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西遊記》劇照

【編輯室手記】娘子出嚟睇吓,香港又變壞咗啦。而,點解我會用個「又」字?

娘子,出嚟睇吓,香港又變壞咗啦。而,點解我會用個「又」字?

因為香港呀,確實無時無刻都在變壞,一而再三,又。

周中,12 港人之一李宇軒,「消失」一段時間後終於上庭應訊,最少港人和家人,可以隔著犯人欄確認一點:他尚在人間。

荒謬嗎?我們已經倒退到要擔心異見者人間蒸發的地步了。而即使李宇軒看似安然無恙,那個在政府口中拒絕會見家人、拒絕家人委託律師的李宇軒,即使尚未被判刑,又餘下多少的自由和自我?那名曾和梁美芬一同聯署撐人大閹割香港選舉的律師陳天立,又和「陽光司法」下的官派律師還有多遠距離?

恰如《立場》記者的現場手記概括,李宇軒案就是一個訊息黑洞。

我們近日所作的反送中案件統計也發現,事件中有 1,700 人未成年被捕,僅 1.2% 獲警司警誡、不提起訴,彷彿「後生有罪」

而本應作為法治捍衛者的大律師公會,亦泥菩薩過江,左報和建制派繼續瘋狂狙擊主席夏博義和公會,甚至威脅政府應收回公會的法定權力,將大律師的發牌權收回;原本的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據報亦已返回加拿大,警方則不依不饒,放風指原來郭榮鏗正被調查,涉及的是他主持內委會主席選舉的風波,方向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等。
官派律師來了?大律師公會將被廢除?還有多少個法律界代表會被迫逃離?香港司法仍然獨立、尚有險可守?

司法的失守已寫在牆上,一個有制衡的社會另一個關鍵—自由的傳媒,亦在本來的寒冬中雪上加霜。

空降新處長的港台整治整頓接二連三,抽節目、調次序已經不是新聞,更傳出抽節目後向員工追討製作費,變相以減薪脅迫員工「聽話」;政府提出收緊查冊,《立場》調查報道亦揭示,一旦收緊查冊,公眾日後連公司董事是否住在香港亦不會知道。

香港的「三權分立」早已被當權者否定殺滅,傳媒第四權搖搖欲墜,市民還能寄望甚麼?恐怕不會是「完善」後的選舉制度可以反映民意,畢竟,連呼籲人投白票的空間都可能會被法律武器抹殺。

眾所周知,疫苗也是政治。我們本周製作的互動專頁,分析多國疫苗數據,顯示英美新增確診持續下降,智利接種科興確診率不跌反升。官員一致力推科興的香港又會如何?

香港會變好嗎?《立場》本周專訪日本政界推動香港議題第一人、國會議員山尾志櫻里,她說希望有天來港,但前提可能是 — 一個自由民主的香港。

當下的香港,就是已經變得這麼壞。香港人都可能開始習以為常,又變壞了吧,啊這樣子。又或很多人已離開,成為《立場》英國分部專題「帶著黃藍去英國」最後一篇專訪主角林懷燿的服務對象。

但其實也不一定,街不能上、票不能投、話未必可以暢談,但抗爭往往只在乎一心。

阿布泰被海關針對,引發的爆買潮,長長串的人龍、井然有序的輪候,比經篩選閹割的選舉的選票,可能更有力;即使另一半已身陷囹圄,劉穎匡的女友黃于喬的抗爭,是默默陪伴、靜靜守候

47 人案中,15 名區議員遭還押,范國威林卓廷辭任,張可森的議辦也關閉,但社區仍有戰友補位繼承未竟之志,就如天水連線林進所言:「我哋建立咗嘅關係唔會咁樣去消退,唯一嘅消失就係我哋選擇放棄。

「孤身一人」的民陣召集人陳皓桓,則被迫扛起堅持的重任。他在《立場》的專訪中說,香港人可以看看復仇者在 End Game 中如何打敗 Thanos 的。

看過 End Game 都知道,他們用的是時間穿梭回到過去,但香港沒有蟻俠,也沒有月光寶盒,無法回到過去;而即使真能回到過去,一切重回 2019 年 6 月以前,作為香港人的你,又可曾後悔過自己在那段時間做過的事、發過的聲、流過的淚和汗?

現實不是電影,從沒那麼多「早知 … 我就」,只有「就算 … 我都」,堅持做正確的事,就是意義。

成事在天,般若般羅蜜。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