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總辭後盼重執教鞭 葉建源:離開議會,但不會離開教育

2020/11/30 — 23:29

臨別議員身份的最後一天,穿著西裝的教育界議員葉建源把八年任期內出過的一本又一本教育前瞻、課程報告和考察結果,井井有條地排列在桌上,五顏六色的書面仿如一張教育地圖,他隨手拿起一本說起當年提倡的改革。

「可惜而家冇辦法再跟進到呢啲計劃啦」,葉建源看著自己在 18 年撰寫的未來五年教育建議,平靜地說。

當教育成為代罪羔羊

廣告

59 歲的葉建源擔任立法會議員八年,同時也是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副會長。年輕時曾經是港大學生會副會長的他,畢業後在 Band 5 中學擔任前線老師,也因對教育制度的弊端直言無諱,而被教統局向教院施壓解僱他,引發轟動一時的「教院風波」,然後因知名度增加而加入教協再成為議員。

轉眼多年,今日是他在立法會的最後一天。葉建源直言,離開並不是原來的計劃。他拿起一張海報,「呢度有一張大家都未見過嘅海報,其實就係為呢一屆選舉設計嘅,咁就印咗出嚟,但估唔到呢個選舉夭折咗」。

廣告

因為四個本來延任議員被人大取消資格,民主派頓失在席三分一的否決權。「本來八月嘅時候決定守到最後一刻,嗰陣時環境都唔好,但係而家情況更差。對個人來講係遺憾,但亦都反映咗社會一個環境。」

葉建源指作為教育界嘅代表,對社會轉變之大,感受很深。

「呢一年幾以來,教育界已經變成代罪羔羊,政府唔肯面對佢哋施政嚴重失誤嘅後果,就將社會一啲衝突推落教育身上。」

「近期建制派勢力不斷抹黑我哋,不斷就話我哋煽動班暴力煽動港獨,但我必須再次講清楚:我哋係主張和平、主張一國兩制。我自己好感慨,香港教育當然係有不少嘅缺點,但喺老師仍然做出好超卓嘅成績,但而家要承受着工作量壓力之餘,仲要面對政治上嘅箝制同埋抹黑,我哋可以想像之後各方面嘅情況會越嚟越困難,教育只不過其中一個。」

辭任是一種解脫

「我就諗退落嚟之後,某程度上都係一種個人嘅解脫。可以有返以前自己嘅興趣發展,我有好多書未睇,有好多嘅嘢係日常生活其實可以做返好,或者搵吓書教吓都幾好。」

葉建源想一想後笑說,「不過而家都唔知有冇人敢請我,我好耐冇教書啦,我諗未必適應到一個全職嘅教書工作,如果撞啱機會代課都好,大學、中學、小學,幼稚園我都制!」

問及比較享受當議員還是教書,葉建源毫不猶豫地說:「緊係教書啦!」他說,「教書,你教到、教唔到,即刻可以從學生啲眼神同反應都睇到,個人滿足感都大啲,好多年之後仍然有啲學生記得你,師生交流比較單純;立法工作就冇咁快睇到你個成果,交往都複雜好多,不過立法嘅工作係重要嘅,所以我好榮幸成為香港立法會議員。」

他直言,民主派議員在過去一年關係緊密了很多,非常快取得總辭共識,兄弟姊妹的感覺很強,尤其是與「專業議政」的幾位議員變得非常熟絡,是八年任期的開心事之一。

退任後,他仍會為教育發聲,甚至參選下一屆立法會嗎?葉建源自言仍然是教協副會長,雖然離開議會,但不會離開教育,儘管失去議會平台,但仍要在制度內、法律上為被投訴及「釘牌」的老師上訴,記者會仍要開,只是從金鐘改到旺角的教協總部開。

「你話無咗個議席係咪有超大分別呢?又未必真係咁大分別。你冇咗個投票機會,但你投唔投票都其實無好大分別。」葉建源認為議會陣線依然重要,至於參選下一屆立法會,葉建源表示不是他一人的決定,但暫時來說,「我自己未有一個好強烈參選嘅意願。」

「不同困難時期一樣有老師可以好好教書」

葉建源直言,今屆立法會民主派的離開,只不過是未來艱難路程的起點。

終身投入發展香港教育,葉建源特別提到最花時間的報告是關於 DSE 改革的百多頁研究書,當時費盡心機撰寫的報告沒人看,數年後,DSE 還不足十歲,通識科更被「批鬥」成為新國教科,過去眾人努力的成果在政權眼中仿似變成一頁又一頁廢紙。

最近香港再現移民潮,教育成為不少港人帶孩子離開的主因,葉建源說,對過去為香港教育付出好多功夫的人來說,是非常唏噓的事。

「做咗 10 幾年通識科嘅人,你做好多好多工作去幫助你嘅學生,而家突然之間冇咗。好多人用一生經營佢嘅事業,而家連根拔起,非常唏噓嘅事。但我亦都相信有好多人係唔會離開或者冇辦法離開,我哋唔離開嘅人,我覺得我哋都要堅持。」

「我哋讀歷史嘅,其實發現有好多黑暗時期,可能好長、好短,但係不同嘅困難時期一樣有老師可以好好咁教書,一樣有學生可以好好咁學習,所以係困難時期我哋要有嘅希望。」

「做教師嘅一定要秉持我哋嘅專業,我哋要講真說話,亦都唔好比外在一啲嘅變化影響我哋自己每個人嘅生活方式。教育喺未來嘅,一日留喺教師崗位嗰度,我都希望我哋老師可以堅持落去,堅持就有希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