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中貿易協定(全文)分析:中國經濟內爆 美國崩潰、二次內戰不可避免

2020/1/20 — 14:34

photo credit: The White House

photo credit: The White House

2020年1月15日,美中正式簽署貿易協定,標誌著中美關係進入新的階段,完全逆轉中國當前的經濟導向和模式,也將全面影響世界經濟格局。 隨後,美中貿易協定全文頒佈,充分證實該協議重要性和重大意義。 

力量對比決定協議內涵和作用。任何法律或協議,必須首先透視背後的力量對比,才能有效評估法律協議的內涵和作用,文字只是對力量和內涵的簡述。中美貿易協定也不例外:其字面內容主要是簡單枯燥的框架內容,看似明確實施的具體條則很少,但是由於中美力量對比的關係,讓協議具有巨大的實際威力。 

中美貿易協定是重大成果,標誌著川普政府肢解中共的重大勝利。我2019年2月完成的《中共滅亡在即》對川普政府肢解中共的操作進行了系統分析和推演。川普政府的後續肢解操作,與《滅亡》的系統分析和推演完全契合,即“教科書式”操作。中美貿易協定的具體內容,意味著川普政府肢解中共的操作進入新的階段,即從外部攻堅階段,進入內部手術階段。 

廣告

結合教科書式操作,中美貿易協定反映出五大內涵特點:中共意志崩潰,美國掌控中國經濟政策,貿易戰轉向技術戰,逆轉中國經濟模式,影響世界經濟格局。 

一、 中共意志崩潰

廣告

中共意志崩潰是中共體制整體的系統心理崩潰。隨著川普的系統操作展開,中共被肢解和陷入癱瘓,中共體制上下心理全面崩潰,被迫簽訂全面投降的貿易協定。因此,協定簽訂後,執行操作將較為容易。 川普政府只要不斷施壓,就會達到協定的目標。

中共整體處於清末義和團的水準。因叫囂和惹事引發戰爭,遇戰事一敗塗地,進而心理崩潰。在剿滅義和團後,清廷與八國談判時,慈禧說出“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 中美貿易協定,中共完全接受美方條件,強調“合作共贏”,呼應慈禧的表態。

《滅亡》中系統分析川普肢解中共的立體打擊模式,包括對人和對事、實際打擊和心理戰整合。 在立體打擊的綜合作用下,中共被分割打擊,陷入完全的絕望中。在現實中,整體局勢和具體事件的發生,以及各種具體的結果,完全按照《中共滅亡》的分析方向演化。

按照《滅亡》分析和推演的系統模式,中共意志崩潰主要包括幾個關鍵環節:

在對人的角度,川普直接針對習近平,反復打擊。川普很清楚習的水準和特點,因此一方面吹捧習,支持習在中共內部的地位;另一方面不斷打擊習,讓習從最初的極度野心和張狂,到後來根本不敢直接發聲。在川習的兩次會面,習都對川普屈服投降。 

在對體制的角度,川普政府的肢解操作,壓垮中共體制的心理。習只是中共體制的代表,僅僅在心理上打垮習,不足以讓中共的心理崩潰。因此,在川習會上,習表現主動投降,但是中共體制在投降後遇到關鍵問題必然反悔。川普政府發動全面打擊,讓中共的每次反悔都承受更嚴重的後果。兩次川習會後,川普政府持續加碼打擊,對中國政治經濟造成嚴重後果,中國體制陷入癱瘓。 中共走投無路,心理崩潰,只能被迫簽署全面投降協議。 

在對事方面,川普啟動美國戰略系統,從貿易戰、技術戰、以及政治/軍事戰的三個戰略方向,並且以實際打擊和心理戰打擊的操作策略,對中共實施系統的分割肢解式打擊。 

川普的貿易戰,不僅直接打擊中國經濟,讓中共體制失去收入來源,更嚴重打擊外資實體和進入資本的信心。 外資實體大規模外遷,加上華爾街的猶太人集團的立場改變以及引發的中國國內金融大崩潰,是中共體制陷入癱瘓,中共上下心理崩潰的主導原因。 

