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編輯室手記】最壞的一年 了嗎?

2021/1/3 — 19:04

常聽說,2020 年是最壞的一年,疫情折磨港人,政治壓迫不斷,年關前最後幾天,政權還是不願讓港人喘口氣。

正是在2020年最後一日,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再次還押,終審法院三名國安法指定法官馬道立、張舉能和李義,批准律政司上訴申請,原因只是高等法院批准保釋的決定可能有錯,黎智英就要再次失去自由到2月。

今年最後一日,我們曾經以為是香港基石的普通法以及其蘊含的無罪推定原則,還有香港法律中對保釋的要求,即由警方或控方說明被告人為何應予羈押,被告自己毋須解釋自己為何應繼續享有自由,似乎已經在國安法的壓迫下煙消雲散。

廣告

也是這一日,有線新聞的王牌《有線中國組》走入歷史,原有班底製作的最後一集節目播出後,絕大部份中國組記者都已離職;僅僅一日後,「新」中國組已經面目全非,內容大部份都是翻炒中央台和黨媒,自由的平台、自由的新聞輿論空間,還餘下多少?

廣告

而在不遠前的星期三(28 日),被囚逾 4 個月的 12 港人終於宣判,判監 7 個月到 3 年,兩名未成年的被告不起訴遣送回港,但不變的是,他們12人仍然要在鐵窗背後,迎來2021年。

這一年已經夠壞,正如《立場》的年結專題《2020全家福》,紀錄下來的更多不是全家「福」,而是一個一個分離和流散的故事,其中已經解散的眾志,五名前成員帶著的,和很多香港人一樣,都是傷痛

「都唔齊整了。你話前眾志家庭相,但係得五個人... 」 

「究竟我有乜資格代表前眾志影呢張家庭相呢?當我哋都唔齊人,當我哋只係入面其中一個。」眾志前成員何嘉柔。

那新的一年,還會更差嗎? 但也總是有人,在這種絕望無助中,默默地在自己的範疇內盡力,例如成立不過半年的賢學思政,就在《立場》的專訪中,訴說他們一直「試紅線」的想法和故事

「我們想告訴市民,『我哋踩到依到都無事』,你們在後面也可以有更大的空間繼續做其他的事。」賢學思政發言人黃沅琳

努力,也不獨是在政治圈,流行文化界亦有很多人在持續地努力著,由上星期的全民造星決賽,到新一年第一天商台的《叱吒》頒獎典禮,令過去一年一片慘霧的香港網路,難得地注入一絲生氣。

流行音樂的新氣象,姜濤和 ViuTV 成為大贏家,雖然也有人質疑「唔知邊個」,但似乎更多的是欣慰和歡迎,畢竟香港流行樂壇、以至整個香港社會,也已經許久沒有這樣熱鬧過。

沒有人有水晶球,2021 年會告別無力感,或是 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低處未算低,誰也說不準,面對未知的未來,All we have is now,那就「吸一啖氣再翻滾」吧。

「而家我哋需要吸一啖氣,未來 2021、2022 年…怎樣變幻也好,大家都要努力下去。」RubberBand主音 6 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