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續談特區當局「清算」香港教育界的其他幾個戰場!

2020/5/16 — 8:46

小學校舍(資料圖片)

小學校舍(資料圖片)

早前筆者針對特首林鄭所說「無掩雞籠」的一句話寫了一文,指出一場「清算」香港教育界的戰爭已展開,並拆解其中五場戰役,包括:爭奪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席位、衝擊通識科探究式教學原則、對反修例抗爭中的教師秋後算賬、以政治意識進行中國歷史科教育,以及從政治角度檢定和審查教科書和教材。如今續寫一文,談談雖然未算急逼但是同樣不能輕忽的其他幾個範疇的戰場。

(一)拉攏辦學團體鞏固當局的話語權

辦學團體是過去殖民地教育體制遺留下來的產物,有著「由政府出資並授予辦學權」本質,應該是經過當局「驗明正身」的可靠親政府組織,無論是不同派別的宗教團體、宗親社團還是慈善機構。筆者認為,這樣由上以下的「賦權讓利」決策完全控制在當局手中,可以說客觀上辦學團體已是建制的一部分。縱觀這些年來,辦學團體基本上是配合當局的教育政策營辦學校,彼此互為依存,因此就算當局推出具爭議的教育議題或措施,大多是唯諾受命,更甚者諂媚逢迎,鮮有站在教育專業立場提出異議和據理力爭,當年天主教教區向教育當局興訟抗拒「學校法團化管理」相信是極罕有的孤例。如今特區政府在「整頓」教育的前提下,無論對辦學團體以利誘式的拉攏或者威逼性的施壓,總的來說就是要掌握和鞏固教育的話語權。為此,筆者認為教師必須凝聚工會力量,制衡具有僱主身分的辦學團體。

廣告

(二)籠絡建制家長組織支持政府施政

家長這個群族因為個別人士的政經和文化背景不同而難以「一籃子」準確定性,不過教育改革後,家長已被界定為「持分者」而介入校園管理,產生一定的影響。現實上,特區政府早已籠絡和吸納不少家長組織,尤其是跨地區的家長聯會,因而直接靠攏建制派人士和左派政黨,成為親政府陣營的一部分,不時響應當局的施政,擊鼓鳴鑼和吶喊助威。須知法理上家長是子女的監護人,對子女所接受的教育服務有發言權,特區當局對家長還是有所「顧忌」而保持一定程度的「尊重」。因此,筆者呼籲家長,特別是中產家長和同時身為父母的教師,密切關注子女所屬學校的管理和教學,甚或參與家長會和法團校董會工作,適當時表達意見,以至監察其運作是否有偏頗性質的「染紅」課程或活動。

廣告

(三)借助和利用學校議會、校長/副校長團體的特殊地位

香港不同類別的學校有其學校議會,成員是代表學校管理層的校監或校長,無疑具營辦和管理學校的「法理代表性」,以至引申「被認為」同時備有「教育專業的代表性」。因此,教育當局每每借助和利用這樣「代表性」的「誤解」,與學校議會保持良好關係,在教育政策推出前與其交代或協商,爭取支持,因而刻意漠視教師工會的代表性、發言權和參與權。筆者曾多年參與學校議會工作,經驗所得,認為大多學校議會較為態度保守和親近政府。更甚的是一些高舉「教育專業」旗幟的校長/副校長團體,在當局著意栽培力捧的情況下,形成一股經過包裝的「教育力量」,直接配合當局的政策推行,間接造成校園內的階級分化,隔阻和淡化前線教師應該享有的參與教育決策權利。筆者以為,前線教師必須有所自覺而充權增能,與代表教師的工會站在一起發聲。

(四)滲沙子、扔石頭和挖牆腳破壞教師團結

林鄭參選特首時口口聲聲表示重視香港教育,上場後大灑金錢通過 50 億教育經常開支等等,向教育界示好,甚至令其他界別的建制派人士酸溜溜而眼紅。不過,筆者以為任何資源本來就是香港人積累的公帑,教師絕對不必因為撥款增加而「感恩戴德」,甚至心態上「被軟化」,因為這只是過去歷年來爭取合理資源的「撥亂反正」抗爭效應而已。一直以來,教師工會在教師合理權益、教育專業和政策發展方面處於建制外發揮積極和正面力量,可是卻被視為阻礙政府施政的「攔路大山」、泛民主派的「後援力量」,以至政治上被扣上「反共基地」帽子。因此,從陰謀角度看,筆者深信,中央和特區政府必然想方設法以不同形式的滲沙子、扔石頭和挖牆腳伎倆,衝擊教師工會組織和破壞教師隊伍的團結。這是反滲透和反建制的長期抗爭,前線教師必須團結起來,勇敢面對。

時局發展至今,香港教育問題早已成為中央和特區政府必然「整頓」的「政治課題」和「政治任務」。坦白說,筆者先後兩文表述有關九條戰線,對於能否守護和保衛,其實並不樂觀。執筆時文憑試歷史科試題翻起軒然大波,土共媒體和建制政棍等撲出來發難,教育局已表態,內地黨媒也幫腔,衝著考評會、教師工會和個別老師狂吠亂噬,看來只不過是中央和特區當局利用任何機會發動的其中一場狙擊戰!無論如何,筆者必須重申:這是香港「人文主義教育」與內地「愛國主義教育」的一次決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