川普政府實施的技術戰,以打擊華為(中共敢死隊)的操作為代表,不僅全面覆蓋美國、中國大陸和港臺,而且延伸到世界範圍。 

在政治 / 軍事戰中,香港反送中的形勢發展,美國斬首伊朗特種部隊高官蘇萊曼尼的行動,以及蔡英文高票連任中華民國總統,讓中共陷入恐慌和絕望。在香港問題上,川普親自給習打電話,以及美國國會推出香港法案,阻嚇中共對香港可能採取的出兵行動。而斬首所代表的美軍戰略變化,讓中國最高層陷入直接恐懼。蔡英文連任總統後,中共內部一片死寂,再也不敢說武統臺灣。 

中共系統心理崩潰,被迫簽訂貿易協定。本來,中共以為川普的“極限施壓”只是口頭威脅,在遭遇全面打擊和肢解後,中共才發現政策的恐怖之處。 中共進一步打聽到,如果當前不簽約,將面對更加嚴厲和恐怖的綜合打擊。 中共走投無路,只能無條件接受協議。 

中共基本失去抵抗意志,協議執行不會很難。針對簽約,評論界的普遍擔憂是,執行仍然是主要難題,因為中共會千方百計拖延和抵制,讓協議很難落實。評論界的態度不能說錯,但是過度高估中共的抵抗能力,忽略川普政府對中共造成的摧毀性打擊,尤其是讓中共心理崩潰。隨著協議執行的展開,中共雖然會有抵抗,但是抵抗力量很弱。川普政府只需不斷進取,就能徹底打垮各種抵抗。 

民主黨的表態,也意味著中共的所有抵抗都將被打垮。對於貿易協定,民主黨完全否定川普的功績,強調川普對中國過於軟弱,將貿易協定說成川普的失敗。民主黨表現的更英明、更強硬、更進取的姿態,一方面表明美國內鬥更加激烈,另一方面對中共的態度更統一、更明確、更強硬。 在實施過程中,只要在中美出現糾紛時,川普政府不採取強硬措施,民主黨就會立即抨擊川普軟弱,進而促使川普加強對中共的打擊。 

綜合整個局勢,中共在心理崩潰後簽訂協定,意味著協議的執行不是問題。中共膽敢不執行協議,將經歷更加全面的毀滅性打擊。 

二、美國掌控中國經濟政策

川普政府的掌控思路和模式,《滅亡》中已經討論。 2019年12月16日,我在《簡析中美貿易協定》中也進行過明確論述,算是為本部分內容做鋪墊。 

中美貿易協定全文,證實《簡析》的整體判斷,更具體表明美國掌控中國經濟政策,可以總結為兩個要點: 

一是,將中國經濟政策全面納入美國法制系統框架《簡析》中強調並且推測,川普政府獲得大勝,關鍵在於法制精神、法制系統、以法律為武器(法治意識)。協定中的具體條款,其論述方式和解決關鍵原則,證實法制的意義,形成強有力的約束。 

二是,美國可以全面打擊和精確打擊結合。全面打擊的模式,川普政府已經在過去兩年進行充分的力量展示。而協定全文中,每一章中的關鍵字匯,都是精確打擊的重要支點。 

精確打擊可以實現深入中國經濟內部、以點帶面,立體整合的操作。例如,第一章智慧財產權、第二節商業秘密、1.3條的第二款,中國應將侵犯商業秘密的經營者定義為包括所有自然人、組織和法人。結合後面的條款解釋,當中國人侵犯商業秘密後,美國受損方在提出可靠的投訴證據後,直接要求中國的具體企業和自然人自證清白。如果被告的中國企業和自然人舉證不利,將面臨相應的經濟和刑事懲罰。通過這種方式,美國法制系統直接延伸到中國,迫使中國企業和個人遵守智慧財產權的法律。 

