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繼續諗辦法踢好世界盃

2019/11/20 — 0:59

圖片來源:黃之鋒 FB

圖片來源:黃之鋒 FB

各位香港人,對不起。

早前,我獲歐洲議會、法國國會、意大利國會、德國國會和英國上議院等機關邀請,計劃在下週前往歐洲六國,進行為期 20 天的外訪,出席聽證、演講及研討會。就此,我曾向裁判法院要求更改保釋條件,以便離港開展訪問行程,相關申請在本月初被裁判法院拒絕。

今天(19 日),高等法院法官杜麗冰再度作出裁決,以「可透過視像方式代替」等理由再次拒絕我的離港申請,我實在不明白到底自己可以如何以視像方式,在頒獎禮從英國上議院議員手上接過獎項?同時,牛津大學辯論社(Oxford Union)自 1823 年創立以來,從不會主動邀請嘉賓以視像通話方式進行發表演說。

廣告

同時,高院法官指稱我「具潛逃風險」,我實在大惑不解,我心知自已被律政司起訴的「未經批准集結」罪名,是眾多政治控罪之中刑罰至為輕的法例,沒有之一;既然我在九月獲批離港前往美、德、台三地外訪,接著我亦如期返港上庭接受聆訊,那法官質疑我會潛逃的推測,根本站不住腳。

最遺撼的是,法官竟在庭上聲稱,國際新聞充份涵蓋香港議題,寄語我無須前往外國,反而應留在香港,讓香港回復和平。我認為法官發表的這番政治性的評論,明顯超出一般法律觀點和案例爭辯的爭論。一個政治人物應否參與國際遊說工作,仍是每個政治人物所作的政治決定,即使面對動盪社會時局,由法庭介入和評論政治人物的政治行為,實在不適合和不必要。

廣告

最後,在人大常委指控香港高等法院無權裁定法律是否違憲的同一天,收到這個不如意的結果,導致自己未能肩負重任,我很想向各位香港人致歉。正當香港抗爭面臨水深火熱的人道災難,我未能前往外國訪問,實在感到十分慚愧和自責,未能把前線手足抗爭的意志帶到國際社會,是我的失職;而這亦同時反映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法院開庭前已率先批評各國議員不應邀請我作訪問,對本地法院有顯著的壓力。

關於未來國際連結工作,我與眾志國際團隊在商討以後,會盡快跟各位公佈,推動《香港人權民主法案》在全球各國「遍地開花」的工作,絕不會因此停步,我都會繼續諗辦法踢好世界盃。

以下是我本來的行程概要:

英國:到牛津大學辯論社(Oxford Union)和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演講,接受英國上議院邀請出席西敏寺人權獎的頒獎典禮

意大利羅馬:出席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聽證會及與國會議員會面

比利時布魯塞爾:出席歐洲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就香港情況發言,與歐洲議會議員會晤

德國柏林:到德國國會出席綠黨及自民黨就香港人權及民主狀況舉辦的研討會

法國巴黎:出席巴黎政治學院研討會演講,法國國會演說及與國會議員會晤

瑞士蘇黎世:出席亞洲協會(Asia Society)論壇演講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