獨立機制,動搖文憑試基石、為學生帶來無可挽回的影響,做法不公,令人擔憂。)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先生、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秘書長蘇國生博士、各位關心本港歷史科的朋友: 

我們是一班現職任教高中歷史科的前線老師,望透過本信表達對日前開考的文憑試歷史科卷一 題二爭議的意見。本信內容將同時公開予市民,讓公眾了解前線老師的實務操作及心聲,回應坊 間對本科及本屆文憑試題目的誤解,並期望能做到拋磚引玉,促進更多同工加入專業討論。 

廣告

誠如《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課程指引 (小一至中六)(2017)》(頁 91)指出,學、教和評 估三者互為關連。評估是課程、教學與評估循環內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直以來,同工均以課程 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聯合編訂的《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學習領域—歷史課程及評估指 引 (中四至中六)》(以下簡稱課程及評估指引)及由香港考試及評核局制訂的《香港中學文憑 考試評核大綱》(以下簡稱評核大綱)作為科本內部課程規劃、課程實施及課程評鑑的依據。《課 程及評估》(頁 2)指引列明多項宗旨,包括讓學生能以公正持平、設身處地的態度,從不同角 度去審視過去與當代事件;了解本身所屬文化的特質和價值;以及培養國民意識及全球公民意識等。 因此,從維護教育專業的角度而言,我們認為就卷一題二的討論方向應聚焦於此題的設計能否 貫徹執行《課程及評估指引》的理念,以及評核的內容有否配合《評核大綱》考核學生不同史學 能力。這種討論才是真正「維護文憑試的專業性、公平性、公正性及可信性」。經回顧《課程及 評估指引》及日常教學經驗後,我們並不同意教育局指該題「出現令人感覺偏頗的設計」、「與 上述課程宗旨不吻合」,兹加以說明: 

A. 回應試題設計:

廣告

1. 歷史科的評核要求

根據《課程及評估指引》(頁 36-37),本科所評估的學習目標如下: 

學生應認識並了解:

• 基本的歷史概念,如因果關係、演變與延續、不同事件的異同; 

• 陳述和詮釋歷史的不同方式,藉以表達不同的觀點與角度; 

• 本身所屬國家和其他國家的信念、經驗及行為,以及三者如何影響當今世界的發展; 

• 二十世紀本地、國家、亞洲,以及世界發生的主要事件/運動間的相互關係; 

• 塑造今日世界的主要歷史發展及趨勢。

學生應能掌握以下技巧: 

• 分辨事實與見解,辨識偏頗的觀點、隱晦的假設及空洞的論點,及建立確切的歷史觀點與視野; 

• 比較和詮釋歷史資料;根據可用的顯證提出合理的結論,並能根據新史料對歷史重新作出詮釋; 

• 辨別並解釋歷史文獻和檔案在何等程度上反映相關時期存在的態度、價值觀及情感; 

• 恰當地選用及組織史料,以提出合乎邏輯和前後一致的論點; 

• 分析、選取及綜合以不同途徑蒐集的資料(包括網上資源),衡量各種可作出結論的方法, 並對之進行評估; 

• 將歷史知識及技能應用於日常生活中。 

我們理解這一題試題不會同時考核以上所載的所有目標,但在認真回顧卷一題二的題目後,我們 認為此題與歷屆試題的考評模式無異,符合評核要求,理據如下: 

2. 題目切合歷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的的評核要求: 

• 基本題型方面:一如以往,該題總共有 3 個分題,分別是 2(a) 、2(b)及 2(c) (分別為 3 分、4 分和 8 分)。是次爭議主要集中 2(c),因此下文集中討論該分題。 

• 設題要求方面:參考歷屆試題的「考生表現」建議,同學在處理該資料題時,應該能「識別題目 中的關鍵詞,以便掌握題旨;使用相關史料,支持其論點,以及答題邏輯分明,內容連貫、思路 清晰。」 

就 2020 年試卷一的 2(c)題而言,題目為:「1900-45 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你 是否同意此說?試參考資料 C 及 D,並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同學在作答時應要達到以下要 求,下列各項要求也均符合《課程及評估指引》的理念: 

(1) 答案能處理整個時期(即 1900-45)的相當部份,最起碼應涵蓋該時期的頭、中、尾段 (如1900-1911、1912-1928、1937-1945),即中國晚清、民初、軍閥混戰、南京十年及抗戰 階段⋯⋯等等眾多歷史事件。題目設置能考核學生對《課程及評估指引》內提及「二十世紀本 地、國家、亞洲,以及世界發生的主要事件/運動間的相互關係」的認識;

(2) 答案能分析上述不同時期日本對中國所帶來的影響;

(3) 闡述這些影響「如何」/「為何」屬於正面/負面 (利弊),以達到《課程及評估指引中提及的「恰當地選用及組織史料,以提出合乎邏輯和前後一致的論點」;

(4) 答案應根據提問用語「你是否同意」,表達個人立場。同學選擇「同意」/「不同意」皆可,但不論哪一個立場,同學均必須提出「利」「弊」兩方的論點,並加以比較,作出結論,以 達致《課程及評估指引》內「建立確切的歷史觀點與視野」的要求;

(5) 在整題答案中,同學要恰當且均衡地選用及組織史料。史料一方面要有效地運用「資料 C」及「資料 D」,達到《課程及評估指引》內「根據可用的顯證提出合理的結論」,也必須運用 學生「個人所知」的歷史知識。 

• 有關「根據資料」及「就我所知」的運用方面: 