美國掌控中國經濟政策,將以全面打擊為後盾,實施不間斷的各方面法治化精確打擊。在貿易戰階段,美國實施以全面打擊為主,精確打擊為輔的操作模式。簽署協議後,則是精確打擊為主導,全面打擊為後盾。在具體案件中,如果中方不積極配合執行,美方可以直接將投訴升級,甚至以繼續增稅為全面打擊手段,迫使中國遵守智慧財產權原則。大致上,中共已經在心理上全面崩潰,面對精確打擊,即使不情願,也為了不被全面打擊而被迫執行美國的要求,讓精確打擊見效。 

川普決意貫徹心理戰,起到全面掌控中國經濟政策的效果。川普是民眾心理操控的大師,獨力打垮歐美主流媒體,能力可以說無與倫比。在肢解中共的操作過程中,川普的心理戰操控,起到極大的震撼效果。中國人是毫無法律意識的群體,不關心也不知道中美貿易協定的關鍵意義。因此,在協定簽署後,川普不準備錦衣夜行,而是準備更進一步,以心理戰手段,意圖直接面對中國民眾,表明自己對中國經濟的全面掌控。 

川普的心理戰最初試圖通過中共影響中國民眾的心理,但是毫無效果。川普一直宣稱,要與習親自見面,簽署協定。但是,習避免自己被當成李鴻章、投降派,對川普的要求不做回應。對於中美貿易協定,中國媒體除了很少的短新聞,以及留給五毛留言“合作共贏”之外,其他全部禁言。再加上中國網牆高築,中國人對貿易協定似乎毫無知覺。劉鶴到美國簽約,只是以級別相當低的政治局委員和(第三)副總理的官方頭銜,失去習近平特使和全權代表的頭銜,表明中共最高層試圖與簽約撇清關係。隨後,趙忠祥死亡的新聞在中國網路上鋪天蓋地傳播,完全淹沒極少的中美貿易協定資訊。

川普將尋找各種方式向中國民眾表明,川普政府對中國經濟的掌控。川普親自與劉鶴簽字,說明對中國的重視,準備親自做中國經濟的監管者。而且,川普多次強調,要親自到北京與習見面。 川普的表態很明顯,如同當年麥克亞瑟帶領很少人到日本的姿態,一方面直接與習見面,讓習面對面低頭;另一方面穿透中國的資訊封鎖,向中國民眾表明強有力的立場。 中共則儘量抵制和拖延川普訪華, 避免習再度經歷投降的痛苦和恥辱。無論中共如何抵制,川普都將找到途徑,引發中國民眾的關注,能夠對中國民眾展開直接宣傳。 

三、 貿易戰轉向技術戰

川普政府肢解中共,主要手段是貿易戰、技術戰、以及政治/軍事戰。在簽約之前,川普政府的政策以貿易戰為主,技術戰為輔,政治/軍事戰做週邊支援。簽約之後,雙方並沒有停止戰鬥,而只是轉換戰場。 

簽約後,川普政府繼續肢解中共,轉變為技術戰為主、貿易戰為輔,政治/軍事戰為支持的格局。在中美簽約儀式上,一眾川普的支持者到場,將簽約儀式變成共同沾光的慶祝會。不過,國務卿彭佩奧缺席簽約儀式和宴會,體現了彭佩奧對中國的態度。在彭佩奧的直接領導下,美國將繼續保持對中國的政治/軍事壓力,甚至可能增強對中國的壓力,包括保障臺灣安全。

貿易戰為輔,意味著川普政府的貿易壓力操作相對減弱。 川普政府為了表示友好姿態,暫時不再對中國商品增稅,甚至將其中1200-1400億美元的商品稅率從15%降到7.5%。 作為補償,中共承諾大幅增加從美國採購多類產品,增加採購金額達到每年1000億美元,實際降低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根據中國經濟的真實狀況,中共顯然拿不出這筆資金,根本無法兌現承諾。不過,由於完成承諾需要時間,中共近期面對的經貿壓力會降低。 

