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頌恆、黎智英、陳凱興

【編輯室手記】一而再三 流離顛沛的城市 憑一口氣 點一盞燈

每個星期回顧重點新聞,都難免要慨嘆一次,香港過去一星期,又變得更壞了。

這個星期,焦點當然在黎智英身上,原本只是因為被指欺詐罪被捕,卻不獲保釋,似乎已經預示他的命運,果不期然,黎智英在周六提堂後不准保釋,還押到明年4月中案件方再訊,未定罪之身已經獲囚逾4個月,他的控罪案情就是一堆言論和TWITTER發文,極權下的寒冬仍然漫長。

而在無盡的威迫和打壓下,離開是一個選項、亦是迫於無奈,青年新政前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在消息流傳近一週後確認已經流亡,「好希望終有一日同大家一齊返到香港」;連同許智峯、羅冠聰,2016年立法會選舉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已經有三人流亡,他們的政見南轅北轍,4年前正好是泛民、自決、本土派「三分天下」光譜各一端,但4年後殊途同歸,或許如羅冠聰在英國接受立場專訪時指,他們之間最大的共通點,是愧疚。

老實說,離開香港的人,或多或少有種愧疚感。很多人在香港那麼差的環境當中,承擔很多風險,做一些更加困難的事,那麼自己更沒理由放慢腳步,或將香港的事放在一旁……所以會很專注和很努力地去做,每一個機會都不想放過。

被迫流離的,遠不止政治明星,一直積極支持反送中運動的「好鄰舍北區教會」,堂主任陳凱興及太太的戶口都被滙豐凍結,他們一家已身處英國,「或被迫不能返回這個不安全的香港,我們的家。」屯門公園衞生關注組召集人之一林宇軒,亦將因襲警入獄,他在入獄前接受《立場》專訪,展示他右臂傷痕上六四「坦克人」紋身,恰恰說明了,今天的香港已經走到何其惡劣的地步。

他問自己「有一日香港會唔會變到中國咁?」、「會唔會唔可以再講六四?」他不想忘記這段歷史,也不敢忘記,故為自己留下一個烙印。「有日唔可以講(六四),就靠紋身。」

一年後,國安法已生效。他苦笑:「嗰日已經嚟到。」

內部的整肅、清算殺聲四起,同時外力壓境的北風亦愈見凜冽,由「新香港人」牽頭成立的新政黨「紫荊黨」來勢洶洶,《立場》偵查發現,紫荊黨三名創辦人之一陳健文,身兼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香港工商專業同學會主席,他們提出全民參股投資大嶼山填海,概念亦與前 TOM 集團行政總裁、慷慨資本主席王兟提出的計劃極之近似。

但在看似漫無天日的黑暗中,總有微弱希望的曙光,會計師公會理事改選,改革民主派全取 5 席,在理事會「翻盤」重掌話語權,更贏得主席和副主席,正如現屆公會理事張煒麟所指,即使前景如何不明,有些事仍然要堅持,或者都是憑一口氣,點一盞燈。

「係咪咁樣就算呢?係咪過唔到就唔好做,連嘗試都唔試?未必要係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