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罷工的心聲:我從來都不怕死,但我介意因為這樣而死

2020/2/4 — 19:43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本港出現首宗死亡個案,醫管局員工陣線發動第二階段罷工,工會指有 9000 人參與,醫管局就表示有 4400 人,在罷工的醫護當中,有護士、醫生,亦有專業職系人員,《立場》記錄了幾位罷工醫護的心聲。

Natalie、Helios 和 Ashley 都是律敦治醫院的護士,其中 Natalie 稱,她是沙士後立志做護士,「我從來都不怕死,但我介意因為這樣而死。我不介意入dirty team ,如果你肯封關,我第一個去。」她表示不少罷工醫護都有同樣的想法,大家都不想罷工,但別無選擇,「罷工是last resort,有得揀我們都想返工,但為了保護自己,再偉大些——保護香港人安全,我們才決定罷工。」她認為社區爆發本可避免,如果政府一早封關,也不會有如此多的嚴重個案。

Helios 就表示,今次香港的疫情是人禍,不是天災,本來已經有流感爆發,加上新疫情,醫院早已超負荷,但政府無任何措拖,不斷叫護士賣假、賣命,「連澳門都肯封關,其實點解林鄭仲咁固執?這是我們最生氣的地方,如果現在不出來就冇機會。」

廣告

有人批評,醫護罷工是「驚死」,Helios 則回應「講真你哋唔驚死咩?點解其他人是人命,醫護不是人命?」她表示她驚死,但罷工後都會照入病房工作,她決定罷工不是貿貿然不上班,而是爭取權益,「我們不是要加人工,不是要甚麼 benfit,而是想政府畀 protection 我們。」現在整間醫院都是高危地方,她們擔心病人隱瞞病情,也怕過去不少確診個案,曾留在普通病房一段時候才發現的情況,會不斷再發生。

Helios 又表示,病房中可以全日缺少 N95 口罩、有醫院只容許醫護每日帶走兩個外科口罩、更衣室的口罩盒長期都是空的、污糟衣物散滿一地,「我們護士雖不是公務員,但也是服務社會,在公立醫院工作,政府是否都要提供足夠保護給我們?」

廣告

而 Ashley 已在 dirty team 工作數天,她表示隔離病房的保護衣暫時足夠,醫管局亦不斷加派人手,但她質疑不是加人手就能解決問題,問題在於政府無能和不作為,她更擔心的,是普通病房的醫護保護裝備比隔離病房少,萬一有更多社區個案,普通病房的醫護更容易受感染。

 

護士林先生:罷工非怕死

另一名罷工護士林先生,仼職註冊護士五年,他表示醫護罷工不是因為怕死,若怕死直接辭職就可以了,「你驚我哋出到去搵唔到工咩」,「但個問題係關於市民,關於醫護」。

他透露一些醫院容許病患「Home Leave」,但病患從家中回到醫院時,「你唔知道佢有冇返過大陸,都唔知佢屋企人有冇返過大陸,佢可以上到病房先同你講我接觸過好多大陸人」,即使現時公立醫院停止探訪安排,但家屬送食物、物資時,護士需要冒很大風險去迎接,「佢哋(家屬)可以唔戴口罩,又唔知去過邊」,因此他要求政府全面封關,減低醫護的風險,保障市民。

林先生坦言擔心醫管局會秋後算帳,但他認為每一個醫護、病人及香港市民的性命均很重要,他理解不同人對醫護罷工會有不同意見,亦明白不少醫護人員因爲個人負擔而未能罷工,但就他而言,「我唔想以後個仔問我:爸爸武漢肺炎個時你做緊咩?我係答佢:......緊守崗位囉」。

 

內科護士Vincent:不封關 唔會有生籤

而在瑪麗醫院罷工街站,下午陸續有醫管局員工來簽到,Vincent 是其中一名街站義工,他是公立醫院內科護士。他表示他任職心臟加護病房,調配人手上要與內科其他人手協調,還未決定何時抽生死籤,不過他已有心理準備,「其實唔會有生籤,全部都係死籤,只係睇你幾時死。」

「大陸公布的消息究竟可唔可信,致死率係咪真係2%,我全部都好懷疑,而且場仗先啱啱開始。」

對於今次大罷工,他表示不意外,因為早在讀書的時候已經知道,公立醫院工作環場惡劣,工運遲早會發生,「咁多年病房爆滿,無加過人手,每年 cut 資源,簡單來講無理員工生死,唔止唔 care 市民,亦只當員工係工具。」

武漢肺炎疫症爆發,成為罷工的契機,Vincent 期望罷工能夠有效帶來改變,令香港人知道自己權發聲,「但係如果今次失敗,對士氣的打擊會好大。」

至於參與罷工是否會被秋後算帳,他反而樂觀,「處於疫症關頭,相信佢唔會郁你住」,那疫症過去之後呢?「見步行步,再諗辦法,我對香港人有信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