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網絡吸精瓶 — 吸掉人民憤怒的「三萬 thx」

2020/3/10 — 18:39

反送中中期,我 unlike 了「作者」的 page,但此前他有件事説得挺對的:網絡會吸掉人的憤怒。就像《GTA》面市,槍殺案反而少了。

網絡情緒,是現實情緒的弱化投射。我小學年代,在一間教堂課後託管,有欺凌別人,亦有被別人欺凌,往來中塑造了今天的我。那時我聽見社會討論「網絡欺凌」,O 哂嘴,如同聽見「電子拜山」— 面對面的怒鬥才是大勇,放上網絡,發送當發怒,有什麼好怕的?

一般香港八、九十後,網齡都很高,「認真就輸了」漸成了一種調節機制。當網絡為現實帶來不必要負荷,後者自會用最省力的方式處理前者。之前譚家博(蒸魚安)來青年文學獎乞奬找碴,我們莊員留言字面看似憤怒,實情鍵盤後大家都在笑騎騎,傳閱他很樣衰的自拍。

廣告

所以真的不難想像,警察專頁 admin 處於什麼狀態:黑警不是 KOL、不是商業公司,是沒有動機認真經營網絡的。黑警只是數位(digital)清道夫 — 人們對各式警暴的憤怒再大,吸進了網絡,成了嬲嬲,就是數位垃圾。「3 萬 thx」是最典型的數位垃圾:線下殺警的大欲,成了線上套語,刷了一波 status、comment、短片,就什麼都留不低。你們想殺害的目標,拿「30 萬 thx」來整圖,是在嘲諷:你們自吹自擂的憤怒,最後居然合成出這麼人畜無害的形狀,真無能啊。而你們回應的方法,卻是製造更多數位垃圾,猶不覺半分受辱。

我很怕那些黃絲大群組,除了我居住出入的兩區細爐,其餘我一概沒入。裡面充滿一大群剛學懂上網的人,急着手動轉、用力罵、藏頭詩競賽、分享「逆權生活」的大小事,有建設性的戰略省思卻萬中無一。「啲黑警 likes 數跌到 28 萬~好柒呀」,還有匪夷所思的「讚消防落黑警面」— 我們的憤怒,就這樣被網絡吸走了。

廣告

內容接收者固然有責,內容製造者卻是元兇。關於抗爭的內容,略分三類:哨訊、思潮、發洩 — 你大可數數自己的 newsfeed:哪類內容最佔你眼球?我不會怪CapTV、高登音樂台,他們算娛樂事業,抽政治水乃份外事。我怪的是主流媒體、政評人、議員,帖子十有八九都是「share + 發洩性廢話」— 你們有盡公眾人物的責任嗎?有提供原創內容嗎?有努力提高受眾的智商嗎?

黃絲們:你們歡慶了半個月的「飯聚集團」,59 名警員全部無受感染,病源者前晚亦康復出院了 — 你們能稍稍察覺一下,這場抗爭 cliché 串流盛宴到底有多白痴嗎?

還是回到擺心心、擺「五缺光時」手勢跟防暴拍照的老問題 — 或有片刻義憤,恨意無以綿綿。狗品支那官說幾句歪理,憤怒進入網絡,失去了動能,居然搭錯線變了笑話。然後大家笑笑笑,仿佛笑完就「對抗」了「亂世」,我們在淚汗煙彈中活得姿巧態妙,人民沒被打敗。

遠離網絡吧。憤怒的話,看書也好、健身也好、賺錢也好,至少你有更多才學、體能、財力,去支撐你未來的大爆發。你把時間花在打「3 萬 thx」,就一切可休矣。

 

作者 Matter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