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本煽動?】漫畫家馬龍「被逼封筆」 嘆創作已沒規則可言 隨時踏紅線

警方國安處昨(22 日)拘捕「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5 名理事,指該會出版的三本繪本,涉干「刊發煽動刊物」罪。從事政治漫畫創作 30 多年的馬龍,對事件感到難過及傷心,嘆香港的創作自由收窄得厲害,現時創作人就像玩一個沒有規則可言、隨時會踏中紅線的遊戲。他坦言,現時可能再沒空間容納政治漫畫,他自己亦在《蘋果》停刊後「被逼封筆」。

「我而家已經全部地盤都冇啦。因為其實我係一個報章漫畫家,我唔係一個網絡漫畫家,但係而家都冇乜報章可以盛載呢啲咁嘅漫畫,咁我咪唔畫囉。」馬龍近期最後的一個作品已於《蘋果日報》停刊前一天於《蘋果》刊出,語帶無奈地道:「可以講係被逼封筆。」

馬龍的作品,最後刊於 6 月 23 日出版的《蘋果日報》評論版

彭定康曾在畫作上簽名

資深漫畫家馬龍,自 1984 年在報章上繪畫政治漫畫,高峰時每天為五份報紙供稿,至今已逾 30 年;他同時以「馬星原」的身份,繪畫兒童漫畫。馬龍指,以往創作自由尺度大、「畫乜都得咁濟」,創作者知道法例的底線,可以安心創作。他舉例指, 97 前他試過繪畫時任港督彭定康,彭定康事後與他見面時,直接把簽名簽了在畫作上;97 年後他畫前特首董建華,董亦寫了一封感謝信予他,說是多謝他在漫畫中畫了自己,表示「幾 Cute、幾有趣。」

但馬龍指現時創作根本不知道政權的尺度在哪裡,「變咗好多人都會好擔心,會唔會無意就墮咗入紅線」。馬龍指以往即使出現一些不被社會接受的創作,「最多都只係下架」,但現時「發明咗一樣嘢,就係拉咗你先。咁拉咗我,我又冇得保釋,你又要隔幾個月先至審,其實嗰幾個月已經坐咗監。」

馬龍:必現「自我審查」 

馬龍指以上的恐懼,必然令創作人出現「自我審查」。以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一事為例,「本來以前冇問題嘅,發生咗呢件事之後,你畫隻羊,佢又會話,你係咪同情佢啊?」即使以往很多童話故事都以狼及羊為主題,即使創作者如何解釋,政權有可能都不接受,這樣的情況下,創作者必定會保護自己,惟有「綁起隻手」,在忌諱下創作。

馬龍又指現時的局勢,已不是可以「講道理」的時勢,政權的做法亦已超乎了一般人可想像的,奉勸創作者千萬要小心,不要與政權玩「衝撞遊戲」,「冇規矩嘅競爭或者運動,仲做嚟做乜?都冇意義嘅。又冇套規矩喺到,咁我會死㗎喎。」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