在該題中的兩項資料中,資料 C 提供了 1905 年清朝統治時的一篇文章。在資料 D 中,則提供了 1912 年中國民國年間的一篇文章。換言之,若學生的答案要涵蓋 1900-1945 年間的相當部份,學 生便需以「個人所知」處理 1913 -1945 年間的內容,即民初至抗日戰爭時期, (尤其是該時期的 末段,即 1930 年代-1945 的內容)。 此外,本題的標題清楚指出了這題是關於: 「20 世紀上半葉 的中國和日本」,因此同學若要恰當回應題目,應該要運用到主題甲「中國」和「日本」兩個課 題的內容。 

3. 學生通過日常教學,具有足夠歷史知識處理題目 

本題目的歷史時期 (即 1900-1945 年間) ,據《課程及評估指引 》中課程架構及組織部份(頁 9 至 10),清楚指出老師應就以下教學要點,設計教、學、評活動,其教學要點及相關說明節錄如下: 

(二) 中國的現代化與蛻變 

(三) 日本及東南亞的現代化與蛻變 

由上述文件內容可見,日常教學教師必須與學生一同討論 1900-45 年間中國和日本兩國發生的主 要大事、發展和互動,如教授中國「早期的現代化努力」的部份,老師會教授五四運動前日本派兵佔 領山東半島及要求中國簽署《二十一條》如何刺激中國的民族主義發展,結果促成五四運動爆發的史 實;在教授南京政府現代化努力的部份時會提及南京政府的現代化努力因 1937 年抗日戰爭的爆發, 對中國現代化的努力構成打擊。另外,在教授有關日本軍國主義的興起及影響部份,老師會教授學生 日本軍國主義對亞洲的影響 (包括對中國造成的影響),如軍國主義的興起使 1931-45 年間日本對中國 發動多次侵略,如九一八事變、一二八事變、成立偽「滿洲國」、七七事變以致南京大屠殺等重要史 事;甚至在教授戰後日本與亞洲其他國家的關係上,在處理中日關係課題時亦會提及抗日戰爭中日軍 的罪行問題(如慰安婦問題)。 

上文所提及的教學內容可見,學生經歷三年的高中課程後,知識方面應對 1900-1945 年間中日兩 國的重大歷史發展和互動有一定的認知,能夠處理題目中「個人所知」的部份、作出具識見的判斷 (包括資料的立場和有否存在偏頗),提出相應例子並回應。故不應存在欠缺相關的史實認識而未能舉出 例子的問題。 

B. 回應坊間的疑問 

坊間對歷史教育工作眾說紛紜,卻也正顯秉持專業之重要性。歷史科的訓練中素來兼備「ASK」, 亦即「態度(Attitude)」、「技能(Skill)」、「史識(Knowledge)」。前線教師尤其明白培養學 生正確價值觀之重要性。位處強調開放多元的「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學習領域」中,歷史科屬其學 習領域的分工下,在培養學生國民意識之餘,世界性的視野也是必不可少。以開放的態度面對歷史觀 點,討論並採納百家之長,在歷史教育中尤為重要。 

回歸本次試題,就歷史時期而言,1900-1945 年間幾經重大歷史變奏,考核考生對四十五年間 各時期特徵之理解。勿論 1930-1945 年間日本侵華的一段歷史之可討論性,單論 1900-1920 年代, 讓學生了解中日關係的多樣,實是教、評所力求。至於 1930-1945 年,是本題中考生必須處理的部 分,有論者雖擔心學生對於侵華事件中日軍行徑理解片面,但討論該時期的中日互動所帶來的影響時, 並非只包括大戰中的傷亡、犧牲,便能全盤蔽之。是故,當帶領學生討論歷史事件的時候,協助學生 建立全歷史時段的掌握。學生作為世界的一份子,歷史科正正肩負著為他們提供分析及辨別史實訓練 的重責。 

C. 結語 

公開考試對一眾學生前途至關重要。2020年度中學文憑考試的波折不言而喻,若教育局單方面貿 然要求取消試題,漠視考評局既有之專業、獨立機制,無疑使莘莘學子百上加斤,教師亦力不從心。 評考進行過程中,盡量減低評核環境對考生產生的外部影響實乃考評人員、以至社會各界之責。猶記得本屆文憑試開考之初,教育局甚至希望在職人士能調整上班時間,「讓道」考生,以撫慰考生們因未能開考積壓達月的不安與壓力。然則,是次教育局在文憑試仍在進行期間倉卒要求取消題目,為考 生帶來莫大困擾,實在令人匪夷所思,教師與考生們並肩走來,也不禁為同學擔憂以及抱不平。自新 學制課程起,高中選修歷史科未免有漸趨小眾之虞,老師、學界、甚至教育局亦為此精於求進,改善 教學,務求力挽狂瀾,勉力維持修讀人數。此次大眾或因對課程評核未有足夠了解作出批評,尚可理解;但若教育局作為教育專業部門而作出取消試題決定的要求,委實難慰同工之努力,還望教育局深 思。教育之專業,於教師而言,除卻傳授知識、技能與價值觀,更重在守護學生。香港素來是一個多元並濟的社會,開放接納各家之言。因此,我們能理解社會各界對於教育的關心以及精益求進的精神。 但即使再多的批評與詰難,抑或題目是如何具爭議性,這也實非學生的錯。事件中各持份者對於學生 的重視與關懷理應是與師生同心同德,而非因仍未有定論的觀點使孩子淪為犧牲品。在此,我們一眾 前線歷史科老師在乎守護孩子的未來、歷史教育的專業,望教育局、考評局,在上掌權者三思而行。 

一班前線高中歷史科老師上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