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罷工的種子

2020/2/9 — 13:44

【文:無臉人】

從前對於罷工這兩個字,我想到的是那些工廠欠薪,員工罷工要求支薪的情况。比較多的是從外國新聞裡看到大罷工時的飛機停飛,鐵路停駛,工人抗議的樣子。對於攀山越嶺也要上班的香港人來說,完全是無法想像,以及匪夷所思。

在2019年反送中引發的抗爭中發起大三罷,就是罷工、罷課和罷市,是自己第一次接觸大型罷工的概念。2019年6月12號的大三罷,反對逃犯條列修訂上立法會進行二讀。8月5號,全民大三罷,於幾個區域集會抗爭,爭取五大訴求,遍地開花。11月11號,黎明行動大三罷,繼續爭取五大訴求,也是警暴攻打大學,中大和理大保衛戰的開端。12月,廣告界、社福界、音樂人相繼罷工。時至2020年2月,醫護大罷工要求封關救港。走到這天再思考,到底什麼是大型罷工?大三罷算不算是大型罷工?為此到了Wikipedia 了解:

廣告

“A general strike (or mass strike) is a strike action in which a substantial proportion of the total labour force in a city, region, or country participates. General strikes are characterised by the participation of workers in a multitude of workplaces, and tend to involve entire communities.” — Wikipedia 

最接近大型罷工的定義,似是抗爭期間的大三罷。當時我們不分行業崗位,為著五大訴求而罷工。但是,人數上未能佔據就業人口的大部分。坊間自我修正時有探討過,其中一個原因是缺乏工會的支援。工會的概念自此開始植根,也開始發現現有的工會與自己的理念不一致,無法代表及支援自己。於是,新工會紛紛成立。成立新工會後的第一個罷工,就是醫護罷工爭取全面封關。醫護工會會員總數佔醫管局總員工人數超過兩成,有一定的議價能力。罷工人數達數千計,明顯癱瘓服務,換來政府和醫管局即刻口硬但是行動上不斷加強封關力度。雖然最後,罷工擱置了。然而,這只是開端,不是終結。在此衷心感謝醫護的勇氣和付出,繼續爭取全面封關等訴求。

廣告

只是,我們需要承認的是,即使醫護罷工比較屬實驗性質的社福界、廣告界、音樂人界罷工矚目,仍然不屬於一場大型罷工。因為不能只靠醫護獨力苦撐,再加上缺乏全民文宣支援,而是需要聯合不同職業的工會,學生組織,以及不同行業的商會,全民合作同時段並長期罷工,才能夠構成壓力。對於成立工會建地基,也就是二百萬人三罷聯合陣線在推動的事。只因武漢肺炎疫情緊急,無法等待廣大的地基建成,醫護已經要進行緊急行動。所以,醫護罷工對未來的大三罷的啟示,包括工會作為抗爭後循,集中資源討論,以及與其他工會聯合行動都是肯定需要的。同時,罷工是一項長期抗爭。在因抗疫而停滯的市况下,未能讓擁有權勢的人感受到沉重的壓力和影響。所以,罷工是一條重要且有力量,但不可以只是唯一的抗爭路線。

除了工會的不可缺少之外,我們也需要面對人們對於看不清後路的恐懼。撇開醫護專職,其實佔據一定就業人數的普通上班一族,理論上聯合起來應能發放相當的能量。然而面對現實,公司好像有一種隱形的力量,要人依附著。儘管心裏多想罷工,想來想去卻只有想到落得被秋後算賬的下場,然後就盤算著失業後如何是好的天人交戰當中。當然,工會的成立就是為了保障罷工後的手足。然而,當下場免不了失業之時,作為經濟支柱的上班族就會思考後路。此時想到的就是黃色經濟圈。

黃色經濟圈其實集合了多項重要的元素於一身。不但可以保持圈內的自給自足,保留大部分資源,同時加強整體的議價能力。黃圈老闆會樂意配對職業聘請同路人,和下屬亦會有一種互相支援的連結,甚至可以結合罷工和罷市。也就是說,我們需要涵蓋範圍非常廣闊的黃圈,把主要的消費留在黃圈內,黃店生意好就擴張,有未涉獵的範疇即有空間開拓黃店,同路人在黃店打工也不用擔心罷工後被秋後算賬。黃圈能力再增強也代表各行各業也有黃店的分子,我們尋找職業配對也相對容易。這是一個不斷向外增長的循環。所以,加入工會和壯大黃圈是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如果後路已無顧慮,實際和心態上的準備功夫做好,罷工便成氣候。

另外,想提醒一點,在個人而言,從來也要為自己的後路做好準備。這不是別人的責任,而是自己需要對自己負責。老實說,惰性只是一種藉口。為自己增值,也同時讓自己多一個能夠行使的方案B的自由,這是我們都需要思考並實行的事。別把自己的可行性壓縮在那寸微小的空間裡。

最後,記得在《齊上齊學》裡,徐天佑這樣說:「無論千千萬萬的失敗、落空,我們只等待那一次的成功。」沒有從前無數次如一場活動的遊行示威,沒有從前看似是失敗的革命,我們不會堅持仍在進行中的抗爭。同樣地,以膽量的挑戰來說,當年佔據夏愨道是激進,今天視為等閒事。故此,沒有短期也似是未夠力量的罷工經歷,我們不會有未來那一次成功的大三罷。歷史告訴我們,所有失敗和經歷都是種子,為了讓未來那次的成功茁壯成長。緊記,罷工的自由和權利,一早已被賦予。期待所有人豁出去的那一次全民大三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