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編更醫生的眼淚 — 罷工醫護為自己嗎?

2020/2/1 — 23:29

【文:鄧牧師】

過去幾個月,任職內科醫生的太太在醫院負責為整個內科部門編夜更輪值。這工作並不簡單,每次一般要花幾天去處理,務求讓各同事都能公平和有效地在合適的時段和日子工作。

近星期,因香港的疫情急促變壞,在連續多天的會議和準備後,前天她要以半日時間重新編排 2 月的夜更輪值。

廣告

因為不少同事將陸續被安排在 DIRTY TEAM 工作,所以夜更輪值的次數會比過往多好多。縱然同事們都已事前向太太表達諒解和信任,但到編到最後時,太太都好頭痛,因為唔能夠平均分配而令部份同事加重負擔。

迷惘之際,突然收到 whatsapp 訊息,一位正放產假,在較後時間再加自己年假的同事通知,話取消了休假,所以主動聯絡太太,話可以編她入夜更;無幾耐,又有另一同事來電,話銷了假,可以編他入更;又另一位同事來電,話在入 dirty team 的前和後,都可以編他,他不介意。

廣告

太太立即淚盈滿眶。

各位,這是屯門醫院內科部的一群醫生。過去十多年,無論舊人新人,他們無忘初衷,無忘惜日返回天家的戰友。今天,無論在甚麼崗位,他們仍咬緊牙關,互相扶持,為患病的,悉心醫治。

但,請記著,他們現在同樣是懷著戰戰驚驚的心情,渡過每一天。因著疫症,一些過往屬於正常的醫療程序,現在不能隨便使用(如高壓氧氣);就算不是隔離病房,現時在普通病房,都要「極度格外」小心;回到家,第一時間要避開家人,立即沖洗,甚至選擇自己搬家,與家人暫別。

所以,如果大家覺得他們值得尊重,最好的回報,就是大家都保護好自己,少外出,帶足保護設備,他們的工作風險也會減低。我看到一些人話提出罷工的醫護是「丟下病人」,更有人話希望這些醫護能染上疫症。我只想說,醫護罷工,不是只為自己的安危,而更重要,是他們知道,香港市民正面臨非常大和嚴重的受感染情境,而這情境,是為政者絕對可以透過有效和果斷的政策實施來減低我們市民和醫護的風險,所以袁國勇醫生說得好:「 … 醫護人員罷工並非『怕死』,但認為若不阻止疫症在香港蔓延,醫療系統將無法承擔…」。他們沒有丟下病人,反之,甚至比往日更困倦、更大壓力、更少資源下,卻更願意付出更多時間、精神和體力。我相信,沒有一位醫護想透過罷工來使自己不用上班。最重要,是整個香港各個不同崗位的,都能同心,真心為防疫而戰,那麼他們付出,才真正有意義。

早幾日,太太和女兒玩,假意大力抱她,然後女兒笑著話「媽媽,唔好咁大力抱我啊」。太太笑著話:「你現在唔俾我抱,遲d可能唔可以成日抱你」。之後,我看到她擰轉頭,抹眼淚。

又,早幾日,因我的工作日程有變動,太太就提出想早些和家人吃開年飯。平時,她不會話吃飯前影張相。但那晚,她主動提出,話想影張大合照先。觀人如微的母親,看到媳婦的擔憂,飯後請父親為她祈禱。祈禱中,她和我眼淚不斷流。

作為她的丈夫,一個小市民,懇請大家禱告(或你們自己的宗教信仰方式)記念一群在前線與疫症戰鬥的朋友(他們不單是醫護,還有清潔工、各部的執法人員、和我們容易忽略了的)。阿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