經過一年半的貿易戰,美國對中國實施的稅收打擊,基本用到盡頭。川普本人懂經濟,整體瞭解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打擊,知道中國經濟開始支離破碎。如果川普繼續增稅,中國經濟崩潰顯性化,進而引發世界經濟崩潰,再打擊美國股市和金融市場,直接影響川普的2020大選連任。所以,在中共投降的情況下,川普暫停貿易戰的壓力,轉而通過技術戰,從中國內部動手,維護美國利益。 

技術戰是川普打貿易戰的核心關注點。川普政府明確,中國偷盜美國智慧財產權,給美國造成的經濟損失每年達5000億美元以上。如果美國能很好保護智慧財產權,僅此一項,就可以讓美國消除對中國所有的逆差。 所以,即使美國的經濟和金融界全面支持中共,反對川普與中國交惡,預測中美雙輸的結果,但川普也堅決推動貿易戰,其主要目的是為了保護美國智慧財產權,也就是保護美國的經濟基礎。(關於技術戰,從2017年開始,我不斷強調川普的關注點,《滅亡》中也加以詳細論述。)

通過貿易協定,川普希望直接打擊中國侵權生產商,從根源上消滅侵犯美國智慧財產權的行為。 在奧巴馬時代,中國偷騙盜搶美國智慧財產權的行為極其猖獗,但奧巴馬賣國政府對中國不做反擊。川普上臺後,重視智慧財產權,並且採取各種措施打擊中國侵犯美國智慧財產權的行為,封堵各種侵權商品。但是,由於中國侵權商品生產如排山倒海,加上國際貿易和運輸的多元化,如水銀瀉地般進入歐美市場。 因此,對中國侵權產品的封堵成本高昂、行動困難、速度緩慢、收效甚微。要取得好的效果,只有進入中國,針對侵權商品生產商,消滅侵權的源頭。 

保護智慧財產權在具體條款中得到確認。例如,第一章智慧財產權,總共分為十一節,包括一般義務、商業秘密、藥品智慧財產權、專利、電商平臺、地理標誌、盜版假冒的生產和出口、惡意商標、案件的司法程式和執行、雙邊合作、履行。 這十一節內容,覆蓋從智慧財產權的侵權到獲利的整個過程,而且對重點領域專門闡述,明確打擊侵權的執行程式。對於中國偷盜搶騙的各種侵權行為,美國可以從各個環節入手,全方位打擊。 

在協議的執行方面,美國人並不擔心執行,而中共則害怕執行。中共深知,在簽署協議之後,只要有足夠的利益驅動,美國人能夠千方百計,迫使中共切實執行。因此,中共百般拖延,並且出爾反爾,演出2019年5月篡改已經談好的90%的協議。 在川普政府的猛烈打擊下,中共面臨全面崩潰,最後被迫在12月承認協議,並且在2020年1月簽署協定。 

在執行協議方面,美國人具有三個強大優勢: 

一是法律優勢,完全按美國法律執行。協議中的執行條款,主要以原則為主,本身沒有具體細節。由於協議談判完全以美國為主導,中方只是負責簽字,因此執行也按照美方規範實施。 美國是英美法系國家,在司法和執法方面以案例法為主導,所以不需要過多的條條框框。美國人只需尋找相關案例,按照相應的原則執行。通過這樣的方式,美方以美國的過往案例為基礎,在整體上佔據絕對主導作用,中方只是配合執行。如果中方不配合,將遭到上訴,進而面對多種懲罰。

二是利益驅動,美國有足夠的利益動力,全面打擊中國侵犯智慧財產權、強制技術轉讓、限制美國金融機構的行為。按照美國每年損失數千億美元的數額,很多美國企業都將積極申訴,要求中方停止侵權,並對中國侵權企業、組織和個人予以沉重打擊。

三是侵權者狀態,利於美國打擊侵權。在中國的血汗工廠時期,中國侵權以小作坊為主。在當時,國際被侵權者打擊假冒偽劣產品困難重重,即使找到侵權者,小作坊可以立即關門,很快找到新場所生產。而目前,中國侵權者規模化、產業化甚至國際化。美國可以從大型侵權者開始打擊,要求高額賠償,並且追究侵權相關的自然人的刑事責任。打擊大型侵權者之後,將形成極大的震懾效果,進而以點帶面擴散。 

