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30

    【編輯室手記】在香港寒冬裡,「做得幾多得幾多」

    今年 12 月的香港,像被捲進前所未有的寒冬裡。周三傍晚西九裁判法院外,《立場新聞》記者與前來旁聽審訊的 71 歲郭婆婆交談,她在寒風下等著囚車駛出,說「有生之年,做得幾多得幾多。」直至有囚車駛出,她急忙問:「係咪黃之鋒?」旁人點點頭,她緩緩站起來,向囚車揮揮手。

    這個星期,在香港寒冬中失去自由的人,相當多。除了同日被判刑的黃之鋒、周庭、林朗彥外,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控欺詐,向法庭申請保釋被拒,須還柙至明年 4 月;已還柙多時的「快必」譚得志再申請保釋,亦再次被拒,恐怕要在收押所中待至明年。

    以上的法庭審訊,都引來不少公眾關注。警方往往派人在法院門外戒備,阻止任何人 — 包括記者 — 接近囚車。於是有「追車師」在寒風中疾走,只求囚車裡失去自由的香港人可以多望一眼。《立場新聞》攝影記者則在採訪手記慨嘆,當權者不再讓傳媒「吸車」 — 即拍攝囚車內情況。

    「有資深攝影記者就說過,回歸之後,玻璃的深淺色,就像與政府民望成反比,『政府民望越低,玻璃越深,玻璃越深,記者越應該伸長頸子、去看玻璃後面藏着什麼。』」

    香港傳媒被打壓,老早不是新聞。但這個星期,香港人卻親眼目睹有線電視的新聞部,如何在頃刻間被摧折。我們當日訪問了五名有線記者,包括被全組裁走的《新聞刺針》記者,以及決定總辭的《有線中國組》記者。有被裁走的年輕記者對我們說,看著其他同事收拾細軟,感覺很唏噓。「好似見住一個新聞部的殞落。一個有質素的新聞部就這樣,各散東西。」

    寒冬裡,令人唏噓的事接踵而來。12 月 3 日,前民主黨許智峯宣布流亡,並在 facebook 寫道:「我永遠不會移民,永遠無法在另一個地方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我已下定決心,我必定會回家,在光復後的香港,與大家在煲底流淚相擁。」他的決定引來很大迴響。許智峯流亡前曾就告別議會接受《立場》專訪,當時他沒提到會流亡,但已形容目前香港情況「 要拉嘅拉晒、要坐監嘅坐、流亡嘅流亡」,稱是必要的過程,因事情達到極致才會反撲。他又提到自己正面臨 9 宗控罪,一旦判囚將是數以年計,自己的家人在過去數個月都很擔心,有很多難以開口的壓力。

    在香港的寒冬裡,有人失去自由,有人為自由而流亡,餘下的人如何自處?相信是很多香港人都在思考的事。其中一個做法或是保存記憶。這星期也是 12 港人未能回家的 100 天,《立場》製作了互動專頁,與讀者一同回顧事態發展,每天為事件製作圖片的美術部同事則在採訪手記中坦言,「願有天我們能在圖中寫上『12 港人歸來』。」

    疫情也為不少行業帶來寒冬。本周政府再次收緊防疫措施,劇場界哀鳴遍野,風車草梁祖堯疾呼「我們又做錯了什麼」,《立場》藝文版記者訪問了一些原定 12 月進行演出的劇場中人,舞台劇監製黃懿雯說,「呢段時間唔會有人有意欲去買飛,城市售票處都停,就算佢 12 月中話畀我聽可以入返觀眾,我都唔夠時間谷十場嘅門票!」

    沒人知道冬天究竟有多寒冷,也沒人知道這個寒冬究竟有多漫長,但在黑暗的隧道裡,我們至少會學懂珍惜曙光。

    例如因疫情被腰斬、風車草劇團的《新聞小花的告白 2》,趕在死線前加開一場,就有大批觀眾輪候支持,甚至向台前幕後高呼加油。

    例如很多人寄予厚望、有可能中止疫情的疫苗,正陸續接近面世階段。《立場》科學版記者本周整合 10 款進入最後階段臨床測試的候選疫苗資料

    又例如《立場》一直派大批人手緊貼追蹤的周梓樂死因研訊,本周有戲劇性進展。死因裁判官突然宣布,發現「非常關鍵」片段,並主動在庭上播放。片段見有一個黑影從尚德停車場高處墮下的黑影,裁判官相信該黑影為梓樂。暫未有人知道研訊會向哪個方向發展,但就如周梓樂爸爸在庭外表示,看到兒子最後一剎那的鏡頭當然不開心,但同時也有一種感覺:「可以距離個真相邁進一大步」。

    香港的寒冬很冷,為了向真相邁進,我們會繼續「做得幾多得幾多」。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