隨著協議逐漸實施,技術戰將不斷深入,成為美國保護自身利益的最主要手段。如果川普能強有力推進技術戰,美國公司收益將進一步提高,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將大幅收窄。 

四、 逆轉中國經濟模式

當前中國經濟,主要建立在偷盜騙搶的基礎上,由兩大支柱構成,一是知識技術的偷盜騙搶,中共稱之為“高品質發展”;二是金融業主導的偷盜騙搶,中共稱之為金融的“核心競爭力”。 

隨著中共體制對社會的盤剝日益加重,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血汗工廠的經濟模式被全面拋棄。 中國企業為了生存,全面跟隨中共的指揮,一方面不斷加大金融杠杆,以借貸支援運營,另一方面大規模、全方位、系統化的知識技術偷騙盜搶行動。 在《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一書和其它相關文章中,我反復論述中國偷騙盜搶的趨勢和獲利模式。 

從偷騙盜搶的角度,中國整體已經成為犯罪集團。當一個企業以偷騙盜搶為生存基礎,這個企業已經不是企業,而是犯罪集團。這種情況,如同生產假冒偽劣嬰兒奶粉的三鹿集團,不是企業,而是犯罪集團。而中國經濟建立在偷騙盜搶的基礎上,因此中國整體已經成為犯罪集團。 

犯罪集團越發展,越需要強有力的系統控制。中共不斷加強集權統治,甚至從寡頭集權模式,全面轉向極權模式。通過集權到極權的轉換,中共不斷加強力量,實現四方面的操控目的: 

一是,金融業的全面龐氏化,不斷加強偷盜搶騙的操作,加強對外資和國內資金的“竭澤而漁”的全面盤剝。 金融業的相關內容,在著作《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 和《中共滅亡在即》中,以及其它多篇分析文章中,進行過系統論述。 

二是,智慧財產權偷騙盜搶的國家化、制度化、規模化和系統化。 不論中國偷盜搶智慧財產權,還是強迫轉讓各種技術,都是在中共的支持和鼓勵下得以實施。 

三是,假冒偽劣產品的全面普及化,受到中共體制的全面支持。 在中國市場中,只有假冒偽劣產品才能生存。中共鼓勵假冒偽劣產品的銷售,實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目標,將真貨(尤其是外國貨)擠出市場。在中國市場,中國人購買假冒偽劣的產品越多,購買的外國產品真貨就越少,中國消耗外匯越少,中共的外匯結餘也相應更多。同理,中國假冒偽劣產品淹沒世界市場,中國出口創匯能力越強,中共能夠得到的外匯也越多。 

四是,偷盜搶騙智慧財產權和生產假冒偽劣的犯罪集團,在獲得經濟利益後,將資金不斷投資到金融、房地產和汽車、以及其它消費中,支持房價上漲,支持消費,支持中共體制的運轉。 

中國系統的犯罪行為,同樣得到大型外資企業在中國產業鏈的支持。大型外資將產業鏈搬到中國後,縱容或支援中國供應商偷盜搶騙智慧財產權的行為。因為,中國供應商的偷盜搶騙和假冒偽劣行為,主要危害美國中小供應商的利益,引發大量美國中小供應商倒閉。美國中小企業倒閉後,大型外資企業可以按照血汗工廠的極低價格,採購相關零部件,降低大型外資企業的運作成本。 

不過,隨著中共集權系統增強,對外資大型企業諸多要求,包括強制外資對中國單位轉讓技術,外資開始對中共不滿。在奧巴馬時代,由於奧巴馬政府出賣美國利益、對中共軟弱,外資為了眼前利益,順從中共的強制技術轉讓模式。川普上臺後,扭轉形勢,要求中共停止強制技術轉讓的做法。 

隨著貿易戰升級,川普日益強硬,並且在關稅上不斷加碼,要求中國停止偷盜搶騙智慧財產權,並且要求中共停止強迫技術轉讓的行為。中共與川普抗衡,引發川普的全面打擊升級,加上技術戰的實體清單,導致外資產業鏈恐慌逃離中國大陸。隨著外資產業鏈的搬離,中國經濟在快速全面清空,中國偷盜搶騙智慧財產權和強迫技術轉讓將變得毫無意義。另外,川普政府嚴查和開始大規模打擊中國假冒偽劣產品,同樣削減和切斷中國外匯收入來源。 

中美貿易協定,標誌著新的開端,美國正式全面打擊中國的集團犯罪經濟,全面逆轉當前的中國經濟模式。 隨著協議開始執行,美國將大規模消滅中國和中共的經濟來源。 

按照上述中國犯罪經濟的模式,逆轉當前中國經濟也將主要集中在幾個部分: 

一是,偷盜搶騙智慧財產權、假冒偽劣產品生產銷售的大規模行為,將受到全方位遏制。中國經濟從偷盜搶騙和假冒偽劣的收入來源,將大幅減少。 

二是,強制技術轉讓的行為,將全面停滯。中共體制系統的生產中,相當部分來自於強制技術轉讓。停止意味著,中共必須高價購買技術,或者放棄生產和銷售。 

三是,金融開放政策,意味著中共在很大程度上對金融失控,難以再全盤控制金融類的偷盜搶騙,中共體制收入同樣大幅減少。 

四是,依附於偷盜搶騙經濟的高房價、各類奢侈消費、各類高成本服務業,在經濟金融基礎崩潰後,也跟隨全面崩潰。 

中共的集權/極權系統全面瓦解。在川普肢解中共,全面遏制和打擊中國犯罪經濟後,中共失去主要的犯罪經濟來源。更重要的是,美國控制中國經濟政策,中共無法再控制中國經濟,無法從經濟中大規模吸血。有能力的組織和個人,將全面倒向美國,通過為美國服務而生存。依附于中共生存,無能力服務美國的,將跟隨中共體制一起餓死。 

五、 影響世界經濟格局

《簡析中美經貿協議》中預測,中美協議是瓦解WTO代表的全球化經濟系統,重塑雙邊經貿關係的重大事件。 中美協定的全文內容,進一步確認《簡析》的預測。在美墨加協定、美日協定、中美協定後,美國讓WTO實質廢棄。在英國脫歐後,美國積極與英國達成新的協議。這些協定將成為未來的範例,形成各國關係的新模式,全面瓦解全球化經濟。 

中國是全球化經濟的樞紐國家。中美貿易協定意味著中國經濟模式的全面逆轉,也將直接影響到全球化經濟格局,進而影響各國的具體經濟。 

在過去,中國不斷擴大對美貿易順差,中共利用從美國獲得的利益與美國競爭,試圖與美國抗衡。2016年之前,我多次分析強調,中共不斷利用從美國獲得的好處,在世界支持反美的國家和組織,削弱美國的力量和全球影響力。但是,美國似乎毫無知覺,任由中國侵害美國利益。川普上臺後,中共更加囂張,準備做世界領袖,與美國展開直接競爭。 2018年初,中共甚至叫囂,打崩美國經濟,打垮川普政府。 

在貿易戰中,中共沒有意識到,川普利用中共的囂張氣焰,一步步設圈套,讓中共越陷越深,直到陷入絕境。 中共的囂張,一方面等於拋棄WTO系統,讓WTO實際失效;另一方面讓川普有不斷對中國加稅的理由,名正言順加稅。 川普不斷加稅,甚至命令美國企業離開中國,成為推動中國經濟全面崩潰,引發中共心理崩潰的關鍵力量。 

中美貿易協定簽字,意味著明確了對中國經濟政策進入新階段,即美國要把中國賺的美國人的錢要回來。 川普政府接管中國經濟政策,主要目的可以總結為三個目標:侵害美國利益的,必須補償美國人;從美國獲得的貿易順差,必須再花到美國產品和智慧財產權上;從美國借的資金,必須還給美國。中美貿易協定,是將以上三個目標正規化、系統化、具體可執行化。 

三大目標的實施,看似只是中美之間的經濟關係。但是,考慮到中國是全球化經濟樞紐,聯接全球化經濟中各類利益者的關係,就能明白意識到,美國對中國的經濟政策直接改變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的運作,影響世界財富流通狀態。 

隨著貿易協定逐步實施,美國不斷推進三大目標,中共將無法再積聚和操控大量資金。中國經濟已經大規模內爆,中國實際GDP下降超過40% (2019年12月以後)。 美國推進三大目標,將局部改變中國經濟內爆的方向,對世界政治經濟產生相應影響。影響主要包括三個方面:

首先,中國實施輸出的國家,爆發關鍵的政治變局。中國為了推銷過剩產能,並且獲得大量廉價資源,積極推行一帶一路政策,在亞非拉等國大規模撒錢,並創造各種外溢效應。在中國政策的操作過程中,一帶一路的相關國家權貴得到大量中國賄賂。同時,這些國家失去大量資源,還面臨對中國的巨額負債。 

隨著中國內爆,無力繼續撒錢支持一帶一路,這些國家政治將經歷重大變局。在中國經濟內爆之初,馬來西亞等國已經通過選舉產生重大變革,對中國一帶一路政策造成重大打擊。在中國內爆後,長期從中國拿好處的國家和權貴,失去大量收入來源,將陷入國家級的政治經濟危機。同時,在美國的宣導下,對中國陷入沉重債務的國家,將趁中國全面內爆,宣佈廢除對中國的債務。 

其次,對中國出售產品和實施投資的國家,面臨全面的市場損失和投資損失。中國經濟內爆,意味著市場需求泡沫破裂,金融市場龐氏騙局暴露。大量外資已經看到中國需求急劇減少,而且恐懼需求將繼續大幅下降。另外,天量的外資已經被套牢,只有極少數能逃離,剩下的將必然全部減記,錄為投資 / 資產虧損。 

美國的三大目標意味著川普政府將優先照顧美國企業和金融資本。在川普的推動下,對既有的中國市場,盡可能由美國企業佔領;在中國賺取外匯後,盡可能都用於補償對美國智慧財產權的侵權損失;隨著中國金融龐氏騙局敗露,將優先幫助華爾街的猶太人資本離開中國,減少美國資本的損失。這樣的結果必然發生,也將意味著其它對中國投資的資本,將全面損失。 

第三,引發全球化經濟的龐氏騙局破滅。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世界各主要國家加速印鈔,刺激金融資產泡沫。泡沫表面上是刺激經濟,實際上加劇權貴階層對經濟的洗劫,醞釀更大的經濟危機,並且引發全球化的政治、文化、社會和環境危機。中國是其中印鈔最兇猛,權貴洗劫最嚴重的國家,也是全球化經濟泡沫的主要發動機。隨著中國經濟內爆,靠印鈔支援的全球化龐氏騙局也將隨之破滅,全球進入超級大崩潰和大蕭條。 

川普的雙邊關係政策以及對中國的三大目標,不能説明美國避免危機,但能緩解危機。在過去幾十年,美國政治極其腐敗,印鈔成美國經濟的基本動力,美國各方面債臺高築,謊言成美國文化主流,美國社會高度分裂(本部分內容參考《川普風暴》一書),因此美國崩潰和第二次內戰不可避免。不過,在川普的各種實際政策推動下,美國基督教保守派力量重新集聚,川普積極在世界範圍保護美國利益,而且川普對中國實施三大目標,各種行動匯總起來,將增強美國對大崩潰的抵抗能力和大蕭條後的恢復能力。 

綜上,中美貿易協定只是一個文書,其重要性在於背景、實施思路以及對未來的可能影響。 只有綜合全域,認識到與協定相關的關鍵內涵要點,才能認識到協定的作用和影響,進而做出相應的正確決策,為未來創造更多的生存和發展機會。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美中貿易協定(全文)分析」。)

 

 

發表意見